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的藝術 年曆跟進裸到底
The Art of Nude


Christy Turlington一脫為公益,呼籲大家拒穿皮草。

Christy Turlington一脫為公益,呼籲大家拒穿皮草。

»» 裸、女性生理器官特徵,在藝術家眼中有如瑰寶,在時尚攝影創作領域,更如永無枯竭的靈感,然而看是藝術的框架,卻沒有像清水模混擬土般堅硬,無堅不摧,遭惹非議的,時有所聞。被指控的罪名,諸如充滿性暗示違背人倫道義,要不有教壞小朋友嫌疑,但裸露情色帶來的偷窺慾望,卻是最難以根治的劣根人性。孔子說的好,食色性也,莫怪有時尚品牌甘願挺而走險,以大膽裸露引起話題,讓衛道人士急跳腳;Terry Richardson最近還曾因爭議性拍攝手法與作品,使憤青團體連署抵制,然而這世界上不單僅有Terry Richardson攝影風格如此,在藝術駕凌一切常態之下,裸體更形成一股風氣,名模一脫為公益,就連年曆也盛行,興起素人裸體年曆風潮。

Sandro Botticelli名作之一「春」。

Sandro Botticelli名作之一「春」。

究竟裸體風尚可否再推波助瀾,讓它攀向高峰,沒人敢說準,唯獨它創造的影響力卻是預期下的澎湃激昂。敢喊裸,非現代人開疆闢土,藝術史上許多名家名畫,早將裸看得很自然。文藝復興時期的Sandro Botticelli,其筆下的名作「維納斯的誕生」,將神話故事裡象徵愛與美的女神,臨摹其自海中誕生模樣,裸體的維納斯僅以飄長秀髮半遮掩身體。Sandro Botticelli另一幅「春」,雖未見女性裸體,可畫中人物透光薄紗,微微透徹著羽裳底下的嫩白肌膚,若隱若現增添美感。

歷來藝術家對裸相當坦然,諸多名畫皆有所聞,如Sandro Botticelli的「維納斯的誕生」。

歷來藝術家對裸相當坦然,諸多名畫皆有所聞,如Sandro Botticelli的「維納斯的誕生」。

經典裸畫,尚有巴洛克畫派的Peter Paul Rubens,他筆下有不少女性模特呈現自然毫不掩飾的胴體美感,以Venus為題的畫作不勝枚舉,愛神邱比特亦不時出現其中,包含「Venus Before the Mirror」在內,讓女子於鏡前搔首弄姿的專注神情,成了Peter Paul Rubens經典作風,同時讓他筆下慣然裸露的女體線條得來Rubenesque封號。荷蘭畫家林布蘭雖以「夜巡」廣受後世愛戴,但有一幅「Bathsheba at Her Bath」也是描繪裸露女體自然美感,備受矚目。另外,像是印象派、拉斐爾前派、浪漫主義與古典主義等畫風下的名家,對裸體藝術也是相當時興,舉凡高更、莫內、畢卡索與雷諾瓦等,皆對裸體有所著墨,老實說,裸之於藝術,是最自然不過的創作根本。

左為Peter Paul Rubens的「Venus Before the Mirror」,右為林布蘭特的「Bathsheba at Her Bath」。

左為Peter Paul Rubens的「Venus Before the Mirror」,右為林布蘭特的「Bathsheba at Her Bath」。

當代藝術家行列,Georgia O’keeffe和她同為藝術創作的老公Alfred Stieglitz認識時,也常被Alfred Stieglitz當攝影模特,創作無數裸體影像,舉辦靜態展,就因為這樣肖像被大量曝光,讓Georgia O’keeffe名字瞬間在藝界被傳遍開來。現代女體創作中,純粹以裸來彰顯藝術張力,僅是piece of cake,輕而易舉,但放大裸露概念,微觀性別特徵下的藝術表現,有時加重口味帶點猥褻動作成分者,雖受爭議,卻是不爭的事實,前衛藝術家樂此不疲也。

藝術家Georgia O'keeffe有不少裸體攝影藝術作品,由其先生Alfred Stieglitz所拍。

藝術家Georgia O'keeffe有不少裸體攝影藝術作品,由其先生Alfred Stieglitz所拍。

先前因幫American Apparel設計意淫T恤的年輕藝術家Petra Collins,是個很叛逆前衛的新人類,她對身體的藝術創作表達高度自由發揮,不受衛教道德所操控,故發起同好創作,成立The Ardorous網路平台,讓大家將女性主義下的藝文作品,全放在The Ardorous分享。姑且不論參加的藝術家們是否一定要赫赫有名,但光看到Rhiannon Schneiderman 的「Lady Manes」系列攝影影像,刻意放大女體性特徵,以及Claire Milbrath的「casual」插畫作品,描繪男女性愛甚至自慰體態,相當露骨挑戰你的道德極限,就看你如何看待。

左為Rhiannon Schneiderman 的「Lady Manes」系列影像,右為Claire Milbrath的「casual」插畫作,皆以女體和性愛為描繪主軸。

左為Rhiannon Schneiderman 的「Lady Manes」系列影像,右為Claire Milbrath的「casual」插畫作,皆以女體和性愛為描繪主軸。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