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都愛王爾德 裏外上下都是時尚細胞
Oscar Wilde’s Fashion Gene


LAD Musician 2011秋冬男裝靈感來自王爾德的《格雷的畫像》。

LAD Musician 2011秋冬男裝靈感來自王爾德的《格雷的畫像》。

»»王爾德(Oscar Wilde)是文學界的傳奇人物,出版品直到現在都有藝文界以之為靈感,拍電影玩創作,而他個人愛情生活更是令人津津樂道,連同他對品味衣著的講究,辦了第一本時尚雜誌,造成風潮為之著迷。對設計師來說,王爾德像是綜合維他命補給品,可以為枯竭的靈感回春;本人更是Dandy Look代表icon,從其造型穿著找到季度輪廓,從其小說戲劇的經典台詞,看到浪漫曙光投射在影像與時裝表現。設計師愛死了。

電影「刺蝟少年」劇本取自王爾德同名創作《The Selfish Giant》(轉載自Film Festivals and Indie Films)。

誰是王爾德,相信喜歡文學詩詞的,必拜讀過他的經典;喜歡時尚的,定在某篇文章看到哪位設計師繆思清單上列有他一席之地,19世紀末的英國美男子,留下不少故事供後人茶餘飯後嗑牙,同性愛情在多元成家議題當下,顯得王爾德此情轟烈,可以為情人Lord Alfred Douglas拋掉前妻Constance Lloyd為他生下的兩名子女。無論是文學作品或日常經典名句,透露著這位花美男獨到品味,他曾表示時尚醜陋地令人難耐,所以最好每6個月替換一回;但他本意非憎恨時尚,而是認為潮流不該一層不變,季節性的替換更迭,才是保持潮流style最佳手法,自己就是活招牌。

英國唯美主義倡導者王爾德,不僅文學創作受歡迎,他的衣著品味也是備受注目。

英國唯美主義倡導者王爾德,不僅文學創作受歡迎,他的衣著品味也是備受注目。

究竟是什麼動力以致王爾德文才兼具,還成為講究純藝術的唯美主義先驅者之一,家庭成長背景是基本探究原因之一;父親是外科醫生,母親則是作家,成了王爾德理性與感性利基石,但要說真正開啟他未來人生大道,藝術評論家John Ruskin和Walter Pater的為藝術而藝術的論點,給了他莫大鼓舞,以致讓王爾德也跟著成為唯美主義運動的倡導者。

王爾德妻子Constance Lloyd為先生產下2子,最後因Alfred Douglas同性戀情介入,導致幸福破滅。

王爾德妻子Constance Lloyd為先生產下2子,最後因Alfred Douglas同性戀情介入,導致幸福破滅。

不過他的觀點並沒有像他的談吐和醒目衣裝style,那麼直接讓人印象深刻。對外界來說,他穿什麼才是輿論焦點。皮草、繡花錦緞無畏他人眼光,勇於穿上身,王爾德熱愛花枝招展,人家本為基本的啾啾領結,他偏偏放大,用寬版緞帶點綴、愛穿法蘭絨西裝,最別致的是他偏好女性化衣著,除此,習慣穿緊身半筒襪搭配燈籠褲造型,因為過於醒目,以及不流於俗氣的品味在社交圈傳開,人氣隨之攀升,但也有一票人看不下去,酸言酸語八卦緊追在後。王爾德更將他的穿衣品味,在1885年左右發表過一篇專文「The Philosophy of Dress」;也因他的文筆,讓他在一家婦女雜誌社擔任總編,發表嘔心瀝血的文章。而愛情婚姻之於王爾德,則又訴說另一章節故事,與太太Constance Lloyd相遇於1881年,當時Constance Lloyd面對愛人還一副戰戰兢兢樣,沒想到2年後,Constance寫信給她的哥哥說要與王爾德結婚,說著兩人定會過幸福快樂的生活,然而幸福沒有一個準,儘管Constance Lloyd為他生下兩名兒子Cyril與Vyvyan,1891年王爾德卻與Alfred Douglas譜出曖昧情愫,兩人漁信往返戀情加溫,為此,Alfred Douglas與侯爵父親鬧革命,連帶讓Queensberry侯爵怒告王爾德雞姦,這場官司在英國訴訟史上,針對同志,堪稱頭一遭。

王爾德(左)與Lord Alfred Douglas(右)的同志戀情曾愛的轟烈。

王爾德(左)與Lord Alfred Douglas(右)的同志戀情曾愛的轟烈。

雖說後來王爾德不免有牢獄之災,本來應跟太太Constance Lloyd復合,未料最後他選擇棄子棄家庭,和Lord Alfred Douglas愛在一起,但最後兩人還是分手。對文學藝壇來說,王爾德創作的詩集與小說劇本,才是正規養分所在,1891年第一本小說《格雷的畫像》(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引起轟動,它甚至更成為無數設計師取材對象,另外像是童話集《快樂王子與其他故事》(The Happy Prince and Other Tales,1888)、牢獄之災後寫下的詩集《瑞丁監獄之歌》(The Ballad of Reading Gaol,1898),以及劇本《莎樂美(Salomé,1893)、《無足輕重的女人》(A Woman of No Importance,1892)、《不可兒戲》(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1895)和《理想丈夫》(An Ideal Husband,1895)等,無不令人津津樂道。

王爾德小說《格雷的畫像》曾無數次被翻拍成電影,圖為2009年Oliver Parker版。

王爾德小說《格雷的畫像》曾無數次被翻拍成電影,圖為2009年Oliver Parker版。

無論文學或個人生活,王爾德總有話題,以致有不少學者研究他,甚至為他出版自傳,當中Richard Ellmann所著,被認為是最貼切也最根據史料記載的傳記。對後人來說,愛情觀固然是話題,其背後代表的時尚潮流,才是重心所在,其所裝扮的Dandy Look,向來備受時尚界矚目,設計師或攝影創作,都拿他當範本參考,好比中國版〈Numero Homme〉2012年秋季號便找來模特Simon Van Meervenne,著Louis Vuitton、Givenchy與Dolce & Gabbana等品牌男裝,詮釋王爾德所處的時代背景。而FIT在去年9月舉辦的同志時尚史展覽,列舉相關設計師名人等私家珍藏與伸展台系列,其中深受同志愛戴的王爾德也被列入展覽對象,雖然並非展示本尊真正穿過的衣著,可一票受其啟發的設計師創作幾乎入列。

中國版〈Numero Homme〉2012年秋季號時尚單元,由模特Simon Van Meervenne詮釋王爾德衣著style。

中國版〈Numero Homme〉2012年秋季號時尚單元,由模特Simon Van Meervenne詮釋王爾德衣著style。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