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美好年代 設計師也瘋狂
Unforgettable Belle Époque in Designers’ Minds


呼應20世紀初女性意識逐漸抬頭,女人開始懂得追求自由,決定拋棄緊縛身體的馬甲胸衣,響應這股風尚的Paul Poiret,解開了胸衣,不再侷限19世紀末的S型倫廓。有意思的是Paul Poiret所歷經的年代彷彿是時裝演變時光機,1903年成立時裝訂製工坊,依尋古希臘飄逸袍衫,賦予女人更為便利的行動之外,爾後1910年又逢東方主義時興,緊接著俄羅斯芭蕾舞團於巴黎綻放光彩,芭蕾舞者華麗鮮艷舞服迷倒眾生相,Paul Poiret轉向揉合東方元素,服裝上出現大量東方意象,日本和服剪裁、裝飾花卉圖騰,流蘇、羽毛、珍珠刺繡與錦鑼綢緞,無所不用其極,尤以上寬下緊的袍衫長裙頗為轟動。

Paul Poiret解開了女人的胸衣,也對東方文化感到迷戀,1910年後,出現不少以東方國家為背景的衣著設計。

Paul Poiret解開了女人的胸衣,也對東方文化感到迷戀,1910年後,出現不少以東方國家為背景的衣著設計。

除此,俄羅斯芭蕾舞團的劇碼「一千零一夜」,促使Paul Poiret又發想新創意,援用東方阿拉伯民族傳統服飾元素,哈林褲、穆斯林頭飾等,令上流人士為之瘋狂。Paul Poiret玩更猛,公開辦秀發表時,還笙歌華宴請賓客享用大餐邊欣賞時裝走秀,宴後還大方送賓客高貴禮物,主題定調「一千零二夜」,一連串東方華服促使巴黎相關名流跟風。其中由Diaghilev主導的俄羅斯芭蕾舞團,因為舞服實在太吸睛,促使許多時裝設計從中找尋靈感,以時裝演進來看,當時裝導向芭蕾舞衣,美好年代的影響可算宣告褪燒;以歷史脈動評斷,1914年爆發一次世界大戰,男人上戰場,女人需縮衣節食過日子,過去纖細腰身、裝飾不俗的典雅裝扮,轉變成男人樣。

Diaghilev主導的俄羅斯芭蕾舞團,在巴黎的演出因鮮豔華麗的舞服,備受設計師喜愛,從中發想新裝,也因為受芭蕾舞啟發,美好年代那19世紀末的傳統胸衣服飾日漸式微。

Diaghilev主導的俄羅斯芭蕾舞團,在巴黎的演出因鮮豔華麗的舞服,備受設計師喜愛,從中發想新裝,也因為受芭蕾舞啟發,美好年代那19世紀末的傳統胸衣服飾日漸式微。

其實,影響美好年代,或者可稱渲染擴散美好年代那雍容華貴的衣著,可以歸咎於1900年巴黎舉辦第五屆世界博覽會,期間更適逢奧運會舉辦,開啟1906年後帝政風格的服裝設計師Jeanne Paquin在當時操刀世博時裝區展覽,羅列了Charles Frederick Worth、Jacques Doucet等華服,進而將法國當代工藝與訂製時裝宣揚至全世界,因為媒體嘖嘖稱奇,順勢哄抬19世紀末的經典結構,當中勢力不容小覷。除此,上述Paul Poiret與Charles Frederick Worth在衣著設計的豐功偉業,至今備受學者與時尚粉絲挖寶探究之外,Jacques Doucet(1853-1929)、Jeanne-Marie Lanvin(1867-1946,Lanvin的創始人)等在那階段也是受矚目的設計師人選,其中Jacques Doucet崇尚的也是美好年代19世紀末的女裝格調,Jacques Doucet更著重晚服表現,訴求標準貴婦裝並撇除了小三、拜金女的香豔花枝招展元素,可謂經典設計代表,但惋惜的是一次大戰後,19世紀末的胸衣束腰衰微,Jacques Doucet也無心跟進新時裝潮流,遂於時裝界止步。

Jacques Doucet的服裝仍留有19世紀末的影子,可豪奢用料程度較Charles Frederick Worth保守靦腆許多。

Jacques Doucet的服裝仍留有19世紀末的影子,可豪奢用料程度較Charles Frederick Worth保守靦腆許多。

而這19世紀末以降的女裝輪廓,讓後來的設計師們也有話說。最為明顯且對後輩影響最深的是Christian Dior的New Look,誕生年份雖於二次世界大戰後,隔了數十年光景,但對Christian Dior先生而言,母親所生長那年代也就是19世紀末,充滿著無限美好,對藝術人文也罷,甚至在女裝創作方面,都極力推崇。為了忘卻戰爭迫害懷抱希望,Dior先生更希望透過服裝來展現新生活新氣象,因此19世紀末美好年代的時裝風格成了最佳取經對象,無保留地使用大量布料打造皺褶紋理,將Bar Jacket西裝夾克在現代結構下融入因馬甲束腰的纖細腰型剪裁,離地40公分,露出腳踝以層層皺褶縫製的百褶裙營造豐臀效果,如花苞婉約體態的New Look帶動戰後女裝新巔峰,而以New Look為發展的眾家設計如雨後春筍,不斷湧現。

Christian Dior對美好年代相當懷念,New Look亦是從中發酵得來。

Christian Dior對美好年代相當懷念,New Look亦是從中發酵得來。

John Galliano於Dior接任期間,本愛華麗的他自是無法放過美好年代的衣裝,除了Bar Jacket新詮釋,亦試圖帶入宮廷繁複皺褶,穠纖合度的體態,不時充斥在高訂系列,2003秋冬高訂瀰漫浮華精神,融合英愛德華時期的衣著特性,擺弄著大量裙皺處理,John Galliano厲害的地方在於很會混搭各種時代、異國氛圍,華麗的hobo也好,甚至中性輪廓,他都有辦法全數整合吐露最終精華。隨後的2005秋冬高訂或2009春夏,三不五時都會拿出來溫習一番。

Dior的高訂系列無論2005秋冬高訂(左)或2003秋冬高訂(中與右)在John Galliano手中仍保有對過去的緬懷。

Dior的高訂系列無論2005秋冬高訂(左)或2003秋冬高訂(中與右)在John Galliano手中仍保有對過去的緬懷。

另一個迷戀馬甲翹臀的Jean Paul Gaultier,自是不會錯過Charles Frederick Worth留下的美好作品,在眾多高訂與成衣系列,從80年代出道至今,衍生多種版本;S型婀娜多姿的線條融合波希米亞的流浪姿態,Jean Paul Gaultier小心拿捏輪廓,同時不忘他不羈前衛的創作概念,過去美好年代的女裝是保守且傳統,但Jean Paul Gaultier卻愛馬甲外露。另外,該時期最時興的層疊皺褶,設計師亦充分使用在為芭蕾舞台劇的劇服創作上,只是那服裝並不全給女性,男演員也一併穿上用雪紡、紗綢層層堆疊出波浪縐褶、卻刻意凸顯性徵的誇張服飾,美好年代的婉約優雅形象在此變形展演。

Jean Paul Gaultier 2011春夏高訂(左與中)與早期的舞台戲服(右)運用大量雪紡抓皺處理,製造裙撐遐想。

Jean Paul Gaultier 2011春夏高訂(左與中)與早期的舞台戲服(右)運用大量雪紡抓皺處理,製造裙撐遐想。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