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以下風格以上 Bob Dylan的時尚對話
Designer’s Fever on Bob Dylan


曾受多項大獎肯定,Bob Dylan的歌曲即使沒了旋律,文字依舊震撼人心。(圖為Bob Dylan獲歐巴馬頒予美國自由獎章)

曾受多項大獎肯定,Bob Dylan的歌曲即使沒了旋律,文字依舊震撼人心。(圖為Bob Dylan獲歐巴馬頒予美國自由獎章)

»»2016諾貝爾文學獎,稍早公布由美國傳奇民謠歌手Bob Dylan獲獎,「以美國歌曲的傳統表達,型塑全新的詩意型態」(created new poetic expressions within the great American song tradition),主辦單位認為Bob Dylan的歌詞,即使剝去了音樂旋律單純以文字討論,也具備了強烈的詩歌精神。儘管作為當代流行音樂的代表人物之一,Bob Dylan在音樂才華上的表現無庸置疑;然而該結果也受到批評,紐約時報編輯Anna North直指該結果,辜負了文學獎的本意。「諾貝爾委員會卻將文學獎授予一位在另一個領域享譽全球的人,那個領域本身有很多獎項。Bob Dylan不需要諾貝爾文學獎,但是文學需要一個諾貝爾獎。」在這位曾得過葛萊美獎、普立茲獎、金球獎和金像獎的音樂家面前,任何一座獎項的光芒本身,都不足以影響他個人的璀璨。

另一方面,正面評價當然也以同樣的聲量,認為該結果讓外界更為重視作詞人在音樂領域中的份量與角色;甚至為文學打破菁英的範疇,以更為親民的方式貼近大眾。在文學與音樂界紛紛為此爭執不下,事實上時尚界早已開始回味Bob Dylan為流行文化帶來的活力。每一位傳奇歌手,從Beetles、Cher、David Bowie到Michael Jackson、Prince和Madonna,他們為世界帶來的不僅僅是音樂,更是一次次以服裝改變了世代面貌,以及供給了後世設計師,所謂才華的養分。就像是美國設計師John Varvatos,在2015秋冬男裝系列上,推出一系列發想自Bob Dylan個人肖像的作品。大量緊身線條的麂皮外套、皮革和西裝夾克等等,搭配窄管西褲和禮帽等等。綁帶細節更是突顯腰身效果,綜合了Bob Dylan的流浪意象,以及當代的流行趨勢。

John Varvatos 2015秋冬,以Bob Dylan形象為發想。

John Varvatos 2015秋冬,以Bob Dylan形象為發想。

1941年出生,原名Robert Allen Zimmerman在詩人Dylan Thomas的啟發下,為自己取了藝名Bob Dylan,並在受到民謠歌手Little Richard和Woody Guthrie等人的影響下,逐漸發展出屬於他個人的創作風格。1962年首次推出個人同名專輯,1963則推出全創作專輯「The Freewheelin’ Bob Dylan」,主軸圍繞在抗議歌曲。那些被寫到俗氣的搖擺六零,似乎將歡樂與不安黏在一起,各種情緒都來得太過輕盈。Bob Dylan唱著「Blowing in The Wind」,1960年輕世代立在風中搖擺不定。Bob Dylan則目光炯炯,將反對戰爭,企圖轉變的困惑寫進他的歌曲裡。儘管當時因為觸動時代氣氛而被傳唱,Bob Dylan就像是藏鏡人,歌紅人不紅;而他的經典歌曲「Blowing in The Wind」,更是因為知名民謠歌手Joan Baez的翻唱而流行。

「Blowing in The Wind」因Joan Baez翻唱翻紅。(轉載自Naucruz)

1963年馬丁路德金恩,在遊行中發表演說「I have a Dream」,當時Bob Dylan也跟著Joan Baez在其中,演唱多首抗議歌曲,從此Bob Dylan逐漸成為民權運動的代言人。就在他逐漸打開知名度之際,Bob Dylan卻在1965年放棄民謠傳統的木吉他演奏方式,改以電吉他表演。對於許多民謠歌曲的樂迷而言,此舉無疑是叛逃者。然而就他個人藝術生涯的角度,或是民謠史來看,Bob Dylan成功從民謠轉向搖滾樂,宣告民謠搖滾的誕生。後世評論認為搖滾樂在音樂本質上,搖滾樂原是一種青少年的慾望躁動;然而Bob Dylan卻藉由民謠,為搖滾樂注入思想與Bob Dylan強烈的文化體察,像是對「垮掉世代」(Beat Generation)的文學想像,以及韓波(Rimbaud)、惠特曼(Walt Whitman)等詩人的詩歌,甚至是大量無名的民謠歌手。藉由他們來自底層勞動者身分的吟思,在「搖擺」精神中兼顧流行與晦澀。

