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細節堆砌完美 訂製服背後的手工大師
Master Craftsmanship behind Haute Couture


手工大師加持下,讓高級訂製服有如藝術品一般。(由左至右:Nelly Saunier、Gérard Lognon、Aurélie Lanoiselée)

手工大師加持下,讓高級訂製服有如藝術品一般。(由左至右:Nelly Saunier、Gérard Lognon、Aurélie Lanoiselée)

»»在高級訂製服的世界,設計師扮演的是統籌,將服裝輪廓與風格定調的角色。高級訂製服之所以珍貴稀奇,是因為在細節處添加了如刺繡師Aurélie Lanoiselée、打褶師Gérard Lognon與織羽師Nelly Saunier等手工大師耗費多時的心血,進而打造出如藝術品一般的服裝設計。

Aurélie Lanoiselée 將刺繡營造成雕塑品
Aurélie Lanoiselée是服裝刺繡工藝的代表性人物。1981年出生,她的時尚之路可以說是從完成了一幅靛藍色刺繡作品開始。此作品是Aurélie Lanoiselée在取得藝術紡織行業與裝飾技術的相關證書後,才開始規劃、執行,這幅靛藍色刺繡大量運用了青銅、亮片、水晶與珍珠等裝飾元素,讓原本平凡的一塊藍色布料,頓時高貴起來,有了獨一無二的個性。這件作品的出現可謂一鳴驚人,讓Carven和Givenchy先後將其招募,為品牌高級訂製服設計點綴上她獨一無二的刺繡藝術。

讓Aurélie Lanoiselée受品牌注目的靛藍色刺繡作品。

讓Aurélie Lanoiselée受品牌注目的靛藍色刺繡作品。

近31歲的Aurélie Lanoiselée經常穿著簡單的T恤、黑色牛仔褲出入於巴黎18區的工作室。而她的刺繡工藝有別於傳統,並不光以針線交織出圖紋而已,她還會摻入許多金屬、蕾絲、寶石、亮片等材質,形成立體且近似雕塑的作品。Aurélie Lanoiselée長年以來始終追求創造一種形似刺繡,卻蘊含許多創意與獨特手法的作品,讓布料與服裝能展現獨一無二的面貌,從平凡改頭換面成高端時尚。此外,Aurélie Lanoiselée也會將自其他藝術家作品獲取的靈感,轉化為刺繡的一部份。如擅長運用黑色聞名於世的法國畫家Pierre Soulages,其作品的陰暗風格與抽象姿態,便經常成為Aurélie Lanoiselée創作的養分。

Aurélie Lanoiselée將水晶、蕾絲、羽毛作為刺繡作品的元素。

Aurélie Lanoiselée將水晶、蕾絲、羽毛作為刺繡作品的元素。

在眾多品牌中,Christian Lacroix可說是她最忠實的擁護者,自2004年開始,一直到2009年品牌申請破產保護為止,幾乎每一季高級定制服發表會上,都能看見Aurélie Lanoiselée的作品,或裝飾在領口與袖口上,又或是佈滿整件禮服,營造出高雅和精緻樣貌。

Christian Lacroix 2007年春夏高級訂製服(左)與Carven 2008秋冬高級訂製服(右),皆運用了Aurélie Lanoiselée的刺繡作品。

Christian Lacroix 2007年春夏高級訂製服(左)與Carven 2008秋冬高級訂製服(右),皆運用了Aurélie Lanoiselée的刺繡作品。

Gérard Lognon 將布料摺出萬種風情
在時裝界,很多人都聽過設計師、刺繡師、制帽師等頭銜,但不知打褶師呢?Gérard Lognon就是專職於「打褶」的工作,且位居每個設計師及服裝採購都知曉其名氣的地位。他的客戶都是些世界知名如Chanel、Dior、Jean Paul Gaultier或Hermès等大品牌,炫麗作品則全在其Rue Danielle Casanova街上的工作室完成。

Gérard Lognon的打褶技藝運用在Dior 2008秋冬高級訂製服設計。

Gérard Lognon的打褶技藝運用在Dior 2008秋冬高級訂製服設計。

Gérard Lognon的打褶工藝傳承自曾祖父那一輩,自拿破崙三世統治時期就已創立了打摺這門技術。而這沿襲三代的打褶工藝結合了日本摺紙技藝以及模具塑型的技巧,將布料壓在選定好的壓花模具之間,先用手工細細壓出圖案紋理與皺褶,完成後放進烘乾器裡,以攝氏80~100度的蒸氣進行塑型動作,讓布料纖維在高溫下能隨著模具紋路定型。而工坊中超過3000個不同紋理的模具,不論是魚鱗紋樣還是花卉圖騰,在Gérard Lognon的巧手運用下,可以與布料組合出千萬種樣貌,大大豐富了服裝輪廓的可能性。

布料在模具塑型下,完成皺褶效果。

布料在模具塑型下,完成皺褶效果。

可惜的是這門專業知識正面臨後繼無人的危機,由於這家傳的獨到手藝並非培訓學校可以習得,加上工作過程須耗費極大的精力與專注力,讓打摺師數量從1967年的3萬多人,銳減至現今不到300人的局面。Gérard Lognon說:「我們這些工匠現在的地位有如絕跡的恐龍,實在是少之又少。如果再這麼下去,過不了多久,我們很快就會成為傳說中的人物了。」雖然只是玩笑話,但若不做改善,最終可能真會應驗也不一定。

Gérard Lognon工作室成員將布料打褶的實際情景。

Gérard Lognon工作室成員將布料打褶的實際情景。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