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姓名學風行 以綽號彰顯意象
Architecture’s Nicknames Bring You Closer


北京國家大劇院因外觀有如鵝卵蛋形,被當地人戲稱是「水煮蛋」。

北京國家大劇院因外觀有如鵝卵蛋形,被當地人戲稱是「水煮蛋」。

»»「建築」兩字在多數人心中或許直搗硬梆梆的四方盒子印象,不過,拜數位建築飛快的發展演進所賜,讓工法上得以全然打破直線構成的窠臼,建築物從形體上擺脫了以往四四方方的既定模樣,同時也因為它的多樣化,變成人們口中諸多平易綽號的具體現形。也因為這些綽號別稱的關係,拉近了鋼筋水泥物與市井小民們的距離,彷彿喚著某棟樓、某幢建築大師之作,就像是呼喊著自己鄰家的小孩兒一樣親近。

「水煮蛋」的北京國家大劇院由法國建築師安德魯設計,內部天花呈圓弧天際線,顯得格外壯觀。

「水煮蛋」的北京國家大劇院由法國建築師安德魯設計,內部天花呈圓弧天際線,顯得格外壯觀。

其中最為人所知的例子,莫過於瑞士雙人組建築師H&dM替2008年北京奧運所設計的國家體育場,這個場館,不論男女老幼無不以它鋼構下各個結構組件,相互支撐所組構出的巢狀網絡結構慣稱為「鳥巢」,久而久之,鳥巢反倒成為它比國家體育場更通俗且方便溝通的稱呼,在北京,即便是的士哥、的士姐,也都能立馬解讀這鳥巢所指之地為何。

當年為北京奧運興建的國家體育場,因大家習慣鳥巢稱呼,似乎快忘了本來的名字。

當年為北京奧運興建的國家體育場,因大家習慣鳥巢稱呼,似乎快忘了本來的名字。

除此之外,也許再沒有其他建築師比Norman Foster在倫敦市中心的兩棟建築物給取的綽號,在象形陳述之外帶著更多的玩笑感了。其中,頗負盛名的瑞士再保險大樓(Swiss Re Tower)即以它一柱擎天的特質,被稱為「小黃瓜」。而依傍在Tate當代美術館與泰晤士河邊的大倫敦都政府(Greater London Authority,簡稱GLA)的總部建築體,為求正面朝河南岸完整保持球體設計,且兼具能源效益地將背面內縮而造成的呈現,也被倫敦前市長戲謔為「玻璃睪丸」,之後繼任的市長才又委婉的修飾,賜給「洋蔥」美號。

Norman Foster設計的瑞士再保險大樓,被稱作小黃瓜。

Norman Foster設計的瑞士再保險大樓,被稱作小黃瓜。

當然,這中間不免嗅出那麼丁點兒負面意味,或許正因為小黃瓜跟洋蔥都是採取現代感十足的鋼與玻璃構成,讓不少當地人士因為它們強勢破壞了當地原有老建築地景風貌而招致毒舌跟非議。然而這些稱號依舊無損於嚴肅看待建築技術時,在小黃瓜裡讓人嘖嘖稱奇的自體氣流跟電腦模擬風動-綠建築的設計,當然也不可以忘記與Foster一路相伴合作的結構公司arup的高度成就。

大倫敦都政府的暱稱從玻璃睪丸到洋蔥,似乎沒什麼好意涵。

大倫敦都政府的暱稱從玻璃睪丸到洋蔥,似乎沒什麼好意涵。

在倫敦,作品會被戲稱的建築師當然不只是獨厚Norman Foster一人而已,同樣位於市中心,由拉斐爾維諾里(Rafael Vinoly)所設計的45層大樓(20 Fenchurch Street),即便在還沒完工之前,就已經被封「對講機」(Walkie Talkie)綽號。而理查羅傑斯(Richard Rogers)為倫敦金融中心設計的最高建築Leadenhall Building則被尋常百姓稱為「起司刨」(Cheese grater)。

左為Leadenhall Building,右為拉斐爾維諾里所設計的大樓20 Fenchurch Street,因為外觀造型前後被戲稱為起司刨與對講機。

左為Leadenhall Building,右為拉斐爾維諾里所設計的大樓20 Fenchurch Street,因為外觀造型前後被戲稱為起司刨與對講機。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