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腥羶色越出名 時尚圈也愛Tracey Emin
Tracey Emin Confesses Her Inner Sin to the World


英國女性藝術家Tracey Emin。

英國女性藝術家Tracey Emin。

»»當代藝術家的成名,似乎與爭議及話題性脫不了關係。例如Jeff Koons大方公開與前妻Ilona Staller的赤裸交媾場面;Damien Hirst玩弄屍體、骷髏,將生死昇華做美麗藝術。而同樣成名於上世紀80、90年代的英國女性藝術家Tracey Emin,則是推出一系列帶有自傳性色彩的作品,大辣辣將她童年的悲慘經歷,以及其性行為的私密公諸於眾,自此成為媒體寵兒以及衛道人士抨擊的對象。

1963年7月3日出生於倫敦南部的城鎮Croydon,Tracey Emin的父親原本經營旅館事業,卻因經營失敗,讓全家陷入經濟困窘處境。13歲時,Tracey Emin不幸遭遇強暴事件,導致了一連串後遺症,包含酗酒、憂鬱、濫交與流產等等,而這些生命的黑暗面,則滋養著她之後的藝術創作。1980年,Tracey Emin進入Medway College of Design追逐對時尚的熱愛,並在那認識了藝術家男友Billy Childish。或許是愛情的潛移默化,Tracey Emin轉而投向對藝術的追求,在1984年進入 Maidstone Art College主修繪畫,接著又前進倫敦取得皇家藝術學院(Royal College of Art)的繪畫碩士學位,進而開始她的職業藝術人生。

作品「1963至1995年間曾與我睡過的每一個人」,繡滿了曾和Tracey Emin發生性關係的男人人名。

作品「1963至1995年間曾與我睡過的每一個人」,繡滿了曾和Tracey Emin發生性關係的男人人名。

在上世紀90年代及接下來的10年裡,Tracey Emin在英國藝術界一直是個叛逆的存在。青少年時期所遭遇的強暴、墮胎,以及混亂而隨意的性關係,成為了她這一階段的主要創作題材。由於內涵不堪隱私,同時顯露了自戀傾向,被視為有譁眾取寵之嫌,經常引起觀賞者的反感。例如1994年Tracey Emin於倫敦Cube美術館舉辦的首場個展,便透露自傳式內涵,展品包括照片、早期的繪畫作品,以及她舅舅車禍過世時,手中緊握的那包香菸。1995年推出的錄像作品「為什麼我當不成舞者」(Why I Never Became a Dancer)中,則在言談之中,對大眾透露了她13歲被強暴一事。

作品「我的床」引發爭議的同時,也讓Tracey Emin聲名大噪。

作品「我的床」引發爭議的同時,也讓Tracey Emin聲名大噪。

作品「1963至1995年間曾與我睡過的每一個人」(Everyone I Have Ever Slept With 1963-1995,1995),Tracey Emin則將一頂藍色帳篷內,繡滿了102位與她發生過性行為的人的名字,其中包含她的雙胞胎弟弟Paul。1999年展出的另一個作品「我的床」(My Bad),則展示了與畫家男友Billy Childish的床第隱私,包含泛黃的床具、用過的保險套,以及沾有血漬的內褲,挑動了英國人的敏感神經,甚至促使一位家庭主婦拿著清潔用具前往展場,說是要替這位壞女孩的混亂生活作個清理,儘管是鬧劇一場卻讓藝術界看見了這件作品的價值,讓她獲得當年英國特納獎(Turner Prize)提名,進而聲名大噪。

Tracey Emin的作品種類十分豐富,包含霓虹燈、攝影與繪畫。(作品由左至右:「Wanting You,2014」、「I've Got It All,2000」、「Exorcism of the Last Painting I Ever Made (detail),1996」)

Tracey Emin的作品種類十分豐富,包含霓虹燈、攝影與繪畫。(作品由左至右:「Wanting You,2014」、「I've Got It All,2000」、「Exorcism of the Last Painting I Ever Made (detail),1996」)

Tracey Emin的創作觸角還延伸至單色版畫(Monoprint),包含以英國王妃黛安娜、好友Kate Moss的生活為題材,完成了一系列作品。霓虹燈也是她自1990年代開始,不斷運用的創作媒介,內容以文字作為基礎,透過燈管彎曲模擬藝術家手寫字體輪廓,表達Tracey Emin的思想與感受。至於另一個極具代表性的大型面料作品,如「她總是會痛」(It Always Hurts,2005)、「有時我感到非常失落」(Sometimes I Feel So Fucking Lost,2005),則是透過各式各樣的布料拼湊,完成剪貼簿般的繽紛效果。

左:面料作品「Mad Tracey from Margate – Everyone’s been there,1997」、右:Tracey Emin與作品「她總是會痛」的合照。

左:面料作品「Mad Tracey from Margate – Everyone’s been there,1997」、右:Tracey Emin與作品「她總是會痛」的合照。

隨著時間累積,Tracey Emin似乎逐漸跳脫過往負面形象,樹立了在藝術圈值得尊敬的領導地位。2007年她代表英國,應邀出席威尼斯雙年展。2008年舉辦了生涯中的首次大型個人回顧展,完整展出那些她賴以成名的作品,唯獨「1963至1995年間曾與我睡過的每一個人」這頂帳篷,因意外被燒毀而缺席。2011年還前進校園,擔任皇家藝術學院的繪畫教授。誰能預想當初的叛逆惡女,竟有為人師表的一天。

Tracey Emin(右2)站上2008年Fashion For Relief活動伸展台。

Tracey Emin(右2)站上2008年Fashion For Relief活動伸展台。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