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百年不敗青春史 啦啦隊服其來有自
The Evolution of Cheerleader Uniform Design


美國高中校園片中,總少不了啦啦隊員的戲份。圖為電影「小姐好辣」。

美國高中校園片中,總少不了啦啦隊員的戲份。圖為電影「小姐好辣」。

»»美國校園YA片中,總少不了啦啦隊員的戲份,儘管少不了女孩們的勾心鬥角,但是當她們穿上俏麗的啦啦隊服,登台演出時,依舊是青春無敵。啦啦隊就是有這種魔力,也因此其制服元素,也經常成為伸展台上的服裝靈感。然而,近日美國最高法院卻宣布,啦啦隊服上的條紋等裝飾元素,應受版權保護,也就是說,未來設計師想取用類似元素時,可要當心了。

先來說說這場判決,起因於美國啦啦隊制服製造商龍頭Varsity Brands,控訴競爭對手Star Athletica抄襲其多款設計,即使Varsity早已為這些設計註冊為「圖形著作」,對方還是引用美國著作權法第101條,認為此為實用設計,不受美國著作權法保護。經法官投票後,認為啦啦隊服上的顏色、圖騰等,屬於裝飾功能,可與實用面向分開來看,所以可享有版權保護。簡單來說,就是非實用功能性的繪畫、圖形、雕塑等著作,皆在著作權法保護範圍內。

Varsity(上排)控告Star Athletica(下排)抄襲其多款設計。

Varsity(上排)控告Star Athletica(下排)抄襲其多款設計。

現代啦啦隊服爭奇鬥艷,除了要能象徵團隊精神,設計上還要夠亮眼,才能在球場上吸引觀眾目光,早已脫離單純的實用目的,會有版權爭議,其實情有可原,但是回顧早期發展,會發現設計相當樸素保守。啦啦隊的歷史幾乎是跟隨著橄欖球發展,當時只是普林斯頓大學內,某個為學生打氣的社團,在1860年代逐步茁壯,隨著美國各大學開始時興校際比賽,啦啦隊也開始參與賽事,在一旁為同校球員集氣歡呼。不過喜歡看年輕正妹高舉彩球跳熱舞的人,回顧初期發展,大概會大失所望,因為在當時,啦啦隊可是男性限定的活動,隊服也只是制服襯衫和長褲,頂多因應氣候變化,搭配高領衫或毛衣。

1888年普林斯頓大學橄欖球校隊,制服上的元素影響未來啦啦隊服設計。

1888年普林斯頓大學橄欖球校隊,制服上的元素影響未來啦啦隊服設計。

即使男性隊服沒太大看頭,但這卻是啦啦隊服最原初的概念,也就是從大學制服中延伸變化。到了20 年代,女性終於獲准入隊,這時,也開始出現裙裝,只不過當時走秀氣淑女路線,裙長過膝,而且還是羊毛面料,一樣普遍搭配襯衫與針織外套。可也因為女性的加入,讓隊服設計,有機會產生更豐富的面貌。

20年代啦啦隊服相對樸素。

20年代啦啦隊服相對樸素。

說到啦啦隊服,腦海中總會浮現粗體英文字母、條紋、百褶裙等印象,這些元素,幾乎都是在踏入50年代後,開始慢慢成形。此時啦啦隊的發展已漸趨活躍,不僅開始融入體操與翻滾動作,許多大學也開始培訓校隊,也因此,在服裝設計上,從橄欖球衣汲取靈感,融入象徵性的圖騰與文字,突顯團隊精神。隨著加入越來越多高難度的花式動作,女啦啦隊員,需要更具機動性與伸展性的服裝,正巧這時吹起迷你裙風潮,60、70年代的啦啦隊裙裝,也開始跟上潮流,越裁越短,甚至出現箱型摺、兩片裙等多樣剪裁。尤其進入60年代,美國橄欖球盛事「超級盃」(NFL)開始引進啦啦隊,為了在場上一較高下,也出現千奇百怪的造型靈感,如印地安人、亮片牛仔裝等,讓啦啦隊員也成為球場上另類焦點。

1950年啦啦隊仍可見長裙(左);60、70年代裙裝出現更多剪裁設計(右)。

1950年啦啦隊仍可見長裙(左);60、70年代裙裝出現更多剪裁設計(右)。

雖然這時差不多已有現代啦啦隊制服的輪廓,但真要論影響後世設計最大的,是70年代末的達拉斯牛仔隊(Dallas Cowboys)啦啦隊,他們採用大膽的露肚裝,超短熱褲,搭配及膝長靴,完全跳脫傳統學校制服元素,更不用說搭配扭腰擺臀的性感舞步,撩撥全國觀眾的視覺,造成轟動。該隊的獨特魅力,為啦啦隊服設計開了先例,引起其他隊仿效,大家似乎現在才發現原來啦啦隊服也能這樣玩似的,出現越來越多無領無袖上衣、字體設計越趨華麗,針織上衣更加合身,裙長更大幅縮短。至此,啦啦隊員才開始多了性感印象,更不用說90年後,開始蓬勃發展,甚至發展出各種裝飾花樣,水鑽、火焰圖案,用色也出現粉色、螢光色、金色等搶眼色彩。

達拉斯牛仔隊(Dallas Cowboys)啦啦隊制服自1970年代(左)依舊沿用至今,成為經典。

達拉斯牛仔隊(Dallas Cowboys)啦啦隊制服自1970年代(左)依舊沿用至今,成為經典。

啦啦隊制服儼然成為一種活力與朝氣的象徵,在秀場上,也成為設計師靈感。去年Gucci 2016秋冬那件紅白色的虎頭針織衫,佔據各大時尚媒體版面,而其紅白藍相間的人字紋設計,正是啦啦隊服經典圖樣。Marc Jacobs 2016春夏開場,一套藍色合身圖紋針織衫搭配格紋熱褲,頗有早期傳統啦啦隊服的味道。再往前推,Tommy Hilfiger 2015秋冬,把美國校園生活搬上T台,除了制服,也改造啦啦隊服,將箱型褶裙換上緞面材質,變身日常穿著。Christopher Kane和Donatella Versace,在Versus 2012春夏系列中,以粉嫩色系結合運動風,合身無袖上衣搭配百褶裙,利用開衩剪裁和輕盈布料,營造飄逸美感,轉化啦啦隊的強烈印象。

Gucci 2016秋冬系列(左)、Marc Jacobs 2016春夏系列(中)及Tommy Hilfiger 2015秋冬系列(右)中,都有啦啦隊服的影子。

Gucci 2016秋冬系列(左)、Marc Jacobs 2016春夏系列(中)及Tommy Hilfiger 2015秋冬系列(右)中,都有啦啦隊服的影子。

回到這樁爭議,看似只是一場啦啦隊製造商的角力,其實沒這麼單純,因為這項判決,將有機會保障未來服裝設計師的智慧財產權,若能為服裝作品申請版權註冊,就能收取版權費,在面對剽竊者時,也更站得住腳,能夠就法律依據提出訴訟,也因此去年在上訴時,Varsity方就受到Narciso Rodriguez、Jack McCollough、Lazaro Hernandez等設計師支持。不過這個判決對時尚界來說,也有如一把雙刃劍,一面可捍衛自身品牌創意,但難保未來也有籃球隊、網球隊制服,或是各民族傳統服裝設計也要被列入保護。««

Versus 2012春夏系列中,潛藏啦啦隊服元素。

Versus 2012春夏系列中,潛藏啦啦隊服元素。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