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革新世代到來 入主經典品牌殺出重圍
Young Designers’s New Challenge on Old Label


Arnaud Vaillant 和Sébastien Meyer兩位年輕設計師,接手1960年代當紅的經典品牌Courrèges。

Arnaud Vaillant 和Sébastien Meyer兩位年輕設計師,接手1960年代當紅的經典品牌Courrèges。

»»Balenciaga迎來新創意總監Denma Gvasalia,為品牌注入全新樣貌,讓品牌成為一時討論焦點。不只是在設計創意上的成功,對時尚圈來說,這無疑是另一場年輕設計師為經典品牌帶來重大轉變的成功案例。而時尚媒體的焦點,也瞬間轉移到經典品牌更換設計師的其他案例。尤其在以老牌子居多的巴黎米蘭益發明顯,儘管近來有Gucci等品牌的大成功,但還有不少的老品牌也在磨合,迎接新挑戰。

Courrèges自2015年回歸時尚市場,卻是雷聲大雨點小,不少媒體表示觀望態度。

Courrèges自2015年回歸時尚市場,卻是雷聲大雨點小,不少媒體表示觀望態度。

像是1960年代紅極一時的法國品牌André Courrèges和Paco Rabanne等等,都是目前法國時尚媒體重點觀察的品牌。重新更名為Courrèges後,品牌在2015年5月任命法國新銳品牌Coperni Femme的雙人組Arnaud Vaillant 和Sébastien Meyer為創意總監。Coperni Femme曾經在法國ANDAM時裝大賞奪得首獎,更入圍過LVMH Prize前8強,兩人的創作實力有目共睹,與Courrèges的合作也不在驚喜之外。接手Paco Rabanne的Julien Dossena,在Balenciaga旗下多年,設計功力也不容質疑。他們都不是初出茅廬的小朋友,但就主導一個經典品牌來看,他們都積極在這波變動中,帶來革新觀念與調整。

Arnaud Vaillant 和Sébastien Meyer在接手Courrèges之後,隨即暫停發展個人品牌Coperni Femme,2015秋冬為該品牌最後一季系列。

Arnaud Vaillant 和Sébastien Meyer在接手Courrèges之後,隨即暫停發展個人品牌Coperni Femme,2015秋冬為該品牌最後一季系列。

事實上,過去設計師成功翻新老品牌的例子比比皆是,像是Riccardo Tisci在眾人都不看好的情況下,挽回了Givenchy岌岌可危的聲勢;或是Loewe在Jonathan Anderson手上,再度拉提業績等等。更別提時尚集團Kering旗下現在兩個討論度最高的品牌Gucci和Balenciaga,都是活生生被注入新生命的代表。

Alessandro Michele自從為Gucci注入全新形象之後,堪稱是翻轉老牌的最佳典範。

Alessandro Michele自從為Gucci注入全新形象之後,堪稱是翻轉老牌的最佳典範。

對品牌來說,如果只是單純在設計上能獲得迴響,當然是再好不過了。然而綜觀目前時尚產業機制的變化,像是從配件變成主角的早秋早春系列,到現在讓時尚界自劃兩派的「隨看隨買」策略。生產週期被逐漸壓縮,創意產出頻率更加頻繁的現在,新任設計師被期待的不只是設計創意而已。電商StyleBop的時尚總監Leila Yavari便認為,在這樣的情況下設計師們也在嘗試新的方式,去挑戰品牌與現有的制度。

Julien Dossena在Balenciaga旗下多年,如今擔任Paco Rabanne創意總監,試圖調整銷售策略,刺激消費者對於品牌的認識。

Julien Dossena在Balenciaga旗下多年,如今擔任Paco Rabanne創意總監,試圖調整銷售策略,刺激消費者對於品牌的認識。

設計師Etienne Deroeux對此提出看法,他認為產業制度的鬆動與改變,正好給了他們這批設計師一個機會,可以去跟品牌溝通,並嘗試重新定位品牌的工作模式,應該要兼具消費者的喜好與品牌一貫的風格概念。像是Paco Rabanne的創意總監Julien Dossena,就跟進「隨看隨買」制度,希望藉由全新的銷售模式,刺激消費者的新鮮感與購買慾。

