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民評論帶風向 明眼人別盲從
Online Critics Are Not Always Right


「#DGlovesJapan」系列,以同樣的手法拍攝廣告大片。

「#DGlovesJapan」系列,以同樣的手法拍攝廣告大片。

»»台灣有「PTT八卦版」、「Facebook爆料公社」,中國有「微博」、而歐美地區有「Twitter」,網路無遠弗屆,多少資訊透過它傳播,同時,也有多少人利用它,來闡述己見。我們可能是坐在電腦螢幕前,用敲打鍵盤代替振筆疾書,或在路邊利用行動網路,在觸控螢幕上輸入長篇大論,如同給自己戴上匿名的面具,進入一個無邊無界的「異言堂」,暢所欲言之餘,化身為「鄉民」,進行一場不具名,不用負任何責任的批判。

2017年剛開頭不久,許多集團便不好過,尤其是近一兩個月,難道是因為水逆?前日的美聯航空公司隨機挑選乘客下機事件,Kendall Jenner的百事可樂廣告,全都因為網民群起抗議,高層出來道歉滅火,集團火速下架廣告。Zara在上周也因「Pepe the Frog」事件,遭鄉民圍剿,緊急下架商品。事情緣由是這樣的,Zara和藝術家Mario de Santiago合作,將藝術家的創作,縫於牛仔裙上,只不過這隻「原創青蛙」,和Pepe the Frog實在太過神似,引發網民聯想,牽扯出Pepe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時,被「白人民族主義」和「另類右派」的支持者使用,製作一系列meme,吸引年輕選民,讓Pepe和白人優越主義扯上關係,被「反誹謗聯盟」(Anti-Defamation League)列入網路仇恨符號之一。儘管Pepe的原創作者和Mario de Santiago都跳出來,澄清完全是網民多慮,但Zara仍是「躺著也中槍」,選擇將商品下架。

由於Pepe the Frog和藝術家Mario de Santiago的創作太過相似,加上牽扯該meme後的種族議題,Zara將商品下架。

由於Pepe the Frog和藝術家Mario de Santiago的創作太過相似,加上牽扯該meme後的種族議題,Zara將商品下架。

遭到酸民攻擊的,還有速食龍頭麥當勞。麥當勞在本月月初,公布了全新的制服,還找來明星造型師Waraire Boswell(曾幫Will Smith、Ellen DeGeneres、Pharrell Williams做造型)操刀,可說下足重本,可是形象照一出,馬上在Twitter上引來一陣撻伐,因為深淺灰色的用色,加上簡單的線條,如同從科幻電影走出來的角色造型,遭到網民評為「反烏托邦主義」,儘管麥當勞本身回應,旗下員工超過80%,皆相當贊同這項設計,但仍是引來一陣「惡搞貼圖」攻擊。

速食龍頭麥當勞推出新制服,將在全美先行「換裝」,卻遭網民酸看起來很「反烏托邦」。

速食龍頭麥當勞推出新制服,將在全美先行「換裝」,卻遭網民酸看起來很「反烏托邦」。

不只時尚精品,名人也逃不過網民圍剿。Karlie Kloss無庸置疑,是現今數一數二的Top Model之一,但在2月為<Vogue>拍攝大片「Spirits Away」中,化身時尚藝妓,儘管照片效果佳,但反對聲浪卻因媒體炒作,蓋過正面評價。對這組大片,網民管不住自己的毒舌,大聲批評:「為何一位丹麥跟德國混血的模特,要來假扮日本人?」更質疑<Vogue>為何不直接找位日本模特來就好,群起憤怒,Karlie Kloss不久便在Twitter上公開道歉,承認自己沒慎選拍攝主題,並表明下次會特別注意,反倒是主導的<Vogue>,選擇保持沉默。 

Karlie Kloss為<Vogue>拍攝的大片,因為被網民扯上文化議題,逼的女主角發文道歉。

Karlie Kloss為<Vogue>拍攝的大片,因為被網民扯上文化議題,逼的女主角發文道歉。

而近日的「#DG愛中國」,更是人言可畏的明顯例子。這組在官方微博釋出的廣告大片,Dolce & Gabbana找了美豔模特,取景天安門、長城等景色,但畫面卻刻意安排一般民眾亂入,強國網民多玻璃心,將之扣上「矮化中國」的帽子,更酸標題應下成「DG愛人民幣」。中國不少網民認為,故意安排華服和一般民眾入鏡,醜化中國之餘,也忽略中國高度發展,刻板印象展露無疑,是眼光短淺之作,同時也有不少的聲音,表示這組廣告風格,是品牌慣用的宣傳手法之一,看似突兀亂入的大伯大嬸,更是中國社會的真實寫照,而Dolce & Gabbana選擇以沉默回應。 

「#DG愛中國」一案,正反雙方皆有人挺,品牌則拒絕回應。

「#DG愛中國」一案,正反雙方皆有人挺,品牌則拒絕回應。

除此之外,其他還有不少例子,昨日(4/25)SheaMoisture的「黑人自然髮」廣告、Marc Jacobs 2017春夏秀上的黑人編髮造型、Topshop使用伊斯蘭民族頭巾上圖騰,製作販售洋裝,Urban Outfitters使用Navajo原民圖騰製作元素等等,因涉及種族議題,引起鄉民討論。 

因為牽扯上民族議題遭到網路酸民攻擊者,比比皆是。(左至右為Topshop、Urban Outfitters、Marc Jacobs春夏)

因為牽扯上民族議題遭到網路酸民攻擊者,比比皆是。(左至右為Topshop、Urban Outfitters、Marc Jacobs春夏)

在這虛擬的「異言堂」中,人們隨心所欲地抒發自己的意見,正反方交戰,原該是場精采的辯論,然而,這是個「社群媒體」的時代,當時尚傳播隨著全球版圖擴張,加上各式傳播渠道的加持下,有「挺」必有「反」,誰對誰錯總難定論,究竟每個角色該如何定位?品牌行銷團隊該注意的是,吸取過去的錯誤,得到新的教訓,更加謹慎「避雷」,而酸民有時也別太過主觀,以偏概全,用過激的言論評斷,伸張自己認為的「正義」,至於身為「旁觀者」的我們,該做的,便是不受風向影響,用雪亮的雙眼,認清事實。««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