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也能當繆思 他們搶著被膜拜
Designers could be others muses


Emilie Louise Flöge和藝術家克林姆兩人可說是彼此的繆思兼好友,也是坊間人人稱羨的情侶組。

Emilie Louise Flöge和藝術家克林姆兩人可說是彼此的繆思兼好友,也是坊間人人稱羨的情侶組。

»»人人心中有座山,用來景仰、用來超越,對設計師來說,他們心中的山又是哪座?又為何想踏入時尚這行?愛時尚是千篇一律的理由,但總有那麼一位設計師,讓人把他當聖人,只差沒搶當成入門弟子,卻又時時以他為目標,然後跟著他的風格剪裁,揣摩出自己的道路。可設計師不僅僅是山,也有能是別人的創作繆思,如同名模名媛和娛樂影星fashion icon般。藝術家克林姆(Gustav Klimt)的情人Emilie Louise Flöge,本身也從事服裝設計,可她宛如一代繆思女神,從畫裡、從她個人形象,為品牌編織時裝輪廓,還有Celia Birtwell,全是他人設計師的繆思。

設計師個人輪廓舉手投足,亦能比照名媛超模,成了他人繆思,道理等同於設計師向他們超模好友取經一般,但誰有那魅力讓其他設計師也臣服?Emilie Louise Flöge算是數一數二的第一把交椅。Emilie Louise Flöge經常出現在Gustav Klimt畫中,兩人交情匪淺,藝術家曾出資贊助她的時裝事業,偶爾為佳人設計新衣裳,不過對後人來說,印象深刻的還是那些風花雪月,以及克林姆筆中的「艾蒂兒肖像一號」(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滿身黃金色澤拼貼的女人。

克林姆的「艾蒂兒肖像一號」,繆思即為Emilie Louise Flöge。

克林姆的「艾蒂兒肖像一號」,繆思即為Emilie Louise Flöge。

但別忘了Emilie Louise Flöge也絕非等閒之輩,家裡算是經商起家,姊姊Pauline開辦裁縫學校時,她第一份工作便是在校園裡擔任裁縫教師,姊妹倆還聯袂參加服裝競賽,獲得坊間一定評價。或許受到肯定,Emilie放棄了執教鞭,專心投入自創訂製工坊,與另個妹妹Helene齊心努力,期間Emilie早已透過妹妹關係,因緣際會認識了畫家克林姆。愛情往往來自不經意的邂逅,也替她織造無數靈感,在當時,Emilie設計風格或許第一時間不被世俗接受,卻很能掀起關注討論,在維也納奠立其一定名氣。

Emilie Louise Flöge(左)的衣著打扮成了Valentino 2015秋冬女裝(中與右)靈感來源。

Emilie Louise Flöge(左)的衣著打扮成了Valentino 2015秋冬女裝(中與右)靈感來源。

緊接著連續跑趟倫敦巴黎歐陸旅行,她有感當時Coco Chanel和Christian Dior帶動的流行,引進給自己的家鄉,看得出她相當跟得上潮流,不過可惜的是整個訂製工坊最後竟因1938年納粹德軍關係,隨即而來的二次世界大戰,讓她流失泰半顧客,只好將工坊關門大吉。工坊關了,並未影響Emilie Louise Flöge埋首設計服裝,只不過將裁縫機從工作室搬回家中,可惜當摯友兼密友的藝術家克林姆過世後,少了愛情滋潤,她再也無法與過去風雲相比,失去靈感動力,Emilie時尚風情就此畫下句點。

Emilie Louise Flöge(左)服裝特色深深影響Valentino 2015秋冬女裝設計。

Emilie Louise Flöge(左)服裝特色深深影響Valentino 2015秋冬女裝設計。

即便如此,對時尚設計師而言,Emilie風情精神未曾遠去,青睞的是她身上特有穿衣韻味。而她堪稱是維也納波西米亞風格成員之一,長袍式寬鬆衣著,因布料結合東方花卉與幾何稜形圖騰,跳脫傳統蕾絲構造,令品牌三不五時以她為繆思,重現當時經典。最深刻印象莫過於Valentino 2015秋冬女裝,儘管被好萊塢諧星Ben Stiller攪亂一池春水,雙人組設計師Maria Grazia Chiuri和   Pierpaolo Piccioli循著時尚歷史足跡,參考了Emilie Louise Flöge衣著特色,重新剪裁處理,包含她衣袖的蛋糕荷葉皺褶,搖身成鐘型透紗洋裝;黑白幾何圖騰、充滿歐普藝術印花的寬鬆長袍,翻轉成A字過膝長裙。

Emilie Louise Flöge(左)所穿的幾何條紋,和Valentino 2015秋冬女裝輪廓極為相近。

Emilie Louise Flöge(左)所穿的幾何條紋,和Valentino 2015秋冬女裝輪廓極為相近。

有趣的是Valentino這一季還參考另位奶奶級英倫設計師Celia Birtwell,雙方更進一步玩起聯名,這可從女裝織料花色處理可略知一二。Celia Birtwell跨足織品圖騰和時裝設計師,與同為時裝創作、卻已逝的先生Ossie Clark,兩人一起合作過許多膾炙人口作品,是英國60、70年代時尚翹楚代表。Valentino之所以相中她,無非她與Emilie同樣在時尚、藝術領域有其魅力,同時更是大家同聲一致認可的繆思女神。

Celia Birtwell(左)不僅是Valentino 2015秋冬(中與右)繆思之一,還替品牌打造新織品花色。

Celia Birtwell(左)不僅是Valentino 2015秋冬(中與右)繆思之一,還替品牌打造新織品花色。

回到Celia個人故事,超乎常人規範,無視傳統對女性受教育的歧視角度,13歲時強勢地進入Salford Art School攻讀織品設計,一切只為創作出她鍾愛的花色圖紋,讓Celia如今回想起來,都覺自己是個很衝、很淘氣不畏世俗的女孩。對女人來說,事業與愛情總難兼顧,不過Celia寫下幸福篇章,她邂逅了情人也是老公的Celia Birtwell,兩人還愛相隨地,同選皇家藝術學院繼續深造,一起胼手胝足打拼時尚事業。終其一生,Celia和藝術界交好,特別是David Hockney至交好友,經常出現在藝術家畫中。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