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憂鬱低潮 Adwoa Aboah再發光
Beauty Icon: Adwoa Aboah


Adwoa Aboah今年走了Fendi(由左至右)、Chanel等品牌的2017秋冬大秀,以及Dior 2018早春秀。

Adwoa Aboah今年走了Fendi(由左至右)、Chanel等品牌的2017秋冬大秀,以及Dior 2018早春秀。

»»Adwoa在迦納語中,有「星期一」之意,有人說這是個憂鬱的日子,有些人則視為一周的開始,充滿希望,這是個帶有雙重意義的日子,而T台上的Adwoa Aboah,則是徹底的嚐過了這兩種滋味。人前她是名模,拍過<Vogue>、<i-D>封面,要演繹性感、自信、古怪都難不倒她,但一轉身,內心的支離破碎,只有她看得見。她經過家人陪伴後,走出憂鬱症陰影,取「Girl’s Talk」諧音,成立「Gurls Talk」平台,鼓勵女性分享內心脆弱,彼此取暖療癒,成為模特兒界的新一代心靈導師。

出身倫敦,父母皆從事時尚工作,母親Camilla Lowther創立CLM創意代理商,管理旗下多位攝影師、彩妝師、造型師等時尚工作者,父親Charles Aboah則經營小型經紀公司,為雜誌、品牌挖掘潛力新秀,年幼的Adwoa Aboah也許還未搞清楚時尚是怎麼回事,卻早已置身時尚界,與頭銜顯赫的叔叔阿姨們玩耍。手腳修長,憂鬱又帶有甜美的五官,讓她順勢開始做起模特兒工作,她從12歲起步時僅零星接案,逐漸領略時尚的趣味後,到了18歲,才被Storm簽下,正式踏上模特兒生涯。

Adwoa Aboah(右)的母親Camilla Lowther(左)在倫敦時尚界頗有名氣。

Adwoa Aboah(右)的母親Camilla Lowther(左)在倫敦時尚界頗有名氣。

Adwoa Aboah其實也算幸運,正式出道就接到源源不絕的案子,在姊妹風潮盛行之前,她就曾在2011年,與同樣是模特兒的妹妹Kesewa Aboah,一起拍了H&M廣告,更不用說Calvin Klein、Marc Jacobs、Roberto Cavalli等品牌廣告;今年也與Kendall Jenner、Gigi Hadid等當代名模,一起登上美版<Vogue>封面。去年英時尚大獎中,她也入選年度模特兒,雖未奪獎,其滿臉雀斑加上小平頭的造型,早成為正字標記,在時尚人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Adwoa Aboah與妹妹Kesewa Aboah於2011年一同登上H&M廣告,姊妹情深。

Adwoa Aboah與妹妹Kesewa Aboah於2011年一同登上H&M廣告,姊妹情深。

Adwoa Aboah眉宇間溫柔又憂鬱的氣質,也許源於成長過程中,經歷的酸與苦。迦納血統的Adwoa Aboah,生來就有非洲人特有的鬈髮,成長過程中,她羨慕其他同學能留一頭柔順長髮,別上甜美的髮夾,自己卻只能靠著綁黑人辮髮,加些珠串和飾品裝飾。13歲進入寄宿學校後,原本就對自身髮型不滿的她,遭受同學大肆嘲笑,有人叫她Jar Jar Binks(「星際大戰」中的角色),或是舉電影「異形戰場」揶揄她的髮型。青春期正值在意外表的時期,她性情本就敏感,自此更加畏懼與他人建立關係,並開始對自己的外表產生嫌惡,這對一個要面對鏡頭、面對他人檢視的模特兒來說,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

Adwoa Aboah曾登上墨西哥版(左)及美版(右圖右二)<Vogue>封面。

Adwoa Aboah曾登上墨西哥版(左)及美版(右圖右二)<Vogue>封面。

5年時間的折磨,足以讓一個原本充滿笑容的女孩,變得陰鬱。Adwoa Aboah在長達5年的寄宿學校時期,罹患了憂鬱症,她開始武裝自己,將家人、閨蜜和男友的關心擋在門外,寧願與不熟的朋友廝混,只因這些人向她問好時,她不需要去面對真實的情緒。應該燦爛的花樣年華,她卻掙扎著,尋求各種方法解開無形的束縛,她偷偷吸毒,用藥;還在17歲時,取得父親的同意削髮,圖得微小的解脫。進入英國Brunel大學攻讀電影時,病情依舊未好轉,21歲時,父母決定帶她進勒戒所,在這裡,治療酒癮、毒癮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她開始面對自己體內那深深的悲傷。 

