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藝術 踏上奇幻之旅
Light the Light and Vision up


Lee Eunyeol的「Starry Night」系列影像。

Lee Eunyeol的「Starry Night」系列影像。

»»人是趨光的生物,夜晚時不管是在屋內或是自然環境裡,有了光就能袪除黑暗中的不安,但自從19世紀末電燈泡出現後,人們對於人造世界的一切事物都感到麻木,覺得這是必然景象,而自芬蘭的Janne Parviainen、韓國的Lee Eunyeol和挪威的Rune Guneriussen的三位裝置攝影師,則結合各種光源與場景,以非平常的影像喚醒觀者對日常世界的感知。

Janne Parviainen光線骷髏的非日常生活
光繪(Light Paintings )攝影並非一項新技術,透過長時間曝光與手動燈源揮動,即便是一般人也能在黑暗中製造趣味十足的影像,像是畢卡索在1949年就和<Life>雜誌的攝影師合作,留下「Drawing with Light」的經典照片。不過芬蘭藝術家Janne Parviainen倒是以骷顱和鬼魂等角色,替這攝影技術帶來些古怪潮流趣味。

Janne Parviainen的荒野光繪有種科幻動作片的趣味。

Janne Parviainen的荒野光繪有種科幻動作片的趣味。

Janne Parviainen平時對城市和自然地景特別有興趣,在他的玻璃繪畫中常可看見城市裡被眾人遺忘的美麗角落,他的光繪作品也反映同樣的邏輯在一般場景中顯得詭異,迫使觀賞者以新的眼光審視自己與環境的關係。

Janne Parviainen以光繪角色創造非日常的空間體驗。

Janne Parviainen以光繪角色創造非日常的空間體驗。

對他而言:「光繪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它可以在3D空間中延伸,而且可以不透過後製就能達到改變現實景象的方法」骷髏人有時漫步在荒野間、有時在戲院一起看戲,偶爾也會在家中開Party,甚至出現在動態影片中,成為歡樂的靈魂樂隊,讓影像充滿流行文化的生命力。

Janne Parviainen現場示範光繪影片如何製作。

Lee Eunyeol LED化作地表的星空
有別於Janne Parviainen的活潑逗趣,韓國攝影師Lee Eunyeol的光影裝置則在大自然中散發沉靜氣息。最近曝光的「Starry Night」系列中,數百盞LED燈被巧妙安置在土地龜裂、河畔的岩石堆、荒野的草叢或收割的麥田裡,纖細的光線自然完美結合,毫不喧賓奪主,從遠方望去,好似地表上出現了一片浪漫星空,讓人不禁駐足欣賞。

Lee Eunyeol讓LED燈變成土地龜裂中的奇幻場景。

Lee Eunyeol讓LED燈變成土地龜裂中的奇幻場景。

對Lee Eunyeol而言,這系列影像的場景特別挑在電力還未進駐的荒野,或是燈泡已入侵人類的聚落,透過光點的應用,他希望讓這些空間的夜景變成一個載有多種情緒的私人感受,讓地景展現神秘感性的一面。

高壓電線經過的田野裡,Lee Eunyeol以LED光球點綴出神秘感。

高壓電線經過的田野裡,Lee Eunyeol以LED光球點綴出神秘感。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