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報大起大落 誰準備輸個精光
Financial Reports of Luxury Corps


Jimmy Choo自從拋出想賣意願,隨即有Coach和Michael Kors搶著標。圖為品牌2017 早秋系列。

Jimmy Choo自從拋出想賣意願,隨即有Coach和Michael Kors搶著標。圖為品牌2017 早秋系列。

»»Jimmy Choo喊要賣,底下一堆品牌跟集團搶舉手,Coach和Michael Kors有興趣,連Folli Follie的中資股東復星國際都肖想插旗。A.T. Kearney投顧分析說因為去年財報有機成長放緩,想快點在今年獲利,透過併購是最快途徑。也對,2016真的亂糟糟,時尚精品綠臉多,年初馬上有誰買誰,LVMH和Dior間的左手伸右手進戲碼,炒熱股市,滴出肥水來。隨今年4月底,大財團第一季財報出現,誰能力挽昨日狂瀾,還不好說,但,2017是大財團的廝殺鬥爭年,不是大起就是大落,曾經的優勢,未必成為今日的江山。

2017年度第一季財報陸續見了光,幾家歡樂幾家愁,一定的,但今年有個兩極化現象,賺很多跟賠很大,分坐槓桿兩端。集團靠併購來爭取利潤,相對也要透過內部整合與裁員等節源措施,來發揮較大的生產值。好比,Coach買走Kate Spade,雖然Kate Spade財報糟,體質卻算好,股民多持正向看待,這一買賣,讓Coach股價瞬間翻了個小紅點。再舉一例,你以為Adidas很賺,賺歸賺,集團仍想重整和,儘管泰半大老闆喜歡迎著賺錢風頭,懷著大野心加碼投資,Adidas反過來,拋售掉旗下TaylorMade和Adams Golf等,專做高爾夫球具運動品品牌,轉賣給KPS投顧,約4億2千5百萬美金。獨留下現在的金雞母Adidas與Reedbok。

Adidas集團拋售旗下高爾夫球運動品牌,僅留Adidas與Reedbok,圖為Adidas和Alexander Wang聯名系列。

Adidas集團拋售旗下高爾夫球運動品牌,僅留Adidas與Reedbok,圖為Adidas和Alexander Wang聯名系列。

或許有人想問,明明集團有賺,何必要賣,正所謂去蕪存菁,時機歹歹,把眼前淨值差的轉手,還可拿到一筆為數不小的資金周轉,以後財力更雄厚些,可以買更好的品牌回來,以錢滾錢,用利滾利。好野人怎麼來的,就是這樣「滾」出來的。擁有維多利亞的祕密內衣大牌的L Brands,當初靠著維密,說多風光就有多風光,不過,現正面臨紅顏衰老階段,財報表現季季端出難看數字,特別是維密,年輕人愈來愈沒興趣,第一季銷售業績跟去年相比,滑掉12%,總公司整體下跌7%。 

維多利亞的祕密,曾經是性感內衣的代表號,隨著品項支線分割過多,定位不明確下,逐漸喪失群眾,連千禧世代也不太捧場。現在為生存,也想重整合。(轉載自Victoria’s Secret) 

面對可想而知的的財務縮水狀態,L Brands除了延續先前定奪的減店計畫,原先過多系列分支逐步縮減整合,剔掉泳裝和休閒成衣線,回到本質強項,希望熬過煎難。想要活下去的,還有Ralph Lauren。連續9季跌不休,近日公布數據,更下滑16%,品牌集團正面臨缺乏與千禧世代溝通的管道,講白話的意思是Ralph Lauren不討喜,年輕人沒很愛。4月開始,Ralph Lauren啟動關店計畫,同時宣布裁員,電商平台與物流中心可能砍掉百位以上職缺。

Ralph Lauren財報每下愈況,似乎和千禧世代不太愛有關。

Ralph Lauren財報每下愈況,似乎和千禧世代不太愛有關。

投入即看即買救市的Burberry,外界嗆衰成分大,去年底,改變策略,成效未達預期,今年3月底新財報出爐,獲利依然是跌停7.3%,只賺了3億7千5百萬美金。認真說來,數字表現沒到位,然而比較Prada、Marc Jacobs這幾家,Burberry算蝸牛進步中。只是大環境普遍糟糕,部分精品會換設計師求新生路,可Christopher Bailey依舊死守著設計崗位(僅交出CEO)。大佬現在為安撫股民,表示新CEO Marco Gobbetti才剛報到,要看表現,也要等7月,所以信心仍滿滿。真如此,分析師心裡該有數了吧。 

Burberry新財報仍處下跌局面,但策略得宜,已有止血前兆,唯獨在彩妝部分,似乎沒幫品牌盡太多力,銷售略顯下滑。(轉載自Burberry)

最該哭的是Richemont歷峰集團,人家常說買珠寶鐘錶是投資增值好標的,可以避免自己的資產縮水,對珠寶鐘錶精品來說,鮮少在不景氣年代吃大虧,但是Richemont的財報數據,破了這項定律。一手握有Cartier、Bulgari、Piaget、Van Cleef & Arpels和江詩丹頓等精品,結算到3月底獲利數字,Richemont獲利跌跌落快50%,往昔的傳奇,今日的黃昏,未來,該擺低姿態,推出低價品還是打促銷戰,配合節源政策走,就看高層智慧。

Richemont旗下珠寶鐘錶品牌表現普遍不理想,Piaget也是其中拉低業績一員。

Richemont旗下珠寶鐘錶品牌表現普遍不理想,Piaget也是其中拉低業績一員。

要賺得笑呵呵,Moschino算惦惦吃三碗公,其品牌母公司Aeffe算到3月底的淨利,上漲41%,成衣和配件鞋履部分,居高不小,換句話說,Moschino應出了點力。賣得好,還可以把算Moncler進去,每季都在獲利,本季上漲16%,穩定地向上爬。時尚精品財報,真要比,當然得看LVMH和Kering。LVMH第一季有機成長15%,換成數字,是105億美金,跟去年同期一比,進步大很多,Kering成績更不差,光Gucci獲利,就佔了內部6成,加上YSL同樣賣力,帶起第一季上升28.6%銷售。去年經濟多動盪,今年沒人敢放大噘,保守中求勝,但也激出新戰局,精品大佬等著洗牌,若政策跟不上劇變局勢,誰都有可能一敗不起。««

Gucci現在走路很有風,它的高獲利讓Kering集團老闆笑呵呵,圖為李宇春代言Gucci新系列腕錶形象照。

Gucci現在走路很有風,它的高獲利讓Kering集團老闆笑呵呵,圖為李宇春代言Gucci新系列腕錶形象照。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