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妳今天想變得像誰?
Face off


女人變美靠毅力,也得靠外力;安海瑟威雖然目前人氣旺,是眾人icon,但美的世界變化多端,很有可能明日就換人。

女人變美靠毅力,也得靠外力;安海瑟威雖然目前人氣旺,是眾人icon,但美的世界變化多端,很有可能明日就換人。

»»女人哪,真是種奇妙的生物,永遠覺得自己最美,也永遠對自己的美懷抱不安全感。變美這條路,不好走,又擦又抹之餘,還得靠外力又搓又揉,不如整形,睡一覺就換了張臉,胸部漲三倍,臀圍小五吋,就算綁著一票潛在後遺症,女人還是得衝衝衝。那些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的諫言,不是不銘記在心,但我們也是一片苦心啊,想幫幫父母的忙,讓這些受之父母的軀殼更趨完美。畢竟,東西髒了就得清,醜了就得改,壞了就得修呀。

大眾文化推波助瀾 整形風愈吹愈旺
這世界謊言最多的地方有兩個,一個是錢多到爆的華爾街,一個是美女型男如雲的好萊塢。整形界中的奇葩天王麥可傑克遜曾說:「如果把整過型的人趕出好萊塢,這裡會鬧空城。」沒錯,整形就像時尚的一環,歷史、風格、趨勢樣樣不缺。而要了解整形簡史,好萊塢就是血淋淋的教科書。30年代默片女星Mary Pickford或許該說是最早也最知名的整形受害者,因為拉皮讓她整個左臉都無法再有笑容,50年代的瑪麗蓮夢露也在臉上動過功夫,甚至還削骨。

瑪麗蓮夢露也是有在臉上動點手腳。

瑪麗蓮夢露也是有在臉上動點手腳。

但一般大眾會拿這些名人當整形標的,是從大眾文化爆炸的時代開始。電視、電影造就一票人人追捧的明星,而那個年代的女星名媛門檻較高,個個特色鮮明,大家學Veronica Lake留著遮住半臉的波浪金髮,學Rita Hayworth的細眉和豐唇,學Brigitte Bardot雙唇半張的性感。但真正想要整的,當然是葛麗絲凱莉、奧黛麗赫本、英格麗褒曼的五官,只是,當時的技術不發達,大多只會小整,整形的女人就算有明確目標,也等於碰運氣。

奧黛麗赫本(左)與英格麗褒曼(右)曾是女人想極力變成那樣的女神icon。

奧黛麗赫本(左)與英格麗褒曼(右)曾是女人想極力變成那樣的女神icon。

撞臉見怪不怪 造就沒有血緣的姊妹臉
科技進步多快,整形技術就進步的多快,市場需求大嘛。尤其是極其開放的80年代,小整是種必須,大整是門流行,女人的目標也很快地從蘇菲亞羅蘭移到布魯克雪德絲、黛咪摩兒、辛蒂克勞馥和蜜雪兒菲佛。雖然美學熱潮不斷改變,女人永遠思變,但也產生一個怪象,好萊塢的美女們,愈來愈像同個娘胎生的多胞胎,白膚女全像妮可基嫚撞到裘莉,再摻點布萊克莉芙麗,黑膚女都是碧昂絲和金卡達珊的混戰。

前陣子妮可基嫚才跳出來說自己受肉毒桿菌之苦,不過比對兩張現在與之前(右)的照片,想要凍齡,絕非單純只靠擦保養品那麼簡單。

前陣子妮可基嫚才跳出來說自己受肉毒桿菌之苦,不過比對兩張現在與之前(右)的照片,想要凍齡,絕非單純只靠擦保養品那麼簡單。

當技術愈發達,這種撞臉文化愈普遍,日本、台灣、南韓都是如此(諷刺的是,反而是經濟落後的北韓女人,變得最能保有特色),有快十年,日本女生追求的都是濱崎步的眼睛,開眼頭手術跟家常便飯一樣,現在,則追著益若翼、佐佐木希、AKB48的板野友美的五官跑(但其實她們的五官變動也逐步加大)。整形手術超夯的南韓更不用說,沒整過的女星趨近於零,以前大家想當宋慧喬、金喜善,現在整形輕齡化,潤娥、俞利的俏皮最受寵。

整形輕齡化,潤娥(左)與俞利(右)的形象目前最受寵,也是女人想變美的目標之一。

整形輕齡化,潤娥(左)與俞利(右)的形象目前最受寵,也是女人想變美的目標之一。

而台灣女孩們的五官崇拜,從志玲姊姊到孫芸芸,到我們完全分不清誰是誰。隋棠、楊謹華、蕭亞軒、安心亞、孫芸芸,現在最被追捧的 Angelababy全是一家親,坦白說,這種方式是追求美,就是少了靈魂和特色。也難怪巨星凱特溫絲蕾跳出來疾呼反對,還組織了反整形聯盟,但她在紅毯上那不見皺紋的臉龐,可別跟我說是勤奮運動的結果啊。

比對拍電影「鐵達尼號」的劇照(左),凱特溫絲蕾還真是青春永駐呀!

比對拍電影「鐵達尼號」的劇照(左),凱特溫絲蕾還真是青春永駐呀!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