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價時尚壟斷 擠壓新銳生存空間?
Fast Fashion = Fast Erosion?


Zara(左)的2012春夏系列對鏤空蕾絲的愛好似乎和Louis Vuitton(右)有志一同?

Zara(左)的2012春夏系列對鏤空蕾絲的愛好似乎和Louis Vuitton(右)有志一同?

»»平價時尚(fast fashion)如Zara、Topshop、H&M等全球品牌的崛起,可謂是消費者的福音,他們提供高貴不貴的流行服飾,甚至與頂尖服裝設計品牌聯名,讓沒有雄厚財力的消費者得以可負擔的價錢享受時尚的樂趣。但另一方面,「剽竊」疑雲一向是平價品牌的黑暗面,而這股暗黑勢力似乎也擠壓到時尚新人的生存空間。

高速複印機 拷貝大牌連帶新銳也遭殃
平價品牌「疑似」抄襲伸展台上的大牌子已非新鮮事,許多部落客有時還會嘲諷的來個時尚比一比,看看相似度有多高,Zara的2010年秋冬男裝和Balmain不只款式有所雷同,連Lookbook搭配也「恰巧」英雄所見略同,而法國老牌Carven的2011春夏外套款則被H&M「善意」在2012年推出「複刻版」,而2007年H&M與 Chloé副牌See by Chloé的「黃色吊帶短裙」之爭,大概是少數鬧上法院且大牌勝訴的案例,不僅H&M得讓商品下架兼銷毀並須12,000英磅(約合台幣75萬元)和解金。

See by Chloé(左)與H&M(右)的抄襲風暴可是少數原告勝訴的案例。

See by Chloé(左)與H&M(右)的抄襲風暴可是少數原告勝訴的案例。

此類侵權案件在大公司間互告,對市井小民而言看熱鬧的心態較大,畢竟這些國際大牌都有專屬的法律團隊,也有財力對簿公堂。但當平價品牌碰巧與新人作品相似,這就不僅是抄襲問題,而帶有點欺負的惡名了。上個月<Telegraph>報導Topshop的新貨與倫敦新銳設計師Yasmin Kianfar的2011年春夏洋裝撞衫,兩款只有顏色不同,但雷射切割的花紋與款式相似度都已超出可辯解範圍,幸好這位剛從聖馬汀藝術學院畢業的新銳在網路界和產業界有一定的知名度,Yasmin Kianfar在第一時間於twitter哀嚎這惡耗時,知名部落客Susie Bubble隨即號召網友,撻伐Topshop的行為,而Topshop的常務經理Mary Homer立即為此侵權道歉,並讓商品火速下架。

Yasmin Kianfar(左)與Topshop(右)的洋裝相似度不是「巧合」兩字可以帶過。

Yasmin Kianfar(左)與Topshop(右)的洋裝相似度不是「巧合」兩字可以帶過。

類似的故事發生在澳洲手工飾品Made By White,就沒有如此幸運。2010年1月Topshop有一款小紅帽與大野狼的壓克力掛飾,與此澳洲品牌的吊飾設計幾乎一樣,雖然Made By White的設計師聯繫了Topshop澳洲的行銷部門,也把設計草圖到成品的照片寄給Topshop的法律部門,但得到卻是:「此款首飾並非我們公司團隊設計,我們是向Freedom Jewellry購買此設計。」此種冷淡且事不關己的回應。雖然就法律層面上Topshop的官方回答並沒有錯,品牌間外包、買斷款式的形式皆很常見,但身為國際品牌,經營模式間接或直接欺負財力與規模皆不如己的小牌子,似乎有違企業道德。

Made By White的設計草稿(左一左二)與Topshop(右)的首飾樣式幾乎一樣。

Made By White的設計草稿(左一左二)與Topshop(右)的首飾樣式幾乎一樣。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