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搞怪創意 造就時尚奇葩
Why So Serious?


Alexsandro Palombo對不久前離世的Anna Piaggi畫出帶有諷刺意味的婉惜插畫(右),更將Louis Vuitton的經典標誌和辛普森家庭人物結合,反問眾人對時尚的感想(左)。

Alexsandro Palombo對不久前離世的Anna Piaggi畫出帶有諷刺意味的婉惜插畫(右),更將Louis Vuitton的經典標誌和辛普森家庭人物結合,反問眾人對時尚的感想(左)。

»»Anna Wintour的金龍蝦袍和2013春夏John Galliano男裝的龍蝦版炒熱了「龍蝦」話題,不過不是向最根源的Elsa Schiaparelli與達利合作的龍蝦裝(Lobster Dress, 1937)致敬,反而是王晶電影「與龍共舞」的Sit Down Please龍蝦裝最容易被聯想,連旅遊電視節目主持人拿起活生生龍蝦,也直指王晶的龍蝦設計師。搞怪無厘頭的創作模式,顯露對社會的反骨批判,如插畫藝術家對時尚的態度,常以幽默筆法分享時尚對生活態度的影響,而時尚設計師更從諷刺詼諧一途,表現各自前衛、獨到的美學論點。

電影「與龍共舞」的Sit Down Please龍蝦裝至今令人琅琅上口(左),但時尚圈內早掀起龍蝦熱,今年尤為盛行,如modaoperandi.com推出龍蝦印花裝(右)。

電影「與龍共舞」的Sit Down Please龍蝦裝至今令人琅琅上口(左),但時尚圈內早掀起龍蝦熱,今年尤為盛行,如modaoperandi.com推出龍蝦印花裝(右)。

插畫藝術家對時尚有何看法,應該是又愛又恨,帶給他們靈感不竭,又忍不住酸幾口。先前在evoke介紹的Alexsandro Palombo便是最佳例證。猶記得Anna Piaggi才逝世沒幾天,便在部落格秀出她的自畫像,上頭還刻意寫著「Who is the Next」、「I’m Waiting For You」,和Styles.com、各大時尚媒體的扼腕不捨文字大相逕庭。甚至還將各大精品設計師從Karl Lagerfeld、Marc Jacobs、Donatella Versace,各依品牌logo打造設計時尚版尿布,引起網友熱烈討論。

Alexsandro Palombo的時尚諷刺插畫,獲得不少共鳴。

Alexsandro Palombo的時尚諷刺插畫,獲得不少共鳴。

就連本身是工程師的Marti,從去年年底開始畫起插畫,開設了Just Outside the Box網站,畫出她對時事的逗趣想法,其中有幅「Crimes in Fashion」,將過時穿著予以判刑,暗喻著跟不上潮流,會被主流階層唾棄的諷刺觀感。另外像是Marti曾穿高跟鞋走了20分鐘的路程上班,令她認真思考如果雙腳有自主權,會想要漂亮的高跟還是舒適的平底鞋,到最後她將決定選雙舒服的運動鞋,如此想法表現在方格漫畫中。雖說Marti的創作不全然針對時尚議題繪製,但其天真切實的觀點,無不引人注意她何時對時尚又有何新見解。

Marti將不屬於時尚主流的穿著以犯罪論表現在她的漫畫中。

Marti將不屬於時尚主流的穿著以犯罪論表現在她的漫畫中。

時尚之於藝術插畫的想法,更是體現在部落客Homesick Blues的異想世界。作者本身從事繪圖、時裝設計相關工作,對時尚與當今藝術創作有其獨到想法,除了介紹各藝術家作品,並針對喜愛的時尚議題,用插畫方式結合實際影像,表達自己觀感。草間彌生的點點熱自然也在Homesick Blues繪圖下,浮現紅底白點小鴨和花朵,恣遊在真實的草間彌生創作空間中,讓人感受到點點熱的百般變化。除此,亦將Viktor & Rolf 2012秋冬女裝直接改版成插畫人物,和1982年發行的電影「銀翼殺手」(Blade Runner)合成,細看電影人物的皮草造型,和Viktor & Rolf 2012秋冬元素有異曲同工之妙。

部落客Homesick Blues喜歡將時尚元素結合插畫設計,透過合成技術表現對時尚的看法,圖為Viktor & Rolf 2012秋冬與電影「銀翼殺手」的合成圖。

部落客Homesick Blues喜歡將時尚元素結合插畫設計,透過合成技術表現對時尚的看法,圖為Viktor & Rolf 2012秋冬與電影「銀翼殺手」的合成圖。

而談到Viktor & Rolf,他們也是怪咖設計師團的佼佼者。Viktor Horsting與Rolf Snoeren從高級訂製服出發,1993年發表首場設計,直到2001年才正式發表成衣系列。一路走來,兩人像是連體嬰般,工作與生活幾乎膩在一起,習慣團體作業的他們也表示很難想像獨立一人時該如何完成創作。Viktor & Rolf將時裝看成理論的實驗戰場,考驗人們的價值觀;與其專注市場實穿性,倒不如關注結構的進化對時裝產生何種影響,因此立體雕塑常可在各系列中現蹤跡,看是在伸展上讓模特兒有如俄羅斯娃娃般,將衣服一件件穿回去,還是像2007秋冬用秀場投射燈架起模特兒,或2008秋冬學起普普藝術,將爭議文字轉成立體雕塑嵌製在時裝系列,甚至大玩解構、不對稱剪裁,刻意誇大某環節,雖然Viktor & Rolf最近收斂許多,2012秋冬的前衛結構較不強烈,但對冬季奢華皮草與薄紗織品的衝突拼接,也是他們另一個試驗的開始。

左至右依序為Viktor & Rolf 2010秋冬、2011春夏和2012秋冬女裝,刻意誇張的結構設計是他們對主流時裝的另類批判。

左至右依序為Viktor & Rolf 2010秋冬、2011春夏和2012秋冬女裝,刻意誇張的結構設計是他們對主流時裝的另類批判。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