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傳統刺繡 滲入西方時尚血脈
Chinese Tradition Embroideries Fused with the West


Yves Saint Laurent 1977年高級訂製服系列。

Yves Saint Laurent 1977年高級訂製服系列。

»»中國刺繡是世界著名的手工技藝,據史書<事物原始>紀載,自虞舜之時已有刺繡,東周時期則設立官位專職刺繡。而經過了2千多年的精進與演變,無論在江南水鄉、西北邊疆、黃河流域,還是少數民族地區,都生成了不同風格與特色的刺繡工藝。而中國刺繡靈動的圖樣、變化多端的針法,以及精巧、複雜的手工技藝,不僅具備藝術價值,進而聞名全世界,同時還大大影響了西方時尚,成為設計師引用東方文化時,最直覺的元素聯想。

刺繡的起源說法不一,有一論點認為在遠古時代,因萬物是人們賴以生長的基礎,是故對自然萬物極為尊崇。因此,我們的祖先就將日、月、星辰、山巒草木與兇猛動物作為世族圖騰,刺青於身體上。而當人們開始有了織品和皮毛製成的衣服後,刺青便轉化為服裝上的刺繡圖樣以延續傳統。另一論點認為,刺繡工藝源於實用功能,為使服裝更加牢固、耐穿,同時又具備美化及裝飾效果。而<周禮>記載:「凡繡,亦須畫乃刺之,故畫、繡二公共其職也。」由此可見,古代服裝上的印花與刺繡是如何緊密不可分割。

故宮博物館收藏的漢繡殘片。

故宮博物館收藏的漢繡殘片。

秦漢時期,中國的刺繡在應用上更加廣泛,如遮蔽作用的帳帷、棉被、枕套等,也飾以刺繡圖樣。而漢代的絲織手工業達高水準,連帶促進了刺繡藝術的發展,統治階層皆衣著華麗,以印染、彩繪、刺繡等方式裝飾服裝。並且影響了當時居住在西北地區的部族,<史記‧匈奴傳>紀載了漢代諸部族族長「喜衣錦繡」的風氣,同時顯示出中國刺繡影響範圍的擴大。南北朝時期由於佛教興盛,刺繡往往作為宗教裝飾,如刺繡佛像或是佛經包裝等。而受繪畫影響,服裝上的刺繡圖案開始以寫實花鳥為主,並出現將不同色彩合為一股色彩複雜絲線,以便更完美詮釋主題的「擘絨」技法,讓刺繡的表現能力有了跳躍式的進步。唐代刺繡則延續了花鳥主題,並盛行將珍珠混入的「明珠繡」手法。加之彩繪、金銀繡線、印染等裝飾技法的交相運用,展現華美異常姿態。

佛教信仰影響,刺繡經常用作宗教裝飾。(繡線金剛經冊子,明代)

佛教信仰影響,刺繡經常用作宗教裝飾。(繡線金剛經冊子,明代)

到了宋代,特別流行運用金銀線刺繡,以及同樣圖樣反覆繡滿布料的「滿地繡花」,非常費工耗時。此外,在汴京(今河南開封)除了有專業的民間刺繡匠師,連寺院比丘尼也從事繡製服飾出售的工作,儘管帝王階級不斷頒布刺繡相關禁令,宋仁宗甚至直接禁止民間以刺繡為服,但群眾依舊穿著飾以刺繡的服裝,可見其不可或缺的重要性。同時,繪畫藝術的繁榮促進刺繡的發展,工筆花鳥畫的影響尤為深遠,從山水遠近、花卉色澤到人物神韻的捕捉,都較畫作有過之而無不及。相較之下,元代的宮廷服裝華麗,金線繡與珍珠裝飾也同樣盛行,但民間刺繡風格則較粗獷,用針不密,雖不如宋代精細,卻省工省料,各有利弊。

宋代刺繡受工筆花鳥畫影響頗深。(左:繡線梅竹鸚鵡圖、右:繡線海棠雙鳥圖)

宋代刺繡受工筆花鳥畫影響頗深。(左:繡線梅竹鸚鵡圖、右:繡線海棠雙鳥圖)

時值明代,朝廷明令規定了帝王、后妃與各級文武官員的服裝圖案,如帝王屬龍、貴妃配鳳,公侯與駙馬則繡以麒麟。收藏和鑑賞精妙的刺繡作品,成為上層社會盛行的時髦活動。而在官吏、士大夫家庭裡,不少貴婦擅長女紅,能夠繡製自己家庭所需的繡品。半繡半繪,繡畫結合的「顧繡」,便是源於明代上海顧氏一家媳婦的巧手,成為典範。中國刺繡於清代達到鼎盛,技藝、品種更加繁多,分布區域也益加廣泛。據清代小說<紅樓夢>字裡行間吐露,蔥綠盤金彩繡錦裙、大紅繡鞋、刺繡肚兜,到帳帷、香袋、門簾、繡墊等,可以想見當時刺繡品種類之繁複。而時至今日,不同地區皆有各自獨立的刺繡發展,呈現百家爭鳴世態。如發展於江蘇地區的蘇繡、湖南長沙一代的湘繡、廣東地區的粵繡、四川成都出產的蜀繡等,皆本著悠久的歷史與傳統,運用獨到的技法,製作出風格各異的精良刺繡作品。

左:明代顧繡「洗馬」;右:清代金線繡緙絲八盤四爪蟒袍

左:明代顧繡「洗馬」;右:清代金線繡緙絲八盤四爪蟒袍

而源遠流長的中國刺繡,自16世紀藉著荷蘭、葡萄牙商船傳到了法國宮廷,迅速攫住貴族們的眼光。17世紀末期,宮廷舞會中便經常可見貴族們身穿飾以中國刺繡的華服,成為當時風尚。由於中國刺繡的西傳,不僅影響了洛可可藝術風格的生成,還促進了巴黎刺繡的發展。而中國刺繡也就這樣流淌於西方時尚的血液中,已故設計大師Paul Poiret(1879-1944)便極度癡迷東方文化,1923年設計的一件黑色羊毛大衣,以金色繡線繡上山巒、岩石、雛菊、雉雞等圖樣輪廓,再運用紅線點綴花瓣、羽翼,設計師還以「Mandarin」為大衣命名,呈現濃濃中國風情。Yves Saint Laurent(1936-2008)1977秋冬高訂則以清朝服飾為靈感,除創作出寶塔狀肩線洋裝、錐形官帽,還在服裝上繡滿華麗圖樣,呈現設計大師的東方綺想。而John Galliano為Dior設計的高級訂製服,以及為設計師同名品牌設計的女裝系列,皆清晰可見中國刺繡對設計師的影響,奠定了中國刺繡元素於西方伸展台的重要地位。

中國刺繡成為西方伸展台常見的設計元素。(由左至右:John Galliano 2005秋冬女裝、John Galliano 2006春夏女裝、Dior 2007春夏高訂)

中國刺繡成為西方伸展台常見的設計元素。(由左至右:John Galliano 2005秋冬女裝、John Galliano 2006春夏女裝、Dior 2007春夏高訂)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