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新銳動起來 重現柏林昔日時尚風采
Berliner Chic in Our days


德國裝飾藝術博物館舉辦設計師Uli Richter回顧展,回味戰後柏林時尚風采。

德國裝飾藝術博物館舉辦設計師Uli Richter回顧展,回味戰後柏林時尚風采。

»»德國裝飾藝術博物館(Kunstgewerbemuseum)近日宣布將以「Berliner Chic」為主題,舉辦德國設計師Uli Richter的回顧展。該展覽除了以前者的作品為展出內容外,更重要的是讓人得以一窺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德國那「低調」的時尚風貌。在今日的時尚產業中,仍以巴黎米蘭等地為主導,同樣做為經濟大國與歐洲核心的德國,在外界看來卻甚少與時尚產業有所連結,然而這塊土地卻是孕育了Hugo Boss、Jil Sander和Damir Doma等知名品牌。另外隨著柏林時裝周逐漸擴展規模,累積九位數(億元)以上成績,對於來自全球的新銳設計師,柏林也成為一扇更為親切,與時尚核心接觸更為容易的大門。

Uli Richter(左)是德國二次世界大戰後唯一持續運作的設計師,對延續德國時尚有重大貢獻。

Uli Richter(左)是德國二次世界大戰後唯一持續運作的設計師,對延續德國時尚有重大貢獻。

今年就邁向90歲的Uli Richter,在二次世界大戰後投入時尚事業,在1957年獲得威尼斯「國際棉花大賞」(Cottton Festival International)大獎後,再於1959年創立同名品牌。Richter和其他德國設計師,像Staebe-Seger和 Heinz Oestergaard等人,共同向時尚界展現他們創造出來的柏林時騷,直到1961年柏林圍牆築起,不僅在意義上分割自由共產兩大政體,更是讓這些設計師面臨困難。失去在東柏林的供應商與便宜裁縫等等支撐,Richter是唯一繼續時裝事業的設計師,他早於Yves Saint Laurent 4年的時間,在1962年推出完整的成衣系列「UR」。為了紀念Richter在時尚的貢獻,德國裝飾藝術博物館不僅展出他40年創作生涯的服裝、手稿與攝影作品;更找來Micahel Sontag、Steinrohner和William Fan等多位德國新銳設計師,以Richter的作品為靈感,各自推出全新設計。

Uli Richter為同期設計師的Staebe-Seger,共同奠定了被稱作「Berliner Chic」的精彩時光。

Uli Richter為同期設計師的Staebe-Seger,共同奠定了被稱作「Berliner Chic」的精彩時光。

該展覽被外界視為德國設計世代的新舊交流,重現那段德國歷史上被稱為「Berliner Chic」的過往風華與當代新貌。人們常認為德國與時尚扯不上關係,儘管有Hugo Boss、Jil Sander和Escada等全球性品牌,然而不管是Hugo Boss的創意總監吳季剛,或是Escada的Daniel Wingate都是美國籍,前者在紐約時裝周固定發表服裝;Jil Sander更是紮根米蘭時裝周。這些品牌在形象與行銷策略的操作上,與德國可說是沒有半點牽連。 

來自德國的Hugo Boss和Jil Sander,因為顧及全球市場與形象策略,與德國的連結十分薄弱。

來自德國的Hugo Boss和Jil Sander,因為顧及全球市場與形象策略,與德國的連結十分薄弱。

根據市調企業Euromonitor的調查,德國在服裝與鞋類產品的消費,遠遠超過歐洲各國,更是快時尚品牌H&M在歐洲的第一目標市場。除了柏林時尚業交易收入,光柏林時裝周期間,已經可創造20多萬人次,雖然跟紐約百萬人次相比,有差距,但外界多看好其潛力。但缺乏直接而鮮明的時尚連結,仍是德國在發展時尚產業上的硬傷。德國在地Select shop「Temporary Showroom」的品牌經理Martin Premuzic就表示,「(在時尚這方面)德國從沒有真正的大品牌,Karl Lagerfeld在德國出生,但他更像是法國人。德國當然也有設計師,但卻沒有像Donna Karan那樣的大人物。」

