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藝術家Sebastian Portillo一起駐村創作
Creative Collaborations at Camac (I)


卡麥當代藝術中心位於巴黎近郊瑪內鎮的歷史場域。

卡麥當代藝術中心位於巴黎近郊瑪內鎮的歷史場域。

»»身為台灣錄像藝術家,我總對揉合在地與外來文化呈現於動態影像,感到興趣,這樣的藝術關注,來自於我的文化根源。因為台灣文化呈現東西文融合的社會文化的複合體,如原住民、中華漢文化、日本、歐洲、美國等等。當獲邀前往法國卡麥當代藝術中心藝術駐村,一個位於只有230人居住的法國瑪內鎮的藝術中心,對一個很少離開都會城市的藝術家,我,而言,又是另一種文化融合挑戰。我和墨西哥攝影師塞巴斯帝安(Sebastian Portillo),一起合作過許多錄像和攝影。這次駐村,整理一些我們兩人合作過程,和大家分享難得經驗。

瑪內鎮距離繁華的巴黎都會只有短短一小時火車車程,是遠離城市喧囂的法國鄉下;騎腳踏車或走路漫遊瑪內,就像是鮮活地反映法國古典風景繪畫。或者,應該是說幾個世紀以前,塞納河與小鎮風景吸引畫家駐足,才有如此作品產生。然而在卡麥駐村並沒有想像中浪漫,遇到第一項創作挑戰,就是如何在瑪內鎮遺世獨立境況中調整原本藝術思考的模式;透過卡麥國際藝術家社區與卡麥之外真實的法國文化,讓我的藝術創作處在新異狀態,這些挑戰成為駐村藝術家們互相合作的機會,如視覺與表演藝術、寫作、攝影,以及與在地環境的藝術對話。

在卡麥當代藝術中心駐村的工作室是17世紀修道院改裝而成。

在卡麥當代藝術中心駐村的工作室是17世紀修道院改裝而成。

《我,動》 放大生活中的平凡瞬間

除了塞巴斯帝安的協助外,哥倫比亞作家薇薇安.哥古爾(Viviana Goelkel)與澳洲表演藝術家尼克.阿特金斯(Nick Atkins)也加入,一同完成這次作品;我們扛著6張老椅子一路從藝術中心到田邊小路,臨著田邊擺放,正式拍攝前,尼克有個有趣的想法,有來往路人經過,我們就拍手。從劇場觀點來看,這6張座椅形成戶外開放劇場空間。我們成為觀眾,觀看來往路人,經過的人們就像是舞台上的表演者。結果是當我們拍手時,大部分居民先嚇一跳,接著快速通過。當我正在做攝影機器的測試,椅子後的農地居然有大型的拖曳機犁田;不過農夫才犁了2排就駕駛著巨大無比的拖曳車離去。我猜測農夫以尊重藝術家的心情離去,讓我們能夠好好拍照。

塞巴斯帝安: 我看到你運用慢速播放在這次作品,為何慢速對你創作如此重要?。

李:我們當前生活的狀態是我創作所感到關注的;每一刻發生地特別快,卻也轉瞬間消逝。《我,動》討論 對於日常生活中普通片刻的回顧,好比走路、坐著、抽菸、移動等等。我們往往無法意識到對這些身體動作,因為已經習以為常。因此,影片的緩慢速度正好放大這些日常生活的平凡瞬間。

《我,動》黑白錄像的連續畫面。

《我,動》黑白錄像的連續畫面。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