Bob Dylan放棄木吉他,轉向以電吉他創作音樂,創造民謠搖滾派音樂。

Bob Dylan放棄木吉他,轉向以電吉他創作音樂,創造民謠搖滾派音樂。

Bob Dylan的事蹟,豈是三言兩語能道完。首位普立茲獎的搖滾歌手、美國民權運動先驅、時代雜誌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百大人物之一,Bob Dylan的一生是如此瘋狂,卻又忠於自我,2007年的「I’m Not There」(搖滾啟示錄)電影,更將他傳奇的一生以獨特的手法呈現於觀眾面前。導演以6位不同膚色及性別的演員,透過6段不同的故事,加上交錯隱喻的手法,詮釋Bob Dylan人生不同時期所遭遇的困境。其中最令人津津樂道的,Cate Blanchett反串男歌手Jude Quinn這段。以Bob Dylan 60年代中期人生為參考,Bob Dylan厭倦民謠轉向搖滾的曲風,在當時受到歌迷及當代媒體的厭惡及不屑,自由的人生瞬間被放在顯微鏡下檢視,承受極大壓力的他、藥物濫用、憂鬱等問題浮現,而Cate Blanchett在戲中維妙維肖的小動作、神情、舉手投足,獲得影評極大的讚賞,躍升名人之列。

「I’m Not There」(搖滾啟示錄)以Bob Dylan不同人生階段為腳本,呈現他不同時期的掙扎與叛逆。

「I’m Not There」(搖滾啟示錄)以Bob Dylan不同人生階段為腳本,呈現他不同時期的掙扎與叛逆。

如同David Bowie和Prince等傳奇歌手,Bob Dylan的穿衣法則,也隨著他的音樂影響力,成為後世穿搭靈感。被形容成在荒野中流浪,Bob Dylan有一頭厚重而不經打理的捲髮。穿上緊身西褲,搭上短靴、格紋或牛仔襯衫,配件是牛仔帽跟方框雷朋眼鏡(Wayfarer)。Bob Dylan對於緊身線條的偏好,在現今社會則被設計師Hedi Slimane一再翻玩。歷經Dior Homme和Saint Laurent兩大品牌的推波助瀾,Hedi Slimane塑造了經典的Skinny風潮。而這一切的源頭,便來自設計師對於搖滾樂的愛好。

無論是Hedi Slimane(左)或其設計的服裝(中及右),都深受搖滾音樂影響。

無論是Hedi Slimane(左)或其設計的服裝(中及右),都深受搖滾音樂影響。

Hedi Slimane出生於1968年,剛好也是Bob Dylan成名之際,他在日後受訪時,坦言自己和旗下男模同樣的纖弱體型,讓他在年少時期屢遭霸凌。然而他卻在搖滾樂當中找到一種離經叛道的力量,這樣的力量使得他與同儕間的格格不入,變成一種對抗。就如同Bob Dylan的歌曲中,從來不向社會討好。當然Bob Dylan絕對不是Hedi創作生涯中的唯一靈思,然而包含他在內的1960年代精神與時代輪廓,卻造就了Hedi獨樹一格的設計特質。

在Hedi Slimane執掌的Saint Laurent Paris服裝中,充分展現Skinny風格。(左至右為2013秋冬、2014春夏、2015春夏男裝)

在Hedi Slimane執掌的Saint Laurent Paris服裝中,充分展現Skinny風格。(左至右為2013秋冬、2014春夏、2015春夏男裝)

同樣以愛好音樂聞名的設計師,還有英國的Paul Smith,一直以來Paul Smith總是在紳士風格的裝束中,融入屬於他的英式叛逆。像是以花俏的呢料與鮮艷的色彩,打破正裝在視覺上的沉悶跟約束。綜觀品牌每一季發表,不難發現其實輪廓並沒有多大的變動,因為設計師始終耽溺在David Bowie和Bob Dylan等人,橫掃樂壇的時代中追尋靈感。設計師對於色彩的玩趣,就像是Bob Dylan對圓點襯衫的偏愛一樣。在這位搖滾詩人的背後,赤子之心從來不能少。兩位不同世代的設計師,一老一少各自精彩,用他們的方法譜出他們的反動之歌,也在無形之中,為Bob Dylan譜寫一段他在意識上從未踏足的時尚旅程。 ««

同樣深受音樂影響,Paul Smith在2016秋冬男裝上,以拿手的色彩,致敬傳奇音樂人David Bowie。

同樣深受音樂影響,Paul Smith在2016秋冬男裝上,以拿手的色彩,致敬傳奇音樂人David Bowie。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