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派美學 時尚最絢爛
The Beauty inside Vanitas


Dior Homme 2017春夏與以虛空派風格為主的日本藝術家Toru Kamei,攜手部分限定聯名。

Dior Homme 2017春夏與以虛空派風格為主的日本藝術家Toru Kamei,攜手部分限定聯名。

»»既有生,亦有死,死亡只是開始。許多宗教信仰甚至神話野史裡,闡述著永生、轉生概念,各自有它獨立的信號(sign),予人啟示。舊約聖經傳道書(Ecclesiastes)中記載「vanity of vanities, all is vanity」,虛空的虛空,一切盡為虛空,儘管繁華榮耀,終將歸於虛無,連同生命在內。這充滿哲學寓意的思維,卻成了荷蘭虛空派(Vanitas)畫作的真諦,一切美好事物底下,靜置著骷顱頭與腐朽生物,別有象徵意義,而這對生命的慨歎是充滿神秘闇黑美學,更意外讓設計師們著迷難忘。

在荷蘭,有好多藝術故事。17世紀堪稱是荷蘭強盛年華,黃金時代的霸業下,林布蘭特(Rembrandt)、梅維爾(Johannes Vermeer)等藝術家的世俗風情畫作,到現在依舊有「觀眾緣」,和他們時間點相近的虛空派,也是經過好幾百年醞釀,於17世紀初佔據不少目光,但這派別的畫風,可能有些淒美、有些鬼魅神秘,腐爛的水果,人骨骷髏錯置在美豔鮮花,蝴蝶昆蟲左右飛舞,雖然以靜物畫為主,但被拿來當宣傳基督教信仰所用。

Luly Yang的高訂系列多以蝴蝶實體輪廓為靈感。

Luly Yang的高訂系列多以蝴蝶實體輪廓為靈感。

如同開頭所述,Vanitas虛空派的字眼是從拉丁文vanity得來,從聖經典籍探詢源頭。更如同其他藝術養成,從宗教信仰開枝散葉,虛空派扮演著傳遞教義工具,不過畫的內容物又和歐陸傳統基督、天主教以聖母聖子像,有那麼點不同,虛空派還帶點闡述生命萬物意味,無論消逝瞬間或誕生新生命。而它之所以出眾,應該感謝荷蘭17世紀初黃金時代,一群致力現實藝術的畫家們,他們對羅馬天主教與天主教反改革藝術的反動回應,因為特殊的畫風和哲學用意,意外造就北歐當時新教徒所推崇美學,1620到1650年間,讓虛空派紅遍大街小巷。

虛空派畫作以靜物為主,但畫裡每樣元素都別有意涵。圖為Harmen van Steenwyck的「A Still Life of Dead Birds and Fruit」。

虛空派畫作以靜物為主,但畫裡每樣元素都別有意涵。圖為Harmen van Steenwyck的「A Still Life of Dead Birds and Fruit」。

但藝術流派的崛起,絕非一時。據藝術史記載,虛空派最早被發現的時間點,約莫落在1520年代末,德國畫家Hans Holbein完成的幾幅人物畫冊,已經悄然為虛空派開啟序曲,好比「The Ambassadors」(出訪英國宮廷的法國大使,1533)、「Lady with a Squirrel and a Starling」透露些許端倪。前者看似平凡無奇的人物畫像,靠地板處隱藏著人形顱頭,象徵自然萬物的地球儀,成了畫作結構元素,而後者一位優雅仕女,所環繞之物,不是花,也不是美麗景色,而是鳥和松鼠動物,在當時看來,有那麼點新奇感,甚至讓人覺得鬼魅。

左為「出訪英國宮廷的法國大使」,右為「Lady with a Squirrel and a Starling」。

左為「出訪英國宮廷的法國大使」,右為「Lady with a Squirrel and a Starling」。

隨著荷蘭新教發展,加上教徒們喜好,促成這樣畫風作品在幾個新教城市受到相挺,從萊登到哈倫與台夫特。虛空派藝術家們,David Bailly、Harmen van Steenwyck、Jan Davidsz de Heem和Willem Kalf等,包含戴珍珠的少女作者梅維爾,也是虛空派代表人物。

Willem Kalf的兩幅作品中,充斥著奢華的餐瓷飾品和織毯,又有享用到一半的食物水果伴隨左右,表現出世俗娛樂,也暗喻虛華僅是片刻。

Willem Kalf的兩幅作品中,充斥著奢華的餐瓷飾品和織毯,又有享用到一半的食物水果伴隨左右,表現出世俗娛樂,也暗喻虛華僅是片刻。

而畫中元素,更是別有深意。我們所看所聞的世間萬物,都會出現在虛空派畫裡,但每項元素背後有著它特定符碼。象徵財富與力量的是珠寶黃金、硬幣和錢財;代表世俗娛樂的,則是奢華錦緞布料、美酒佳餚和博弈工具;至於書籍、地圖和筆,以及書寫用的墨水,被用來隱射智慧;最後,捎來死亡與永恆訊息的,應該最為直白,滴答滴答的沙漏計時、燃燒中的蠟燭,人骨骷顱、花卉、水果和蝴蝶,這些全象徵著生命的輪迴,看似無意,卻有意的傳達哲學觀。

亡骨、錢幣珠寶、書冊和花卉,David Bailly的畫作,紮實地呈現虛空派精神。

亡骨、錢幣珠寶、書冊和花卉,David Bailly的畫作,紮實地呈現虛空派精神。

要需留意的是,虛空派裡的花卉、水果等這類「生鮮」,可不是永遠保持在新鮮可口狀態,會逐漸凋萎腐爛,與那些金銀珠寶成強烈對比,諷刺著人類的生命跟花果一樣,稍縱即逝,所謂人終有一死,財富抓住也只是一時,回應著傳道書奧義,一切盡為虛空,虛榮回歸於虛無,要人看開些。

Jan Davidsz de Heem的「Still Life with Lemons, Pomegranates and Grapes on a Table」,以水果靜物展現哲學觀。

Jan Davidsz de Heem的「Still Life with Lemons, Pomegranates and Grapes on a Table」,以水果靜物展現哲學觀。

但虛空派黃金年華,花了數百年成就,曇花一現數十年精彩,有點可惜。儘管如此,畫派傳遞的死亡和生命課題,倒是給時尚設計師上了一堂寶貴創意課程。Dior Homme 2017春夏男裝和日本藝術家龜井徹(Toru Kamei)的聯名款,面料上頭的印花刺繡圖騰,起初你以為又是設計師Kris van Assche,從Dior老先生生前喜愛的玫瑰花園找到蛛絲靈感,但這些春夏花色全出自龜井徹虛空畫,鮮豔花叢間隱藏著骷顱與蝴蝶,生和死的美麗重疊瞬間。

Dior Homme 2017春夏男裝沾染上虛空派藝術氛圍。

Dior Homme 2017春夏男裝沾染上虛空派藝術氛圍。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