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藝家Lucie Rie 捏出新銳設計韻味
New Designs From Ceramist Lucie Rie


J.W. Anderson相當喜愛Lucie Rie陶瓷作品,曾將藝術家的鈕扣發想成同名品牌2015秋冬男裝配件裝飾。

J.W. Anderson相當喜愛Lucie Rie陶瓷作品,曾將藝術家的鈕扣發想成同名品牌2015秋冬男裝配件裝飾。

»»陶藝家Lucie Rie以93歲高齡,於1995年辭世,留給世人偉大的藝文遺產裡,陶藝自是首選,勘稱是後戰時期傑出的藝術家之一。但她留下的不單只有缽碗花器如此簡單之物,還有用陶延伸發展的鈕扣飾品和珠寶配件。因為所處年代,飽受反猶太主義和德軍納粹影響,Lucie Rie曾有段時間過得動盪,逼得她遷往英國,繼續埋首創作。或許她和時尚牽連沒那麼強烈,卻也溫溫徐徐地在設計師心頭冒出翠綠小芽。J.W. Anderson 2015秋冬男裝,設計師開頭宣稱他從Lucie Rie早期創作的陶瓷鈕扣,獲得充沛能量,轉作男裝元素,回過頭來看這位藝術家,除了年紀、戰爭逃亡等因素左右,她的一生並沒有太大起伏,連個愛恨糾葛都鮮少有書寫空間。平淡之中,自有Lucie Rie魅力獨到之處。1902年出生於維也納的Lucie,算生長在富裕環境,爸爸是個醫生,可對教育卻有些偏激主見,未將Lucie送去學校讀書,反而讓她在家自學,一直到了1922年,才踏進維也納的藝術工商學校(Kunstgewerbeschule),甫接觸的便是陶藝。

Lucie Rie自小生長在維也納,家境還算富裕,喜歡陶藝也熱愛戶外活動,划船滑雪樣樣難不倒她。

Lucie Rie自小生長在維也納,家境還算富裕,喜歡陶藝也熱愛戶外活動,划船滑雪樣樣難不倒她。

但在聊Lucie Rie陶藝表現前,應該先來看看維也納那時的藝術思想。從維也納分離派跳脫出來的Josef Hoffmann,和一群同好Koloman Moser與Dagobert Peche,在1903年共同創造維也納工藝坊(Wiener Werkstätte);一群文學、藝術家興起口號,要用藝術視野來打造生活用品,包含室內空間、建築、織布和服裝在內,崇尚簡單、優雅輪廓,同時把工業化過度制式、缺乏美學的商品淘汰,而藝術家們就該從仙界下到凡間,將所學技巧轉作實用領域,維也納工藝坊便是集創作之地。可惜,這等主張理論只持續到1932年,宣告式微,而工藝坊重新轉為藝術工商學校,Lucie Rie便是在那接受教育。

Lucie Rie創造陶器時,所畫的草圖構想。

Lucie Rie創造陶器時,所畫的草圖構想。

Lucie Rie跟著恩師Michael Powolny學習,展現她對陶藝極佳天賦,Michael Powolny順水推舟將她引薦給Josef Hoffmann,深得對方喜愛,有意將Lucie作品送往巴黎展覽。可惜戰爭紛亂,德軍納粹反猶太情節,迫使Lucie Rie暫且遠離故鄉,選擇到英國落腳。縱使Lucie Rie在歐洲陶藝名氣響天下,還拿下數個大獎,可對英國陶瓷圈來說,實屬陌生,而且在風格上,英國偏好東方歷史文物,對Lucie較銳利的線條和現代摩登樣式,尚無法全然接受,說白點,歐陸的名氣對這位女陶藝家沒有太大幫助。後來在同行創作者Bernard Leach與V&A博物館負責瓷器的William Honey建議下,選用石器釉燒,改變原來鑄陶方法,才慢慢打入英國陶瓷圈,活躍於50到80年代。

左圖是Lucie Rie還在維也納時所做的器皿,相較右圖到英國後的實用瓷器,早期線條比較銳利。

左圖是Lucie Rie還在維也納時所做的器皿,相較右圖到英國後的實用瓷器,早期線條比較銳利。

但受到戰爭影響,藝術家也要圖溫飽,Lucie Rie設計瓷器之外,開始投入心血製作陶土鈕扣,好供應當時訂製工坊需要,畢竟有些工業製造的制式商品,無法滿足工坊客製需求,正好Lucie的陶瓷鈕扣切中要懷。另外最令人折服的是Lucie發揮大愛,收留戰爭難民一起加入陶藝行列,或許這可能跟曾經歷過那段流離日子有關,讓她起了側憫之心。

Lucie Rie陶瓷鈕扣專門供給訂製工坊使用。

Lucie Rie陶瓷鈕扣專門供給訂製工坊使用。

也因為來了一批新人,認識未來的得力助手兼好夥伴Hans Coper,兩人同為異鄉流亡者,更能感同身受,即便Coper對做陶經驗生疏,仍大膽試用,這一試,彼此成為對方生活與工作上的親密知己兼戰友。除了陶土鈕扣,Lucie Rie與Hans Coper還一起合作開發陶藝生活用品,像是餐桌上的杯盤花瓶全都生產,悉數帶到outlet百貨販售。外界多認為Lucie Rie與Hans Coper在創造方面有互補作用,前者重極簡現代,後者抽象中保有機能結構,兩人才能創造出精美之作。

Lucie Rie創作陶藝時的剪影。

Lucie Rie創作陶藝時的剪影。

之於陶藝,外人對她的設計解讀,Lucie Rie曾表示有太多人問她究竟是一位現代主義的陶藝家還是愛走傳統路線,她壓根不想關心,直覺認為做陶從來沒分傳統或創新派;自己每回嘗試新物品,都把做陶當成一種冒險旅程,可以讓她全心全力發揮。這種自由意識雖然抒發在陶藝,時尚設計師應該有感受到這股奔放的力量,轉作伸展台上一件件唯美設計。

Lucie Rie的陶瓷鈕扣帶給新銳設計師無限靈感。

Lucie Rie的陶瓷鈕扣帶給新銳設計師無限靈感。

新銳設計J.W. Anderson近來在Loewe和自己同名品牌,接連運用到陶藝家作品,讓大家對這位藝術家印象更加深刻。J.W. Anderson 2015秋冬男裝,遙想自19世紀法國象徵主義作家Alfred Jarry所倡導準科學(quasi-science),不過設計師同步將Lucie Rie陶瓷鈕扣放在新作當中,只是原始版本用的是陶土,設計師重新誇大尺寸比例翻製,材質也全面翻新。J.W. Anderson對Lucie Rie作品相當癡迷,因為2015春夏女裝發表時,就曾將Lucie陶瓷鈕扣派上用場,延伸成當季大衣鈕扣配件靈感,只不過全為義大利百分百手工製作。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