莫迪里亞尼肖像畫 幻化時尚創作題材
The Figures of Modigliani in Fashion


猶太裔藝術家莫迪里亞尼,被譽為20世紀最重要藝術家之一。

猶太裔藝術家莫迪里亞尼,被譽為20世紀最重要藝術家之一。

 »»與畢卡索同期,卻有著梵谷般悲慘經歷的猶太裔藝術家莫迪里亞尼(Amedeo Modigliani),在他短暫36年的生命中,充斥著貧窮、病痛、酗酒與毒品,卻也給予了這個社會源源不絕的創作動力,但不流於當時社會崇尚的未來派、立體派等畫風,反而透過獨特的人像輪廓、筆觸與風格,走出一條獨立的創作風格,為自己在藝術史中,爭取到20世紀最重要藝術家之一的地位。

莫迪里亞尼的母親Eugénie Garsin出身書香世家,精通多國語言。父親Flaminio則是位成功的商人,管理煤礦開採與近乎3萬畝的家族林地。但在1883年,莫迪里亞尼出生於義大利Livorno的前一年,煤礦價格暴跌,讓家族面臨破產危機,最終是因為母親動用社交影響力,成立了一所學校,才得以支撐家庭開銷。儘管家道中落,莫迪里亞尼還是在自家學校受到完善的教育。但14歲時的一場大病,迫使莫迪里亞尼放棄學業,反而開啟他的藝術學習,前進畫家Guglielmo Micheli的畫室習畫,更在16、17歲時,前往義大利中南部旅行,沉浸在羅馬古蹟、雕像與溼壁畫中。

莫迪里亞尼1899年繪製的風景畫作品「The Tuscan Road,1899」。

莫迪里亞尼1899年繪製的風景畫作品「The Tuscan Road,1899」。

18歲那年,莫迪里亞尼進入佛羅倫斯的美術學院Free School of Nude Studies就讀,師承義大利藝術家Giovanni Fattori。隔年又前往威尼斯美術學院就讀,但受到同齡青年的感染,讓他接觸到了毒品,因此經常流連屬於威尼斯黑暗面的場所,過起了隨心所欲的波西米亞式生活。直到21歲,當莫迪里亞尼對威尼斯的生活感到厭倦之後,決定移居藝術流派百家爭鳴的巴黎。但他並沒有對立體派、野獸派等藝術團體倒戈,反而走出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

莫迪里亞尼早期的肖像作品,仍可見繁複的五官細節。(左:「Portrait of Maude Abrantes,1907」、右:「Nude with Hat,1907」)

莫迪里亞尼早期的肖像作品,仍可見繁複的五官細節。(左:「Portrait of Maude Abrantes,1907」、右:「Nude with Hat,1907」)

一開始,莫迪里亞尼受到羅馬尼亞雕塑家布朗庫西(Constantin Brancusi)影響,開始投入雕塑。但受石材取得不易,以及價格昂貴的現實影響,被迫轉入繪畫。莫迪里亞尼一生的藝術創作,題材與樣式都非常純粹,除了融合非洲藝術,反映布朗庫西影響的雕塑品外,現存的全部繪畫中,只有屈指可數的風景畫,裏頭包含年輕時繪畫家鄉風景的一幅,以及病逝前一年的傑作,可以看出藝術家繪畫風格的演變,從印象派的影響,到後來融合義大利傳統藝術與巴黎畫派前衛精神的筆觸。至於其他大部分的繪畫,都圍繞在肖像與裸體兩大主題。

受到布朗庫西作品(左)的啟發,莫迪里亞尼的雕塑品(右)呈現簡練輪廓與非洲藝術風格。

受到布朗庫西作品(左)的啟發,莫迪里亞尼的雕塑品(右)呈現簡練輪廓與非洲藝術風格。

莫迪里亞尼肖像與裸體畫的獨特之處,在於藝術家以單純的色彩與即興的筆觸,來拉長、變形臉孔與人體輪廓。而正常來說,觀看肖像畫中人物與背景的關係,可以讀出畫中人的社會狀況,但他畫中背景卻只有抽象化的幾何形家具,有時甚至以單一色澤帶過,反而凸顯出人物本身。另外,他的許多肖像作品中,都沒有畫上眼睛,只塗以單一顏色,被藝評家認為這是莫迪里亞尼對內心的一種凝視。他的抽象畫其實是自身對他人的理解,呈現出自己內心寫照。

莫迪里亞尼的女體作品,因獨特的裁切構圖與抽象的背景,被視為隱含情色。(圖為畫作「Red Nude,,1917」)

莫迪里亞尼的女體作品,因獨特的裁切構圖與抽象的背景,被視為隱含情色。(圖為畫作「Red Nude,,1917」)

只可惜莫迪里亞尼的作品,不受到當時的藝術環境所接受。1917年在巴黎舉辦的第一次,也是一生唯一一次的個展,不僅作品無一售出,還被警察因畫作透露情色寓意為由,給強行關閉。有志難伸的惆悵,加上酗酒與吸毒的自我摧殘,使得在1920年因健康惡化、舊病復發而過世,享年36歲。在他過世那天,他的老婆Jeanne Hebuterne更因傷心欲絕,懷著身孕跳樓而死,加深了莫迪里亞尼一生故事的悲劇性。

莫迪里亞尼在1919年繪製的「Jeanne Hebuterne in a Hat,1919」在2013年拍出2.7億元的高價。

莫迪里亞尼在1919年繪製的「Jeanne Hebuterne in a Hat,1919」在2013年拍出2.7億元的高價。

所幸莫迪里亞尼的藝術成就,於後世得到了正名。在拍賣市場的行情,到了2004、2005年,有了巨幅的成長。最受歡迎的,多是藝術家在1917年後的作品,其中一幅1919年為Jeanne Hebuterne繪製的肖像作品「Jeanne Hebuterne in a Hat」,更拍出4230萬美元,折合台幣約2.7億元的高價。另一方面,時尚圈也成為莫迪里亞尼的忠實支持者,紛紛以不同形式,表達對藝術家的崇拜。早在1920年代,莫迪里亞尼獨特的人物輪廓,就透過時尚插畫家好友Eduardo Garcia Benito與時尚接軌,登上<Vogue>雜誌封面。在插畫家筆下,女子輪廓都化成莫迪里亞尼獨到的瘦長型狀,「有眼無珠」的面容,也反映藝術家的創作特點,加上Art Deco的裝飾風格,成就一系列精采的封面插畫。

時尚插畫家Eduardo Garcia Benito為<Vogue>繪製的封面。

時尚插畫家Eduardo Garcia Benito為<Vogue>繪製的封面。

前進21世紀,莫迪里亞尼的影響,則透過時尚攝影鏡頭與服裝設計師的巧手得到發揮。2008年美版<Harper’s Bazaar>企劃的藝術專題中,在攝影師Peter Lindbergh鏡頭下,女演員Julianne Moore得以化身經典畫作人物,除了詮釋克林姆筆下的艾蒂兒,Richard Prince戴著面罩的白衣女護士,Julianne Moore還換上Calvin Klein黃色針織上衣與貼身長裙,演繹莫迪里亞尼作品中的「拿著扇子的女人」(Woman With a Fan,1919)。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