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品牌轉型 瞄準在地奢華工藝
Made, Designed and Branded in China


「社稷 Sorgere」2012秋冬系列。

「社稷 Sorgere」2012秋冬系列。

»»2012年的第一季度,中國的經濟成長從去年第四季的8.9降到了8.1,揭開了難以預料的一年。在出口持續低迷之下,服裝製造廠商的數目更是在萎縮了2/3,但隨著工資、原料價格的上漲,製造成本仍持續飆升,不只外資,連原本仰賴廉價勞動力的本地廠商也開始退潮至東南亞尋找生路,中國製衣業正面臨危機。但危機時常就是轉機,正如雨後春筍般興起的中國本地品牌,面對日益挑剔的消費者,也開始要求頂級原料與作工,從薄利多銷的刻板印象中轉型,甚至不惜遠赴歐洲製造。

社稷Sorgere設計總監Francesco Fiordelli。

社稷Sorgere設計總監Francesco Fiordelli。

今年3月在北京舉行的中國時裝周(Mercedes Benz China Fashion Week)中,一個由國企「中國服裝股份有限公司」推出的品牌,吸引了中外媒體的注目。這倒不是因為名為「社稷 Sorgere」的男裝品牌在設計方面有什麼驚人之舉,而是因為它是第一個在歐洲製造的中國服裝品牌。看中消費者對歐洲製造的追捧,「社稷 Sorgere」和義大利男裝品牌Raffaele Caruso合作,並請來曾任Emanuel Ungaro設計總監、並在中國生活了6年的Francesco Fiordelli任設計師。在商務男裝的基礎上融合部分中國元素,再加上改良版中山裝等傳統服裝,企圖走出以往「假歐洲品牌」的經營模式,調配出奢華男裝新公式。

Raffaele Caruso總裁Umberto Angeloni與品牌西裝。

Raffaele Caruso總裁Umberto Angeloni與品牌西裝。

作為Dior及Ralph Lauren Black Label(以及部分Purple Label)的代工廠,Raffaele Caruso的精細手工自是「社稷 Sorgere」的最大賣點,而品牌價格也與Brioni、Kiton等頂級男裝品牌看齊,一套訂製西裝要價從3萬人民幣(約14萬台幣)起,直到8萬人民幣(約37萬台幣)之譜。設計師Francesco Fiordelli也表示,在今年6月將會前往巴黎高級訂製周參展。然而義大利設計師加上義大利廠商的組合,能否作出地道中國味,仍有待時間檢視。

Raffaele Caruso的作工用料皆屬上乘。

Raffaele Caruso的作工用料皆屬上乘。

大多數本地品牌仍選擇在自己熟悉、供應鏈又成熟的中國製造,並力圖復興即將失傳的中國傳統手工藝。其中羊絨(Cashmere)是最早被重視,也是在國際上最知名的產品之一,如內蒙古的阿拉善等產區,自古以來就是重要的羊絨發源地,在西元前三世紀就已有相關的歷史記載。當地冬天動輒零下3、40度的氣候,使原生的山羊絨不論是細膩與保暖程度都是世界頂級,光澤與潔白度也非其他產區所能比擬,廣受Zegna、Loro Piana等織品大廠,和歷史老廠Fratelli Piacenza等的青睞。

「上下」羊絨毛氈(左),與手織羊絨布料(右)。

「上下」羊絨毛氈(左),與手織羊絨布料(右)。

2008年由Hermès注資,中國設計師蔣瓊耳創立的「上下」,以根植東方美學、結合中國工藝為概念,品牌的服裝系列也以這種古老的纖維為主軸。只選用前30%的優質羊絨,其中「雲起」系列以舊式木造紡織機,由工匠手工操作一寸一寸織出的布料,不但輕薄柔軟如蟬翼,手織產生的不規則質感也透出溫暖人味,搭配寬袍大袖的剪裁,飄逸流動帶回古代漢服的閒適優雅。「雕塑」系列則請來蒙古的傳統匠人,將製作蒙古包的毛氈技巧運用在服裝上。不同於一般織品紡紗、織布、剪裁、縫製的過程,毛氈全由羊毛纖維遇水牽合的特性成型,再根據「上下」符合身形的版型做出調整,成品全無任何接縫,卻又帶有建築式的明快線條,可說是集針織與裁縫的妙處於一身。在2012年秋冬季登上米蘭時裝周舞台的設計師王汁(Uma Wang)同樣也以羊絨為主打,但並不把羊絨當成奢華纖維處理,而是憑藉自己早年在針織廠的經驗,將羊絨與蠶絲、尼龍等多種纖維混紡,產生多樣的表面質感與豐富垂墜感。憑藉優異的品質、本地生產相對較低的成本與設計師的詮釋,中國羊絨已然發展出自己的特色。

「上下」羊絨從柔軟垂墜到建築線條,呈現多樣面貌。

「上下」羊絨從柔軟垂墜到建築線條,呈現多樣面貌。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