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更後印象派畫作 大溪地風情化身流行元素
Gauguin’s Tahiti Aesthetic in Fashion


高更的藝術成就,不僅影響後輩藝術家,也成為時尚圈取材的對象。(圖為高更的畫作「精靈在注視」)

高更的藝術成就,不僅影響後輩藝術家,也成為時尚圈取材的對象。(圖為高更的畫作「精靈在注視」)

»»與塞尚(Paul Cézanne)、梵谷(Van Gogh)一同被視為法國後印象派(Post-Impressionism)主義三大畫家的高更(Paul Gauguin,1848-1903),以大膽的用色、質樸的輪廓線條、以及充滿原始風格的繪畫內容,為自己在藝術史中留下了姓名。儘管他與許多藝術家一樣,落入了死後才大鳴大放的魔咒。但他的藝術影響力卻永生不死,影響了接續的藝術流派、鼓舞了後輩藝術創作者,同時,也提供服裝設計師源源不絕的靈感,大大豐富創作的可能,與時尚的內涵。

高更在成為職業畫家之前,曾是非常成功的股票交易員。

高更在成為職業畫家之前,曾是非常成功的股票交易員。

高更於1848年出生於巴黎,父親是位提倡共和制的政治新聞記者。由於不認同當時巴黎的政治氣氛,因此決定在1850年,舉家投靠妻子位於秘魯的家族。不幸的是,在旅途過程中,父親卻意外病逝,留下了年僅1歲多的高更。一直在祕魯生活到7歲的高更,由於充滿熱帶、原始風情的童年記憶,大大影響他的藝術創作,甚至間接促成往後定居大溪地的決定。同時,在身兼社會主義、女權主義者的祖母撫養下,也養成高更對於女性的崇尚,他以原民女子為繪畫主角的一系列繪畫作品,便是最直接的佐證。

藝術家高更於1889年完成地的自畫像,畫作名為「Portrait of the Artist with the Yellow Christ」。

藝術家高更於1889年完成地的自畫像,畫作名為「Portrait of the Artist with the Yellow Christ」。

1855年,高更一家人返回了法國Orléans與他的祖父同住。他開始學習法語,在學校也獲得優越的成績。結束了當地天主教寄宿學校La Chapelle-Saint-Mesmin的學習生涯後,17歲的高更當上船員,之後又加入海軍,開始了他航行巴西、大洋洲、甚至北極圈的海上之旅。但這段期間,高更的母親卻不幸身亡,因而在1871年離開海軍生涯後,高更透過他母親有錢男友Gustave Arosa的幫助下,進入了巴黎證劵交易所(Paris Bourse),擔任股票交易員。兩年之後還順利成家,開始步入穩定的中產階級生活。

在畫作「後院」(A Corner of Garden,Carcel Street,1881-1882)中,可以清楚看出印象派繪畫對高更的影響。

在畫作「後院」(A Corner of Garden,Carcel Street,1881-1882)中,可以清楚看出印象派繪畫對高更的影響。

這段期間,在Gustave Arosa、以及同為業餘畫家的股票交易員同事影響下,讓高更開始作畫生涯。他幸運地結識了印象派畫家畢沙羅(Camille Pissarro),受到畢沙羅的指導,開始收藏印象派畫家的作品,也結識許多才華洋溢的畫家,並從中學習他們的繪畫技法與理念。畫作「後院」即是這一時期的代表作,明顯看出高更以斷續、狀似毛邊的筆觸,捕捉下光影的自然流動,巧妙詮釋和風吹拂下的庭園風光。

左:「佈道後的視覺」(Vision after the Sermon,1888)、右:「黃色的基督」(The Yellow Christ,1889)

左:「佈道後的視覺」(Vision after the Sermon,1888)、右:「黃色的基督」(The Yellow Christ,1889)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