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時尚快訊>Gorpcore風潮興起 6月彩虹力挺平權
Weekly Wrap Up:May 27 to June 2


Gucci雖未特別推出「同志驕傲」系列,但鞋款上的6色彩虹,已表明立場。

Gucci雖未特別推出「同志驕傲」系列,但鞋款上的6色彩虹,已表明立場。

»»還在「Normcore Style」嗎?可別落伍了,現在可有新字浮出了水面,以運動機能打扮為主,「Gorpcore」風格近日在紐約街頭開始延燒,但能否成氣候,變成一股風潮,有待觀察。6月是美國「同志驕傲月」,恰巧台灣同婚於近日跨出一大步,東西兩岸,彩虹旗飄揚,而品牌也順勢推出不少「彩虹商品」,持續為同志平權發聲。當然,本周新品、新展、新書的消息也不少,可別因彩虹花了雙眼,忽略這些新聞了。

♦Normcore風潮還未退燒,現在又出現新單字「Gorpcore」。Normcore風格爆紅於2014年,以舒適、簡單和中性的穿著為主,平淡中保有個性,更蔓延到亞洲,像是在韓國,從韓星到街頭潮人,都愛Normcore風。3年過去,戶外運動風行全球,進而衍生出新字「Gorpcore」。Gorpcore是由「Gorp」,一種登山用的能量食物,以及「Hardcore」核心人物,兩字合成而來。

不少韓星穿著,皆以Normcore為主。(由左至右為韓孝周、鄭麗媛、孔劉、潤娥)

不少韓星穿著,皆以Normcore為主。(由左至右為韓孝周、鄭麗媛、孔劉、潤娥)

根據<New York Magazine>解釋,許多人會把Gorpcore與街頭運動風搞混,不過Gorpcore的代表,主要是戶外休閒品牌,如Patagonia、The North Face、Birkenstock等,而非像Vans、Converse等街頭潮牌。而Gorpcore風格究竟怎麼穿?看A$AP Rocky就知道,一件羽絨外套不夠看,還要混搭刷毛上衣,或是尼龍運動褲、腰包等單品,一次混搭多件戶外運動單品,才夠到位。簡而言之,就是將原本登山、釣魚用的服裝,變身成為街頭時尚單品,不過能不能真正帶動流行,還有得瞧。(整理/Petti Hsu)

Gorpcore穿著指標,A$AP Rocky當仁不讓。

Gorpcore穿著指標,A$AP Rocky當仁不讓。

♦台灣慶祝同婚向前跨了一大步,恰巧碰上6月美國同志驕傲月,東西兩地,彩虹旗飄揚,而每年這個時候,不少品牌也搭上「粉紅經濟」順風車,推出Pride Collection,支持同志平權。Gucci雖未明講挺同志,但鞋款上的6色彩虹,可是道盡了一切;Levi’s 長期支持同志平權,不只旗下有Levi Strauss Foundation持續支持防治愛滋捐款的活動外,更連續4年推出「同志驕傲服飾」,繼4月於亞洲地區上市後,美洲也選在此時正式亮相,其他像Adidas、Converse、Nike和Urban Outfitters,同樣在近日,曝光最新的「同志驕傲系列」,從鞋款到服飾,無一不包。

不少鞋類品牌為同志驕傲月,推出專屬商品。(圖為Converse彩虹系列)

不少鞋類品牌為同志驕傲月,推出專屬商品。(圖為Converse彩虹系列)

美國大型連鎖賣場Target,延續維持5年的傳統,今年同樣推出「#TakePride」服裝系列,甚至在全美150間賣場中,設置彩虹專區,儘管在網路上,引起反同人士撻伐,但仍有不少民眾在Twitter上發言支持;除了身上穿的,Paul Smith也將LA店面外牆漆成彩虹慶祝,而連鎖飯店業者The Independent Collection,也在6月時推出「Glisten Pride Packages」,聯合旗下12間飯店,只要入住,便會捐贈10%的金額,至非營利組織GLSEN(Gay, Lesbian, Straight Education Network),訴求同志平權。(整理/Nic Teng)

Paul Smith為慶祝同志驕傲月,將店面外牆漆成彩虹。

Paul Smith為慶祝同志驕傲月,將店面外牆漆成彩虹。

♦俗話說世界上的人百百種,那設計師呢,只有忙和不忙兩種區分,不忙的,應該如Alber Elbaz,離開Lanvin後,完全無需擔心系列是否賣不好,下季又要做什麼。很忙的,忙得分身乏術,忙得樂此不疲,像是Karl Lagerfeld,可以身兼好多職,Chanel、Fendi與自家同名品牌一手包辦,甚至跨足彩妝與無數聯名。但也有忙到自己心累身也累,索性減量生產,前有Marc Jacobs拋棄LV,努力救自己品牌;Jean Paul Gaultier快刀砍成衣,只留高訂線,但這幾年下來,有做出個樣來?還是光環早失去?明眼人「哉哉」。

Jean Paul Gaultier(中)砍成衣專做高訂,但效果如何,大家心中明白。

Jean Paul Gaultier(中)砍成衣專做高訂,但效果如何,大家心中明白。

一群剛竄紅的新銳設計師,聰明地愛惜羽毛,但不是把外面主動靠過來的機會往外推,而是毅然宣布自己事業先暫緩,專心服務大品牌。想想Anthony Vaccarello一接Saint Laurent時,火速停掉同名品牌,Hood by Air設計師Shayne Oliver太忙碌,乾脆先喊卡,2017秋冬發表早早宣布缺席,連帶2018春夏,要專心為Helmut Lang男女裝特別系列求個大發,自家招牌呈現停擺狀態。很多人都想問他們是否要把牌子收了,其實他們也只是暫停營運,哪天總會回鍋。(整理/Vivianne)

Anthony Vaccarello(左)和Shayne Oliver(右)皆為大牌,停止自己品牌運作。

Anthony Vaccarello(左)和Shayne Oliver(右)皆為大牌,停止自己品牌運作。

印度教中,牛是神聖的動物,所以印度近日頒布「禁止以屠宰為目的的牛類販賣」法令合情合理,但偏偏這項禁令,卻衝擊到不少精品業者,舉凡Gucci、Armani、Prada等都是受害者。原因為何?因為這項禁令,讓印度國內牛皮加工及出口商,將面臨低成本的原料供應銳減,而造成國際買家原料供應鏈的斷貨危機。事實上,印度在2016年時,皮革加工產業的規模,已經高達130億美元,其中出口額更佔60億美元,而皮革上特殊的紋路,與極低廉的勞工成本,更成了他們的利器,但卻將隨著「禁宰令」頒布後而消失。當然,該法令頒布後,當地皮革家工商仍未妥協,持續與政府溝通當中,但不少仰賴印度牛皮的精品業者,已紛紛開始尋找其他加工產地。(整理/Nic Teng)

印度牛皮加工產業受不少精品品牌仰賴,但近日卻因當地政府的禁令而受到威脅。

印度牛皮加工產業受不少精品品牌仰賴,但近日卻因當地政府的禁令而受到威脅。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