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財團垂涎 義大利時尚家族危機四伏
Preying on Italian Fashion


Gucci家族也曾有一家團圓的時刻。(左四、左五分別為Aldo Gucci與Maurizio Gucci)

Gucci家族也曾有一家團圓的時刻。(左四、左五分別為Aldo Gucci與Maurizio Gucci)

»»「義大利要成為二流時尚國家了!」Miuccia Prada在上月接受採訪時語出驚人:「當品牌被外國人買走,所有地功勞、光環和經營權都將落到別人手上,我們將會被拋棄、被降級。」在過去十餘年間,從最早的Gucci、Fendi,到上月落入阿拉伯人之手的Valentino,義大利家族品牌的所有權紛紛游走出國界,也無怪乎Miucci Prada要痛心疾首。

上月佛羅倫斯法庭上一樁Gucci v.s. Gucci的官司,正是品牌旁落外人之手的最佳寫照。品牌創始人的兩位曾孫--和曾祖父同名的Guccio Gucci以及Alessandro Gucci在自創品牌使用自己的姓當商標,經如今隸屬法國PPR集團的Gucci提告敗訴,警醒他們,乃至義大利時尚界覆水難收的道理。

Gucci家族第二代傳人Aldo Gucci。

Gucci家族第二代傳人Aldo Gucci。

但若要追究Gucci家族權益旁落的責任,則要追溯至Guccio Gucci以及Alessandro Gucci的叔叔,也是第三代繼承人Maurizio Gucci。1983年,Maurizio Gucci甫從父親Rudolfo Gucci手中接過大位,便盤算要將與自己不合的叔叔Aldo Gucci掃地出門;正巧此時Maurizio Gucci的堂兄,也是Aldo Gucci的兒子Paolo Gucci,也正因一次會議爭吵中,遭父親拿傳真機毆打懷恨在心,兩人遂在股東會聯合,以多數票驅逐Aldo Gucci,此後更在美國聯邦法庭作證,致使Aldo Gucci因逃稅罪名下獄。

Maurizio Gucci(左)與Patrizia Gucci(右)也曾有恩愛日子,不料最終釀成血案。

Maurizio Gucci(左)與Patrizia Gucci(右)也曾有恩愛日子,不料最終釀成血案。

此後Maurizio Gucci一不做二不休,聯合私募基金逐一買斷了眾叔伯與堂兄的股權,大權獨攬一身。然而初出茅廬的Maurizio Gucci,一方面沒了設計Gucci馬蹬扣、紅綠條紋商標、並助品牌登陸美國的Aldo Gucci;另一方面又和1990年加入Gucci的Tom Ford鬧不合。據當時一名高層主管回憶「Maurizio Gucci總想把東西設計得又棕又圓,Tom Ford則想設計得又黑又方。」四處碰壁的Maurizio Gucci,於1993年不得不將所有股份拋售給巴林投資公司Investcorp,Gucci一家血脈從此在品牌中斷絕。雪上加霜的是,Maurizio Gucci隔年因婚姻糾紛,遭到前妻Patrizia Gucci買兇暗殺,家族更是無門購回失去的股份。無巧不巧,Tom Ford也是在此時才得以坐上創意總監大位,帶領品牌走向復興之路,要說是Gucci家族的退出造就了今日的Gucci,也不為過。

Brioni創始人Nazareno Fonticoli(左)與Gaetano Savini(右)。

Brioni創始人Nazareno Fonticoli(左)與Gaetano Savini(右)。

去年同遭PPR集團納入麾下的義大利男裝國寶Brioni,雖不若Gucci曲折離奇,也同樣經歷過一番糾葛。1945年,裁縫大師Nazareno Fonticoli和設計師Gaetano Savini在羅馬共同創立了訂製男裝品牌,以克羅埃西亞度假勝地Brioni島為名,意指歐洲上流社會在地中海島嶼上的優雅生活。早期的Brioni結合英式與義式剪裁,發展出富有年輕活力的羅馬式風格,吸引了賈利古柏(Gary Cooper)、卡萊葛倫(Cary Grant)、克拉克蓋博(Clarke Gable)與亨利方達(Henry Fonda)等傳奇巨星青睞。Gaetano Savini在1952年,於佛羅倫斯Pitti Palace舉辦了有史以來第一場男裝秀,也是如今Pitti Uomo的前身;兩年後更是成功登陸紐約等8個美國城市,成為少數在大西洋兩岸都有精品店的男裝裁縫品牌之一。

50年代Brioni秀場創意不斷,圖為舉辦在水上的服裝秀。

50年代Brioni秀場創意不斷,圖為舉辦在水上的服裝秀。

然而Brioni真正在國際上聲名鵲起,則要等到Umberto Angeloni在1990年坐上總裁大位。透過與007電影合作等行銷手法,及從美國引進的精確成衣尺碼系統,Brioni在他任內成長超過10倍,成為奢華男裝代名詞之一。然而如此漲勢也讓兩位創始人的後代眼紅,在2007年,Nazareno Fonticoli和Gaetano Savini的外孫女Antonella de Simone與Andrea Perrone聯合將Umberto Angeloni逐出品牌,改由兩人聯合管理。說來弔詭,在金融海嘯波瀾下,品牌在短短4年內就陷入了上億美金的債務泥淖中,2011年終被PPR以3億美金(約90億台幣)全盤收購。反觀Umberto Angeloni在離開Brioni後,不但轉投資帕瑪男裝品牌Caruso一帆風順,並在今年3月拿下品牌80%股份,自己推出的年輕品牌Uman也相當被看好。

Umberto Angeloni是Brioni能有今日地位的功臣。

Umberto Angeloni是Brioni能有今日地位的功臣。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