Adwoa Aboah曾為鬈髮所苦,跑遍倫敦髮型沙龍「治髮」,直到近幾年憂鬱症痊癒後,才開始面對自己天生髮質。

Adwoa Aboah曾為鬈髮所苦,跑遍倫敦髮型沙龍「治髮」,直到近幾年憂鬱症痊癒後,才開始面對自己天生髮質。

勒戒療程結束後,Adwoa Aboah依然有不滿,她仍然覺得自己不該被拯救,但既然回到現實世界,就必須面對眼前最即時的問題,也就是家庭關係。出院不久,她仍與父母和妹妹有衝突,彼此的不理解,難以化解。聽起來有點陳腔濫調,但那份不放棄家人的愛,也許真的就是最好的解藥。妹妹Kesewa拉她去美國公路旅行,全家人又相偕去肯亞過聖誕,在旅途的過程中,慢慢修復她的心,以及與家人的關係。尤其在肯亞遼闊大地與滿天星斗下,Adwoa Aboah與家人圍著圓桌談天,才逐漸敞開心胸,更感受到從未體驗過的喜悅,這時她也了解,她終於走出來了。 

Adwoa Aboah是<i-D>愛用模特兒。

Adwoa Aboah是<i-D>愛用模特兒。

連續的家族旅行如同開關,好事一件件接著來。2015年她登上義版<Vogue>封面,在Tim Walker的鏡頭下展現名模氣勢;在此之前,她總是覺得害羞,總是想迎合他人,跟時下每個迷失自我的女孩一樣,用他人為樣板套在自己身上,最後活得不像樣。然而這次封面拍攝為她打了一劑強心針,不只是雜誌地位,更是因為,她看到大師鏡頭下的自己,眼神閃爍著光芒,不含恐懼、憂慮與雜質,而她接受<i-D>訪問時透露,已經好久不曾看過自己這樣純粹的眼神。

Adwoa Aboah為義版<Vogue>	拍攝封面,在Tim Walker鏡頭下只回自信。

Adwoa Aboah為義版<Vogue> 拍攝封面,在Tim Walker鏡頭下只回自信。

時尚這一行,光鮮亮麗是王道,要坦誠脆弱,猶如把內在醜陋翻給人看,是需要多大勇氣,但Adwoa Aboah,堅強地跨越了這一坎。她向各大媒體娓娓道來過去罹病的心路歷程,更秉持使命感,在2015年末創立了Gurls Talk平台,希望創造一個讓女孩能分享內心真實感受的空間,並提供心理健康、上癮症以及厭食症等疾病的課程,透過經驗分享,讓女孩們感受到同理心,進而學習接納自我。今年,她也與英國精神健康慈善團體「Heads Together」合作,將黑暗經歷拍成短片,與其他有相同困擾的病患分享。

Adwoa Aboah中性的外表下,有顆少女心,穿搭經常融合甜美與前衛元素。

Adwoa Aboah中性的外表下,有顆少女心,穿搭經常融合甜美與前衛元素。

青春期罹患憂鬱症,對自己外貌不滿等相似經歷,讓Adwoa Aboah與Cara Delevingne成為惺惺相惜的好友。如今,她也隨好友腳步,進軍大銀幕,在今年推出的真人版「攻殼機動隊」中,軋上一角;此外,這兩年來在伸展台上的表現,也益發亮眼,Chanel、Fendi、Dior、Versace等大秀上,都能見到她的演出。現在的她,懂得面對自己的美與醜、好與壞,嘗到放飛自我的自由後,相信未來在這條名模之路上,也會走得更自在,更穩健。««

Cara Delevingne(左)與Adwoa Aboah(右)有同樣經歷,兩人彼此鼓勵,加深閨蜜情誼。

Cara Delevingne(左)與Adwoa Aboah(右)有同樣經歷,兩人彼此鼓勵,加深閨蜜情誼。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