來自德國的Karl Lagerfeld,外界早將他和法國品牌Chanel的形象緊緊連結,快要忘掉他的根。

來自德國的Karl Lagerfeld,外界早將他和法國品牌Chanel的形象緊緊連結,快要忘掉他的根。

相較於法國人與義大利人,德國人的血液中似乎就是對時尚的敏感度稍微緩慢一點。有一派說法認為德國人在偏好實用與簡約的生活品味,也是促使德國時尚相對單調的原因;然而另一派說法,則將其歸咎於納粹的文化清洗,與後來東西德分裂造成德國文化的破碎,還有經濟蕭條等因素,讓德國不如其他國家那樣有閒餘和金錢去發展時尚產業。「我認為時代不同了,設計師、買家還有年輕人都有新的觀點,更為國際化也有開放的心態,而他們也喜歡待在這。」德版〈Vogue〉總編Christiane Arp對德國時尚產業近年來的觀察,表現出對柏林時裝周的信心。其實Arp更是積極在時裝周期間,與德國創意經紀Nowadays創辦人Marcus Kurz,共同舉辦像是Vogue Salon和Berliner Mode Salon等展會。Kurz表示他們希望藉由這樣的展會,能提供德國設計師相當程度的曝光量,進而增進設計師們留在柏林的信心。

德版〈Vogue〉總編Christiane Arp(左),在柏林時裝周期間舉辦Vogue Salon,讓當地設計師與全球買家能更進一步拉近距離。

德版〈Vogue〉總編Christiane Arp(左),在柏林時裝周期間舉辦Vogue Salon,讓當地設計師與全球買家能更進一步拉近距離。

至於這樣的展會是否真的奏效,設計師Michael Sontag就認為,他自己在2002年搬到柏林並以此為事業起點,這一路上,德國時尚在這幾年變化非常快,也往正面的方向發展中。以千禧世代為起點,Sontag在德國設計新生代中,算是最早一批發跡,也積累了相當成就的一位。Michael Sontag的作品標榜飄逸鬆弛的線條,並偏好使用帶有綢緞、真絲等光澤感的面料。善用抽繩束口的技巧增加機能性的特質,更是打破飄逸材質一貫的浪漫慵懶氛圍。 

Michael Sontag 2013春夏,設計師擅長塑造飄逸感輪廓,並加入機能性細節。

Michael Sontag 2013春夏,設計師擅長塑造飄逸感輪廓,並加入機能性細節。

另一個同樣被看好的設計品牌Augustin Teboul,強調女性線條與幹練特質,2011年由德國的Annelie Augustin、和法國的Odély Teboul共同創立。品牌以黑色作為中心思想,混搭帶有織物感的面料則是兩人的拿手好戲,除了傳統的針織外、更利用蕾絲和編織手法處理過的皮革面料,利用材質的排列組合,遊走在日常穿著與訂製工藝之間。Teboul表示,他們的靈感大部分都來自柏林這座城市與其中生活的人。「這裡的設計風潮非常獨特,人們敢於混搭,並在造型上突出個性。」

雙人組品牌Augustin Teboul,則以不同型態的織品組合作為品牌特色。

雙人組品牌Augustin Teboul,則以不同型態的織品組合作為品牌特色。

不管是上述的兩個品牌,或是像Steinrohner、Vladimir Karaleev、Marina Hoermanseder和Hien Le,他們有的來自瑞士或保加利亞,有的則是德國在地的亞裔族群,他們紛紛選擇柏林做為時裝事業的起點。套句Vladimir Karalleev的話,「人們是為了自由而來到這裡的。」他認為巴黎或米蘭都好,這些城市標榜創意的精神無庸置疑;只是在行之有年的運作下,很多創意往往也有雷同的軌跡跟模式,簡單來說就是另一種「為了創意而創意」的束縛,當然這或許也是因為競爭太過激烈的緣故。他認為年輕設計師來到柏林,就是為了放下這種束縛,不為了製造話題標新立異,也不為了排場而大搞表面工夫,純粹享受設計衣服的趣味。 

Vladimir Karaleev(左)和Marina Hoermanseder(右)等,都以柏林為創作基地為時尚事業插旗。

Vladimir Karaleev(左)和Marina Hoermanseder(右)等,都以柏林為創作基地為時尚事業插旗。

Vladimir Karaleev運用解構的不規則剪裁,在小眾與商業間取得平衡;Marina Hoermanseder則是在自己的品牌中,為綑綁意象與皮革戀物包裹一層「可愛」外衣,這樣的獵奇感,也為她吸引不少聯名合作。在他們的作品中,實用基礎上妝點個人美學,也為他們打開另一條路。他們當然渴求商業上的成功,然而他們更希望保有自己的創作空間,德國時尚產業的低調與謹慎,就這樣提供了他們最適當的保護傘。在這樣的前提下,或許下一個該改變的是我們外界對於德國時尚產業不發達的偏見,畢竟在這樣發展快速的產業運行裡,能保有自己是多麼難得的事情。««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