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變相賣商品 一手報導一手逼買?
New Position for Magazines in New Generation


香港購物平台MyDress,現在有個媒體富爸爸南華早報集團。

香港購物平台MyDress,現在有個媒體富爸爸南華早報集團。

»»媒體老早成為龐然怪獸,四不像的拼湊物,為活下去,想奇招招攬廣告,公正報導早已不公正。隨著網路媒介崛起,紙本搖搖欲墜,轉攻數位市場卡位,已經從事在必須到不得不為,鑽研開發消息也聽了好幾年之久,可每家集團都在撒錢,卻還未見收網。最嘆的是許多時尚雜誌正在縮衣節食,停刊裁員由最hit的男性時尚雜誌<GQ>,到完全消失的<Lucky>,不言而喻地點出雜誌生存窘境,轉行賣東西吧,蓋個商城,至少憑著編輯記者說出的公允話,可以吸到一群甘願掏錢的消費者,貼補「家用」。

雜誌媒體賣東西會可笑嗎?一點也不會,拋諸掉客觀公正的道德包袱,現在人人做得出來。<Dezeen>設計平台,走的便是線上雜誌型態,版型鮮少隨波逐流,制式化的視覺,卻有一大票設計鐵粉支持,他們邊網路交流最新資訊,邊透過實體展覽和以<Dezeen>為題材的跨界設計,賣起商品,邊擴充自己財源收入。但如此作法會有失公允嗎?沒人敢站出來相挺又或相斥責,存在曖昧矛盾。

<Dezeen>線上雜誌也開實體店,賣設計攢名氣和收入。

<Dezeen>線上雜誌也開實體店,賣設計攢名氣和收入。

眼見<Harper’s Bazaar>一手控報導一手賣編輯嚴選推薦,賣得如此嚇嚇叫,還能裙帶關係帶動廣告商加碼,又有Net-a-Porter時尚電子商務成功案例,早讓一些雜誌體系準備改變,更是不得不為的變化!康泰納仕今年大動作多到令人好狐疑,style.com已經轉型,明年春要以嶄新電子商務面貌見客,但就在當口,也恰好是近年集團投入大量資金開發數位市場後,對紙本雜誌做出大刀闊斧改革,數本雜誌全遭清算,與其說調體質,更像是武俠小說裡錯骨斷筋,好求新格局。相繼<GQ>、<Details>等雜誌後,<Allure>雜誌創刊總編Linda Wells於11月離去,頗有逼宮之嫌,改換Michelle Lee上任,但這月又傳<Allure>特約編輯相繼有15位遭到解聘不續約,似乎有意縮編傾向。

<Allure>雜誌縮編裁員,一些特約編輯盡數解約。

<Allure>雜誌縮編裁員,一些特約編輯盡數解約。

種種跡象可見,傳統媒體產業轉型期內,賭注全傾向下在數位,但當糧食有限,原來的人事部門包含紙本編輯業務,都將遭受清算,人事愈來愈單薄。可媒體在數位能發揮多大效益,不單廣告主,媒體集團本身也在審慎跨出每一步。不過從去年flashes & flames一篇介紹ASOS線上購物平台對時尚雜誌的威脅性專題,它說中媒體心坎裡,過去要錢要廣告會要得臉紅害羞,但現在電子商務成了雜誌產業的黃金手,可以有效幫廣告客戶提升產業價值,有效推波助長銷售,可以要錢要得更理直氣壯。

電子商務成了媒體最新黃金武器,操控著廣告客戶價值,可逼讓品牌自動靠攏過來。

電子商務成了媒體最新黃金武器,操控著廣告客戶價值,可逼讓品牌自動靠攏過來。

最關鍵的是網路購物行為成熟,民眾已經非常習慣這等模式,連同時尚消費在內,大家愈來愈愛用網路滿足,如此一來,相對影響時下紙本閱讀習慣,大家盡選擇高便利低成本的線上閱讀,而在邊閱讀可邊購物的虛擬環境,只會令消費者更加樂見其成。所以媒體擁抱電商,已經是無法回頭的趨勢。就在趨勢浪潮之下,一些大型媒體集團已蓄勢待發。

<Elle>早在數年前投入資源開發電子商務,現在選和科技公司聯手合作。

<Elle>早在數年前投入資源開發電子商務,現在選和科技公司聯手合作。

南華早報集團(SCMP Group),旗下擁有香港版<Harper’s Bazaar>、<Cosmopolitan>,早年發行英文版南華早報,算是香港在地媒體龍頭之一,可惜仍不敵數位,今年年中傳出媒體部門要轉售消息,像是阿里巴巴等都釋出購買意願。縱使媒體不景氣,誠如前者數位電商是拉升品牌價值的手段,南華早報集團搶在10月宣布,以近4千萬港幣收購香港一家網購平台MyDress,外界全認定此舉有助南華搶攻電商版圖,也對自身媒體雜誌產業鏈提供互補作用。雜誌與電商好個兩相好。

南華早報集團買下香港網購平台MyDress,被認為集團有意搶占電商市場,博取新生機。

南華早報集團買下香港網購平台MyDress,被認為集團有意搶占電商市場,博取新生機。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