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基鏡頭中的真紐約
Real New York through Weegee’s Lens


威基,《東區命案》,1943。(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提供)

威基,《東區命案》,1943。(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提供)

»»輕熟女問我,我是不是腳踩4吋Manolo Blahnik在紐約過著「慾望城市」描寫的真女人生活;當「花邊教主」在哥倫比亞大學校園取景拍攝時,有人以思念青春浪漫美好的口吻問著我,長春藤學校的學生是不是都像Blair Waldorf在校園穿梭,暢快地一個接著一個大口吞吃著巴黎Ladurée的糕點,談著青澀戀情。我倒是曾看過學校健身房中,踩著腳踏車或是跑步機的青春無敵大學生,前面大多時候擺著影印的課堂要求閱讀。美國傳媒打造的紐約幻象,給了這座老城很多的可能想像。

「赤裸城市」(Naked City)展區。

「赤裸城市」(Naked City)展區。

對於紐約人的生活到底是什麼樣貌,我想最佳詮釋的是1930-40年代重要攝影記者威基(Weegee, 1899 –1968)的作品。最完整典藏威基作品的紐約國際攝影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簡稱ICP)目前正展出「威基:命案是我的生意」(Weegee: Murder Is My Business),透過威基紀錄經濟大蕭條(the Great Depression)晚期,紐約人生活的片刻,威基的黑白新聞攝影真實而深刻的紐約。

「真相紀錄」(Documentary Truth)展區重現1941年威基在紐約攝影聯盟(The Photo League)自身策展的展覽。

「真相紀錄」(Documentary Truth)展區重現1941年威基在紐約攝影聯盟(The Photo League)自身策展的展覽。

威基大多在夜晚拍攝,主題環繞在命案現場的被害者遺體、火災現場、下東城或哈林區的家庭。ICP以史料脈絡對照的內容呈現「威基:命案是我的生意」,讓我們也同時身處威基的時代背景中去理解這些紐約真實的生活事件。其中的展區「閱讀關於它的一切」(Read All About it!),全是威基拍攝的兇殺命案現場。就同一個刑案現場,策展人布萊恩·瓦歷斯(Brian Wallis, ICP Chief Curator)將警方蒐證照和威基的作品一同陳列。相較於數位影像技術的即時性的逼真彩色圖像所帶來的血腥衝擊感受,威基以Speed Graphic相機4×5底片,在10呎距離內拍攝各種死狀遺體,手工沖印黑白相紙凝結現場性的事件回顧。

「照片偵探」(Photo Detective)展區重現威基生前公寓。

「照片偵探」(Photo Detective)展區重現威基生前公寓。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