隈研吾新作 東京遍地開花
Kengo Kuma's New Tokyo Landmarks


微熱山丘進軍日本,請來名建築師隈研吾打造宛如精品空間的新分店,全以木作為主結構。(翻攝自隈研吾建築都市設計事務所)

微熱山丘進軍日本,請來名建築師隈研吾打造宛如精品空間的新分店,全以木作為主結構。(翻攝自隈研吾建築都市設計事務所)

»» 微熱山丘,這個以台灣土鳳梨打響知名度的鳳梨酥品牌,除了在台灣闖出知名度,近來也頻頻在海外攻城掠地,從新加坡萊佛士酒店、上海外灘一直展店到東京南青山,再度讓人看到其進攻國的企圖心。尤其是位於東京南青山的微熱山丘,找來日本當紅的建築師隈研吾設計空間。因為微熱山丘關係,隈研吾在台灣泛泛小民印象裡更加分不少,扣除安藤忠雄外,他是第二位喊得出名字的日本建築師。最近隈研吾在東京更推出多棟新設計,內容從整體建築設計到室內裝潢,每一個作品都充滿了令人驚艷的想像力。

日本東京微熱山丘興建的模擬示意。(轉載自SunnyHills微熱山丘)

台灣品牌揚名日本 微熱山丘征服日本人的心
位於東京的表參道,本來就是名牌旗艦店聚集處,包括Chanel、Dior、Tod’s、Louis Vuitton、Emporio Armani、Gucci等都在這豎立旗艦店,熱鬧異常。穿過青山通後,雖然仍有包括Prada等旗艦店林立,但氣氛卻是立刻轉換成優雅低調。微熱山丘位於Prada對面的巷子中,這裡不是人來人往的大馬路,而是進入了一般民宅的居住區,但你卻可在某個路口,發現一棟外面是木頭交錯排列成格子狀的建築,以華麗姿態等著你一探究竟。沒錯,這正是微熱山丘,只要經過這裡的人,都會好奇地停下腳步入內參觀。

微熱山丘南投原址三合院每天滿滿觀光客人潮,就算拿鳳梨酥試吃,也少了慢活品質,比起來日本東京版,你可放鬆腳步好好感受台灣的奉茶文化。

微熱山丘南投原址三合院每天滿滿觀光客人潮,就算拿鳳梨酥試吃,也少了慢活品質,比起來日本東京版,你可放鬆腳步好好感受台灣的奉茶文化。

初次看到的人都會忍不住讚嘆,想研究這麼複雜的建築物究竟是如何建造的,其實這被稱為「地獄組裝」工法,隈研吾曾在受訪時透露,自己雖然不是第一次使用這種工法,但卻是首次嘗試用在整棟建築上,只要一個小地方出錯就必須重來,由此可見其複雜性。進入內部,你更可發現裸露交錯的木頭格子,陽光可以自在穿梭其中,形成華麗的光景。初次看到時我簡直著迷了,因為只要你稍微變換角度,建築物就像切割的鑽石般,會發出閃耀光芒。一來到這,立刻有會說中文的店員親切招待,一問之下才發現他是日本人,但中文卻說得異常流利。聽說令許多台灣來的人都留下深刻印象,不禁佩服微熱山丘的用心。因為,這裡目前的確成為很多台灣旅客前往東京的必打卡景點,安排會說中文的日本店員,立刻增加不少親切感。

木造交錯的菱格狀結構,正好將灑進的陽光映照出錯落景致。

木造交錯的菱格狀結構,正好將灑進的陽光映照出錯落景致。

而一樓入口處也和其他地方的店面一樣,擺放著腳踏車,展現微熱山丘企圖傳達的悠閒生活的情境,同時引入植栽,製造都市森林的樂活氣息。店面主要在二樓,但卻你不會看到一堆的商品琳琅滿目地擺放,而是一張占據半個空間的大桌子,客人悠閒地在那品茗與享受鳳梨酥。沒錯,進來的人都不會感受到店員緊迫盯人的視線,而是請你緩緩坐下,店員用圓形的木頭拖盤,親切地端上一杯熱茶與一塊鳳梨酥,希望讓人感受台灣熱情的奉茶文化。鳳梨酥吃起來的口感比台灣的略甜,這是為了配合日本人對甜點的喜好偏甜所做的調整,也因此奶油也跟著換上了來自法國的頂級AOC奶油,就是希望呈現出更為高級的質感。就連椅子也是深澤直人所設計的「廣島椅」,光滑的質感和整體氣氛非常搭。

在東京微熱山丘品嘗台灣土鳳梨酥,那寬闊的空間少了人潮喧囂,隨呈上的器皿,不油然讓人放慢腳步細細咀嚼。

在東京微熱山丘品嘗台灣土鳳梨酥,那寬闊的空間少了人潮喧囂,隨呈上的器皿,不油然讓人放慢腳步細細咀嚼。

由於店員的服務實在很親切,因此幾乎只要試吃過的人,都會忍不住地帶上一盒,儘管一顆要價日幣300,比台灣明顯貴上許多,但這份到位的整體服務,還是讓人覺得值得,也讓身為台灣人的我深覺得光榮。三樓則有包廂設計,就連廁所都設計得十分別緻,還放上了一顆鳳梨做裝飾,讓人忍不住發出會心微笑。

微熱山丘洗手間的木作設計,一樣給人溫潤氛圍。

微熱山丘洗手間的木作設計,一樣給人溫潤氛圍。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