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刺青發威 躍升時尚核心
The Emerge of Tattoo in Fashion


Emporio Armani 2009秋冬內褲形象廣告,啟用手臂上覆滿刺青的David Beckham作為代言人。

Emporio Armani 2009秋冬內褲形象廣告,啟用手臂上覆滿刺青的David Beckham作為代言人。

»»麻雀變鳳凰的情節對許多人來說或許太過夢幻,但刺青藝術在歷史長河中的起落,從一開始被歸類為蠻夷、不文明,或與刑罰、罪犯形象做連結,到現在成為時尚圈追捧的強勢元素,正是自社會邊緣轉為核心主流最強而有力的實例。

刺青起源悠久 新石器時代就有
刺青(Tattoo)的起源可追朔自新石器時代,在阿爾卑斯山脈發現的歐洲最古老人類木乃伊,生存於約公元前3300年的冰人奧茨(Ötzi the Iceman)身上,便發現刺青痕跡。但由於刺青的位置:背部脊椎、左腳膝蓋與右腳腳踝處,被認為可能是近似針灸的醫療形式所留下。而同樣出現刺青痕跡的,還有追溯至公元前2000年的古埃及木乃伊與俄羅斯烏科克高原(Ukok Plateau)木乃伊,展現出刺青行為的廣佈。

考古學家在生存於約公元前3300年的冰人奧茨身上發現刺青痕跡。

考古學家在生存於約公元前3300年的冰人奧茨身上發現刺青痕跡。

Tattoo一詞最早出現於英國探險家約瑟夫班克斯爵士(Joseph Banks,1743-1820)的旅行日誌中,內容記錄下了他參與英國皇家海軍軍官詹姆斯庫克(James Cook,1728-1779)首次前往大溪地與紐西蘭的遠洋探險。過程中,約瑟夫班克斯遇見島上原民,並在其旅行日誌形容「(島民們臉上與身上的刺青)凸顯了他們各自的性情。」而隨著詹姆斯庫克指揮的努力號(HMS Endeavour)於1771年順利回航英國多佛爾(Dover),Tattoo一詞也隨之傳回歐洲。

隨者詹姆斯庫克首次遠洋探險的藝術家Sydney Parkinson,於1769年所描繪的紐西蘭毛利族人肖像。

隨者詹姆斯庫克首次遠洋探險的藝術家Sydney Parkinson,於1769年所描繪的紐西蘭毛利族人肖像。

歐洲早期的居民把刺青用於宗教儀式中,如基督徒便在其手臂與臉上紋上十字架以表忠誠。而後來由於教會的禁止,讓刺青在歐洲有數世紀的衰退。而刺青於西方國家的復甦,則起因於16到18世紀興盛的海上探勘活動。透過與美洲印第安人與玻里尼西亞(Polynesia)原民的接觸,水手們開始在身上刺青,尤其是玻里尼西亞人作為身份象徵與護身作用的刺青圖樣,非常受到歐洲水手們的歡迎。此流行之後漸漸的擴及北美地區,進而在1846年出現首位專業刺青師。1891年第一台電子紋身儀的發明帶動了美國紋身的發展,顧客來自各行各業,但海軍依舊是刺青師最好的顧客。二次大戰期間(1939-1945)被稱作紋身的黃金時期,當時的美國軍人是紋身率最高的一群,同時影響著刺青圖案的發展,如帶有愛國主義色彩的國旗、老鷹、軍徽;與大海相關的美人魚、海豚、鯨魚;或是裸女、草裙舞女與日本藝妓等,奠定了西方刺青藝術的形式。

拍攝於1944年的歷史照片,記錄下海軍崇尚刺青的情景。

拍攝於1944年的歷史照片,記錄下海軍崇尚刺青的情景。

而刺青在中國有許多代稱,在古代典籍中,就出現入墨、紮青、文身等文字。在先秦時代,刺青被視作刑罰,稱為黥刑,初犯刺左臂再刺右臂,3犯便刺臉部,讓刺青與負面形象有了初步連結。中國紋身到了宋代達到頂峰,如<精忠記>記載的岳母刺字故事、<水滸傳>的九紋龍史進與浪子燕青角色,皆是後世以宋代為背景,創作出紋有刺青的經典英雄角色。但到了明太祖登基後,卻明令禁止國人紋身,讓中國刺青文化走向式微。

中國古典小說<水滸傳>對日本刺青影響頗深,19世紀日本浮世繪大師歌川國芳便以九紋龍史進(左)與浪子燕青(右)為題作畫。

中國古典小說<水滸傳>對日本刺青影響頗深,19世紀日本浮世繪大師歌川國芳便以九紋龍史進(左)與浪子燕青(右)為題作畫。

在日本,刺青可上溯自2000多年前。居住在日本的早期居民阿伊努人(Ainu)就有刺青裝飾身體的習俗,為的是利於潛入水中捕魚。到了江戶時代(1603-1868),刺青成為了浮世文化的一部分,如當時的妓女,便用刺青讓自己顯得更有魅力。1720年開始,刺青正式作為對罪犯的懲罰,以取代割除鼻子或耳朵的刑罰。這種處罰方式持續了150年,期間,社會上形成了新的社會階級,即有刺青的社會遺棄者。到了江戶時代的後半期,隨者制度的衰敗,日本刺青又再次隨大眾藝術繁榮起來,民眾關注的小說、戲劇,如當時甫傳入的中國古典小說<水滸傳>,全成了紋身靈感來源。而這一過程發展出的特有刺青形式,將英雄形象、神怪故事與動物花卉等內容,用斑斕的色彩紋滿全身的Horimono,便成為日本刺青的一種固定風格。到了明治政府時期(1868-1912),在全面西化與現代化的明治維新改革運動影響下,政府明令禁止刺青,認為此舉是種原始部落的野蠻行為。有趣的是,透過西方資本主義的入侵,Horimono這種刺青形式反倒隨者商船傳遍西方世界,而起源地日本,則要到1948年才解除非法禁令。

身紋Horimono的日本男士。

身紋Horimono的日本男士。

負面刺青行為 一躍而成時尚焦點
而與罪犯、蠻夷做連結的刺青到了現代,漸漸被作為藝術視之,而時尚人士的「以身作則」,如設計師Marc Jacobs、足球明星David Beckham,加上近幾年爆紅的殭屍男孩Rick Genest,除讓刺青成為自我發聲的時尚表現,還與高端時尚接軌,品牌紛紛選擇讓代言人身上的刺青,大列列的於形象廣告露出,讓本屬街頭次文化的刺青藝術登上國際版面。如David Beckham為Emporio Armani拍攝的內褲廣告;Marc Jacob為設計師同名品牌男香Bang拍攝的形象廣告;以及Rick Genest 代言的Mugler 2011秋冬形象廣告都在此列。

左、中:Mugler 2011秋冬形象廣告;右:Marc Jacob Bang男香形象廣告。

左、中:Mugler 2011秋冬形象廣告;右:Marc Jacob Bang男香形象廣告。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