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時髦阿飛 英倫Teddy Boys晉升潮流
The Fashion Revolution of Teddy Boys


Vivienne Westwood 2013春夏男裝(左),與50年代「新愛德華風」設計(右)。

Vivienne Westwood 2013春夏男裝(左),與50年代「新愛德華風」設計(右)。

»»英倫「Teddy Boys」,或簡稱「Teds」,堪稱首個由街頭打入主流的時尚運動,打破當年由上流社會宰制的著裝模式,不但改寫了時尚歷史,更震動了英國當年階級森嚴的社會結構。而Teds族群對傳統高級服裝的大膽創新,也令日後設計師趨之若鶩,試圖承襲他們反叛創新,與對服裝細節的講究態度。

第二次世界大戰剛剛結束的40年代末,倫敦仍躺在德國轟炸的瓦礫中,戰勝的喜悅,也無法掩蓋民生凋敝的現實。時值Christain Dior在巴黎復興纖腰豐臀的New Look,要人們走出大戰的陰霾;當時歐洲男裝聖地,倫敦薩維爾裁縫街(Savile Row),也祭出了一樣的設計招攬顧客。揚棄戰時實用的粗毛呢與簡單裁剪,Anderson & Sheppard、Huntsman與Henry Poole等薩維爾名店,不約而同地復興愛德華七世(Edward VII)時代的風尚,要讓上流社會重溫大英帝國餘暉。

英王愛德華七世(左),與50年代皇家御用品牌Hardy Aimes「新愛德華風」廣告。

英王愛德華七世(左),與50年代皇家御用品牌Hardy Aimes「新愛德華風」廣告。

以長至大腿中央的外套、短背心、高腰收腿蘿蔔褲,以及設計奇異的翻蓋口袋與反褶袖口組成,「新愛德華風」(Neo Edwardian)在廣受多金男士歡迎的同時,卻也在意想不到的客群中颳起旋風。甫從戰場上退役的年輕人,與剛剛中學畢業的青少年,雖然生於勞工之家,且薪水並不充裕,卻不甘於和父母一樣勤勤懇懇過一輩子,而要和上流社會在衣著上一較高下。

買不起昂貴的薩維爾街西裝,倫敦青少年們多帶著自己的設計,前往東區的新興裁縫街訂做行頭,使當地男裝裁縫的數量,一度有上百間之多。將「新愛德華風」再升級,採用大紫、電氣藍等搶眼毛料,搭配仿古無腰身剪裁,讓豐富布料如窗簾般垂墜,並在西裝領、袖口綴上天鵝絨。模仿往日貴族氣派,青少年們更為自己取名為「愛德華垂墜協會」(The Edwardian Drape Society),Teds之名也由此縮寫而來。

70年代的Teds族與厚底鞋(左);一位老Teds族展示他當年的短領帶(右)。

70年代的Teds族與厚底鞋(左);一位老Teds族展示他當年的短領帶(右)。

雖然衣著與上流社會看齊,Teds們的言行舉止並未隨之跟進。當時社群中最流行的配件,並非腳上北非戰場沙漠靴改造而來的厚底鞋(Brothel Creepers),與仿製西部片的皮製領帶,而是惡名昭彰的彈簧刀。Teds社群間很快開始拉幫結派,在高級服飾店間偷搶拐騙,並在各大搖滾音樂會、電影院中釀成暴動。如1958年在諾丁丘(Notting Hill),大批Teds與南美移民的衝突,就導致140人被捕,其中更有9人被判入獄5年。與暴行之間的聯想,更使「新愛德華風」在上流社會邁向衰微,畢竟誰也不想被當成社會治安的毒瘤。

Teds族的暴力行為,使「新愛德華風」服裝也跟著惡名昭彰,圖為兩位青年手持手槍。

Teds族的暴力行為,使「新愛德華風」服裝也跟著惡名昭彰,圖為兩位青年手持手槍。

當新中產階級在60年代發展出更加乾淨挺拔的Mods風格,Teds並未就此消聲匿跡,反隨著華麗搖滾的興起風起雲湧。如David Bowie在1967年以同名專輯出道時,正是以一身「新愛德華風」軍裝外套登上封面,而在男扮女裝的Ziggy Stardust之後,David Bowie 從70年代的「Thin White Duke」造型,到目前的新古典造型,皆以緊身西褲與背心搭配長版西裝外套,奠定Style Icon地位。相對於David Bowie以黑白為主的肅穆復古風,當年風靡英倫的另一華麗搖滾樂團Slade則全面解放Teds基因中的張狂特質。其中吉他手Dave Hill將「新愛德華風」西裝搭上大禮帽,全身行頭以紅、黃撞色蘇格蘭紋製作,並綴上大量亮片,打造最鮮明的舞台人格。

Slade以「新愛德華風」的誇張舞台人格,風靡70年代初。

Slade以「新愛德華風」的誇張舞台人格,風靡70年代初。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