設計師Etienne Deroeux認為時尚體系的轉變,正好給了他們年輕設計師機會,更容易與品牌溝通。

設計師Etienne Deroeux認為時尚體系的轉變,正好給了他們年輕設計師機會,更容易與品牌溝通。

做為創青世代(Yuccie Generation)的一部分,這群設計師們也有許多自己的想法。有別於過去設計師們身兼大品牌業務的同時,也積極追求個人品牌的發展,像是Julian Dossena、Arnaud Vaillant 和Sébastien Meyer,還有Nina Ricci現任創意總監Guillaume Henry等,就收掉個人品牌,或是沒有發展獨立品牌的計畫,將創意毫無保留地揮灑在較受矚目的大品牌上。一方面降低分身乏術的壓力,與任何磨損靈感的可能性;一方面若是將來有計畫發展個人品牌,也是個機會累積自己的資歷與資產。

Guillaume Henry帶著主理Carven的經驗,轉戰Nina Ricci。

Guillaume Henry帶著主理Carven的經驗,轉戰Nina Ricci。

新任設計師與經典品牌的合作,始終都是個有趣的話題與發展。設計師們從品牌的歷史與經典中汲取養分;然而他們卻又被期望為品牌雕塑新形象,以符合當代消費者的需求。也因此有些設計師會在主牌底下成立新的系列,讓年輕創意的限制更少,而他們也藉由新系列發展出一個兼具個人特色與品牌精神的設計,或是與其他品牌進行聯名。像是英國雨鞋品牌Hunter就發展出Hunter Original,由時尚諮詢Alasdhair Willis擔任創意總監,將重心放在成衣服飾設計,並在這波銷售體系的調整下,退出時裝周行程,改由演唱會形式賣衣服,消費者似乎對這樣的方式更買帳。

雨鞋品牌Hunter同樣是經典品牌,創意總監Alasdhair Willis利用全新系列Hunter Original,為品牌打造新形象。

雨鞋品牌Hunter同樣是經典品牌,創意總監Alasdhair Willis利用全新系列Hunter Original,為品牌打造新形象。

不管是服裝品牌,或是最早以生活用品為主力的生活風格品牌,在累積了多年歷史之後,都同樣面臨品牌更新的問題。更換資歷較淺或是較為年輕的設計師,除了在薪資上較為實惠外,也可以為品牌帶入新觀點,如果押對寶,那就是另一個時尚巨星的誕生。只是就算沒有起色,品牌仍然可以尋求另一個設計生命接手。這其中沒有誰對誰錯,在商言商的情況下,其實不管是品牌或是設計師,都給了彼此和自己一個翻身的機會。過去的Dior和Chanel皆如此,現在的Balenciaga和Courrèges也同樣在發展,作為旁觀者只能期待跟祝福。 ««

»»Fashion world welcomed a new wave of designers taking classical brands. Of them, Balenciaga and Gucci are the most watched and media has taken discussion on other labels as Courrèges and Paco Rabanne. 

In fact, new designers for old labels are not something new. As Riccardo Tisci for Givenchy and Jonathan Anderson for Loewe, the new designers in our days are looked forward to more. Due to change on fashion selling system as ready-to-buy strategy and repression of production cycle, designers need to give vision more than creative. 

Etienne Deroeux thought in positive way while Paco Rabanne took RTB strategy in hope to stimulate consumers’ desire. As a part of Yuccie Generation, these designers have more their thought different from traditional system. They closed their label to focus on hiring one. Or, they invented another production line and collaboration to spend more creativity mixed with label’s core spirit.««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