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agnès b.聊時尚電影經
J'aime Le Cinéma, Cinephilia agnès b.


agnès b.品牌創辦人及服裝設計師Agnès Troublé於紐約蘇活區旗艦店。(Chia-Ling LEE攝影)

agnès b.品牌創辦人及服裝設計師Agnès Troublé於紐約蘇活區旗艦店。(Chia-Ling LEE攝影)

»»今年初正當法國默片「大藝術家」(The Artist)掀起20年代默片懷舊話題,紐約布魯克林博物館透過展覽「年輕與美麗:美國1920的藝術」(Youth and Beauty: Art of the American Twenties)舉辦一場關於1920年代風格的時尚座談,參與者如策展人Jan Glier Reeder、HBO電視劇「大西洋帝國」(Boardwalk Empire)的造型設計Lisa Padovani、攝影師Kyle Ericksen,也有些現場觀眾以20年代打扮出席,形成鮮奇現象。恰巧agnès b.品牌創辦人及服裝設計師Agnès Troublé受邀在紐約法國文化協會(French Institute Alliance Française, New York City)策劃一系列單元,Agnès Troublé於電影界的付出,在在表明了她是披著時尚設計師的皮,撐著藝術家的骨的電影人。

2月初紐約法國文化協會邀請Agnès Troublé擔任策劃電影與時尚的電影單元,於「朗治先生的犯罪」放映後座談會。(Chia-Ling LEE攝影)

2月初紐約法國文化協會邀請Agnès Troublé擔任策劃電影與時尚的電影單元,於「朗治先生的犯罪」放映後座談會。(Chia-Ling LEE攝影)

最能描述時尚與電影直接而親密關係,大多時候就是「電影中的時尚」―也就是大銀幕中的各人物造型;還有那些各大國際影展紅地毯上,身著性感、典雅、另類品味禮服的女明星,姿態百千地呈現電影與時尚的後端市場的合作。另一方面,時尚設計師設計角色人物造型的合作不勝枚舉,好比法國設計師Hubert de Givenchy與Audrey Hepburn在1954年「龍鳳配」(Sabrina)一片中共同創造Sabrina的知性美麗。透過Agnès Troublé在電影工業擔任不同角色的經驗,改變我對時尚與電影之間「漂亮」的單純想像。

「上帝創造女人」,1956。(Et Dieu... créa la femme,導演Roger Vadim,左至右為女主角碧姬.芭鐸、男主角尚路易.特林提格南 © Photofest)

「上帝創造女人」,1956。(Et Dieu... créa la femme,導演Roger Vadim,左至右為女主角碧姬.芭鐸、男主角尚路易.特林提格南 © Photofest)

能與Agnès Troublé初次邂逅談論電影,是因為2月初紐約法國文化協會(French Institute Alliance Française, New York City)邀請她擔任策劃電影與時尚的電影單元。Agnes從她父母年代所喜愛的一部黑白片「朗治先生的犯罪」(The Crime of Monsieur Lange, 1936)揭開序幕,內容從碧姬.芭鐸主演的「上帝創造女人」(Et Dieu… créa la femme, 1956)到最後以1952年「金盔」(Casque d’or)作結。座談中,她解釋從學生時代便一直參與電影製作,也使她對電影保有高度興趣。1977年攝影師William Klein拍攝諷刺喜劇「模範夫妻」(Le couple témoin)時,Agnès便擔任該電影服裝造型設計,直到現在,Agnes擔任過監製、導編、演員、電影主題策展人種種角色,她也不諱言提到大多時候電影製作需要大量資金挹注,讓她決議在1997年成立了「愛流串」電影製片公司(Love Streams agnès b. Productions),讓好的電影得以協助完成。

「金盔」,1952。(Casque d’or ,導演Jacques Becker,左至右為Simone Signoret、Raymond Bussières、Dominique Davray © DisCina International Photofest)

「金盔」,1952。(Casque d’or ,導演Jacques Becker,左至右為Simone Signoret、Raymond Bussières、Dominique Davray © DisCina International Photofest)

由此可見在時尚設計專業之外,Agnès是一名真真實實的電影人,她更將時尚與電影聯結擴大到品牌商場空間的美學思考,在那裡我們總能撇見幾張似曾相識的經典電影海報。而她藝術家個性使然,儘管紐約蘇活區旗艦店有場巴黎藝術家Julien Langendorff展覽即將開幕,依舊在訪談前忙著微調布置。

不過資訊充斥的時代,人們可以隨時隨地觀看影片的電影經驗,對此,Agnès的回應讓我想到蘇珊‧宋塔(Susan Sontag)在「電影的頹敗」(The Decay of Cinema, 1996)一文中對「電影狂熱者」(Cinephilia)的描述,也是來自她這個世代的電影經驗。Agnès認為大螢幕的觀看經驗和小螢幕的電影觀看是不同的,畢竟電影院的觀眾可以真切感受到對影片的即時情緒互動,比如大笑、哭泣。但在數位製作的大時代中,她的製片公司有特定要專注在什麼樣的電影形態,對此,Agnès卻直覺地回答,那要看情形。「愛流串」製作許多不同類型的案子。

「隨心所欲」電影劇照,1962。(My Life to Live ,導演Jean-Luc Godard,左至右為Anna Karina、Unidentified Actors © Union Films Distributed Inc. Photofest)

「隨心所欲」電影劇照,1962。(My Life to Live ,導演Jean-Luc Godard,左至右為Anna Karina、Unidentified Actors © Union Films Distributed Inc. Photofest)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