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雷帽卸去革命色彩 瘋到2017秋冬男裝來
Beret is Back for Menswear


貝雷帽素被貼上革命政治符號,圖為Moschino 2017秋冬男裝。

貝雷帽素被貼上革命政治符號,圖為Moschino 2017秋冬男裝。

»»相信看過2017秋冬男裝周,鐵定留下幾個亮點,潮牌走紅、寬輪廓當道,西裝與休閒裝的多重混搭,燈心絨格紋面料也在這幾大時裝周令人印象深刻,除此,橫行了數百年之久的貝雷帽Beret,偶爾在伸展台見到它蹤跡,先前Gucci設計師稍微愛了它幾回,Chanel在古巴舉辦2017早春秀時,呼應天時地利人和,也有用它來打點造型,如今2017秋冬男裝發表,時尚品牌似乎有志一同推貝雷帽。回味歷史軌跡,帽子輪廓沒怎麼大改革,倒是現代人造型更潮了。

Chanel 2017早春來到古巴,向當地人文致意,革命英雄Che Guevara也是其中靈感之一。

Chanel 2017早春來到古巴,向當地人文致意,革命英雄Che Guevara也是其中靈感之一。

要先從歷史還是當今潮流看起,重新檢視貝雷帽憑什麼可以在時尚圈,學螃蟹橫著走。一劈頭先聊歷史,怕太古板,容易看到睡著,那麼便先從潮流角度來看。上世紀20年代看似法國工人階級的標準穿搭配備,受到時尚洗禮,還有藝術家與軍人們配戴,意外被貼上新身分標籤後,貝雷帽的「身世」由黑逐漸轉紅,外加幾個年代經典icon贊力,60年代的Brigitte Bardot、1970末的John Lennon,頭戴該帽飾style,受到粉絲吹捧,仿效偶像效應下,戴貝雷帽也成了一種流行。

名人們配戴貝雷帽,被當作是流行,逐漸褪去革命政治色彩。

名人們配戴貝雷帽,被當作是流行,逐漸褪去革命政治色彩。

但風潮總是此起彼落,這幾年貝雷帽有些式微,依稀記得菲董Pharrell Williams,在2014年時最被議論紛紛的一頂帽子,Vivienne Westwood的Buffalo山丘帽,引起時尚街拍名人搶戴,之後對於帽飾流行,似乎沒什麼高潮再次引人入勝。但低點過後,就是攀向最高的可能,Gucci的設計師Alessandro Michele,2015年初接過設計大位後,發表2015秋冬新作,大玩more is more的華麗裝飾美學,也讓貝雷帽重新浮上岸,當一票子設計師靠攏Gucci作風時,更是助長貝雷帽勢力,接續被國際看好未來發展的Sacai,其2017春夏也搭上順風車,推出駝色貝雷帽飾,讓這頂過去的工人、軍人帽行情又高漲起來。 

Gucci 2015秋冬(左與中)以及Sacai 2017春夏(右)接連吹起貝雷帽風潮。

Gucci 2015秋冬(左與中)以及Sacai 2017春夏(右)接連吹起貝雷帽風潮。

當然想紅,不能單靠伸展台,名人私下衣著配件搭配更成關鍵。Rita Ora、Rihanna、Alex Chung、Jeanne Damas和Miroslava Duma等,時裝周與大小公開活動,穿戴過一回,立馬被作文章。去年年底左右,意外捕獲野生Justin Bieber,他穿著相當休閒不做作,可頭上那頂Prada貝雷帽,讓記者抓到話題報,媒體之肆虐報導,你想忽略貝雷帽都難,也因為這樣,模特Zoe Alayrangues戴著一頂標準紅貝雷,腳踩運動鞋,上傳社群,隨時受到時尚編輯媒體關注。

名人穿搭也是帶動貝雷帽風行的始作俑者,左為Justin Bieber,右為Rita Ora。

名人穿搭也是帶動貝雷帽風行的始作俑者,左為Justin Bieber,右為Rita Ora。

連帶一家2015年才剛創立的配件品牌Glazed NYC,因為把貝雷帽改得更潮更新穎好玩,得到<Vogue>專文報導,正在募集其品牌人氣。除此之外,去年超級盃演出,碧昂絲的舞群們一身緊身露肚皮衣,頭戴貝雷帽,名人怎麼搭,跟著超高點閱率,放送今朝流行態度,況且Chanel 2017早春古巴大秀,邊融入古巴拉丁美洲氣息和文化之餘,呼應卡斯楚政權與軍事主義的貝雷帽,洗滌掉拘謹和政權野心後的帽飾,因上頭鑲飾的水晶珍珠,徹底成了時尚一份子。與其說2017秋冬男裝周貝雷帽現身影,倒可看成2016流行趨勢走向,為今年打了好基礎。 

才成軍不到2年的Glazed NYC,因為改造貝雷帽,搭上潮流而受到關注。

才成軍不到2年的Glazed NYC,因為改造貝雷帽,搭上潮流而受到關注。

前頭看的幾乎是女孩風行貝雷帽,這股風潮是否還勾引得了善變的女人,2月女裝周還有待商榷,但男裝部分,肯定跟上來了。Prada回首上世紀70年代,從歷史找回貝雷帽原味;Antonio Marras、和Andrea Pompilio等,也在2017秋冬男裝冒出相似輪廓,Moschino更別說,設計師Jeremy Scott並未在貝雷帽上動「手腳」,讓它更浮誇幽默,反而回歸本質,單純用服裝的詼諧色彩來沖淡原來的嚴肅象徵。

左為Prada,右為Antonio Marras 2017秋冬男裝系列。

左為Prada,右為Antonio Marras 2017秋冬男裝系列。

為什麼設計師們愛挑戰蛻變形象,創新迎合世代或許是一種,另個也想把這長期以來帶有革命、軍裝主義和工人階級的標籤,徹底扭轉大家的刻版認知吧,我想。回溯貝雷帽誕生歷史,歷史學者根據壁畫解釋早在青銅器時期,西元前600年,甚至更久,在古希臘有款叫做pileos的帽子,它的輪廓可以說是貝雷帽的前身,只是那時形態更像西瓜帽,使用材質也從羊毛慢慢轉向毛氈。真要看到完整型,歷史快轉直接跳到1500到1600年間,這種扁平、用毛氈製作的帽子,因為材料便宜,容易取得,製作也比用純羊毛快,又能稍微抵擋下雨天氣,染成黑色,遂成了農夫與牧羊人的基本裝備。

貝雷帽在過去,被當成是農夫專用帽,一些畫家們也常配戴。

貝雷帽在過去,被當成是農夫專用帽,一些畫家們也常配戴。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