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戰海報女郎 躍上時尚舞台
Pinup Girls Raid the Runway


海報插畫大師Alberto Vargas 1943年作品,成為美國空軍的幸運女神。

海報插畫大師Alberto Vargas 1943年作品,成為美國空軍的幸運女神。

»»金髮碧眼加上火辣身材,美國經典的海報女郎,可說樹立了幾代人對性感美女的標準,不但是青年魂牽夢縈的對象,更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隨他們出生入死,成為美國自由精神的表徵;近年對美好年代的追憶,更讓Pinup Girls全面進軍時尚界,以天使臉孔與火辣身材在伸展台上撞擊出火花。

George Petty繪製的Pinup Girl,線條乾淨明亮,與消費主義抬頭的美國社會相得益彰。

George Petty繪製的Pinup Girl,線條乾淨明亮,與消費主義抬頭的美國社會相得益彰。

雖然繪有美女的廣告海報,在19世紀就已開始風行,但在保守的風氣下,對於美女的標準以高窕優雅的為主,直到1920年代,人們熟知的「Blonde Bombshell」──身材豐腴,或說是胸大無腦的金髮女孩,才由〈Esquire〉、〈Playboy〉推廣,而旗下聘用的畫家,作品也隨著可口可樂、Zippo等商業海報遍及美國各大城市,成為史上傳播最快速廣泛的「藝術」類型。

在20世紀初如過江之鯽的插畫家之中,George Petty當屬第一位超級巨星,他所創作的「Petty Girls」,一度成為Pinup Girls的代名詞;而除了尋常廣告與通俗刊物之外,George Petty的畫作更曾出現在「Time」雜誌封面、及1933年芝加哥世界博覽會(Chicago World’s Fair)等重要場合,讓Pinup藝術首度登上大雅之堂。

左:George Petty作品在1942年登上「Time」雜誌封面;右:1933年為世界博覽會設計的海報。

左:George Petty作品在1942年登上「Time」雜誌封面;右:1933年為世界博覽會設計的海報。

George Petty的Pinup Girls能擁有過人魅力,除了機運與畫技之外,也不乏獨家撇步。家中開照相館的George Petty,幼時所接觸到的第一件畫具不是筆或刷子,而是當時剛剛發明,用來修飾照片的噴槍。在家中幫忙修飾照片所練就的技術,加上在芝加哥與巴黎進修的成果,使George Petty在1919年甫開業時,就能畫出前所未有的乾淨線條,與人造材質般光滑潔淨的質感。George Petty更在比例上下功夫,延長雙腿的比例、縮小雙手,並將輪廓勾的明晰堅挺,如標準化製造的產品般光鮮亮麗。George Petty的另一優勢,更非外人所能複製,廣告畫片中婀娜多姿的軀體,無一例外地皆以George Petty的女兒為模特兒,僅是套上不同面孔,就化為風情萬種的女郎。

George Petty 1947年推出的年曆,成為Pinup Girls的經典。

George Petty 1947年推出的年曆,成為Pinup Girls的經典。

雖不知讓自己的女兒搔首弄姿是否會尷尬,但姣好肉體加上George Petty「物化女體」的噴槍筆觸,很快從芝加哥席捲美國全境。當〈Esquire〉雜誌在1933年創刊時,簽下George Petty擔任專職插畫家,初版10萬本,即使在經濟大蕭條的陰霾中,也在幾天內銷售一空;有George Petty加持,〈Esquire〉更大膽將售價訂在50美分,足足是其他刊物的5倍。當時由George Petty每月繪製海報女郎的經典泳衣品牌Jantzen,更在1940年推出「Petty Girl」泳衣,借插畫家的名聲推銷產品。而在1942年對芝加哥3700位藝術學生的問卷調查中,George Petty更擠下歷史上無數大師,被選為「最有影響力的藝術家」,風靡程度可見一斑。

左:Jantzen為George Petty推出的「Petty Girl」泳衣;右:1953年為工具機品牌Ridgid繪製的年曆。

左:Jantzen為George Petty推出的「Petty Girl」泳衣;右:1953年為工具機品牌Ridgid繪製的年曆。

由於無法承受日漸高昂的索價,〈Esquire〉雜誌在1941年與George Petty分道揚鑣;繼任的Alberto Vargas也不是省油的燈,同樣從相館實習出身,祕魯出生的的噴槍技術比起George Petty毫不遜色,很快「Varga Girl」(〈Esquire〉為求通順,取掉了字尾的「s」)便取代了「Petty Girl」,成為每個美國青年的幻想對象。與職業生涯一帆風順的George Petty不同,Alberto Vargas在接下〈Esquire〉插畫師職位之前,也曾窮困潦倒過一段時間,在各百貨公司的畫室間混口飯吃。豐富的經歷使Alberto Vargas筆下的女郎更多了幾分風塵氣;對比George Petty笑臉迎人的鄰家女孩,「Varga Girl」便是誘人犯罪的蛇蠍美人;加上他混用水彩與噴槍的技法,使Pinup Girls不論是姿態或表情上,都有了前所未有的細膩表現。

左:Alberto Vargas 1920年初出茅廬時的作品;右:1946年為〈Esquire〉繪製的年曆。

左:Alberto Vargas 1920年初出茅廬時的作品;右:1946年為〈Esquire〉繪製的年曆。

1940年代的一場官司,使Alberto Vargas的生活再度陷入困局。當時美國郵政以「刊物含淫穢內容」為由,向〈Esquire〉索取更高的郵資,而內容漸豐的〈Esquire〉則索性不再刊出豔情插畫,將Alberto Vargas掃地出門。雪上加霜的是,由於名字已被〈Esquire〉註冊,Alberto Vargas連自立門戶,都要向雜誌繳交版權費,讓他一度差點斷了生計,最後還是靠著「Varga」與「Vargas」這註冊時的一字之差,才驚險撿回飯碗。從職業頂峰跌落,Alberto Vargas卻在64歲那年迎來第二春,與1957年創刊的〈Playboy〉簽約,插畫家在雜誌寬鬆的尺度下更加如魚得水,在任職的16年間,創作了共152幅情色插畫,其中1967年的一幅萬聖節插畫,更在2003年以7萬1千美金(約200萬台幣)的高價拍出,成為對Pinup藝術的肯定。

Alberto Vargas 1967年為〈Playboy〉繪製的萬聖節專題。

Alberto Vargas 1967年為〈Playboy〉繪製的萬聖節專題。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