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畫布到裙裝 時尚美食吸睛
Delicious Fashion


巴洛克畫家Frans Snyders畫作「魚販」。

巴洛克畫家Frans Snyders畫作「魚販」。

»»「食色,性也」,床笫之樂與口腹之慾,向來令人嚮往。雖然相較於胴體的曲線而言,美食的誘惑更多地集中在味蕾,但色香味俱全之際,繽紛的餐桌對視覺來說也未嘗不是一場饗宴,也讓食品在繪畫中,成為人物與風景之後,最受歡迎的題材。舉凡靜物繪畫,蔬果甚或是雞鴨魚肉,不論是為了激起食慾,或是警醒人生苦短,都經常是構圖的焦點。而當美食與美人同時呈現時,魅力更是所向披靡,所謂秀色可餐,莫過於此。挑起慾望既為時尚界的拿手絕活,美食的魅力更是不可或缺,從布料印花、秀場造型乃至服裝材質,為感官享受增添新的層次。

西元前1400年,新王朝古墓中的食物壁畫。

西元前1400年,新王朝古墓中的食物壁畫。

美食入畫 從實用到奇想
雖然對盛宴的描繪,如今多已促進消費為目的,最早的食物繪畫,則少不了實用功能。在埃及古王朝的金字塔中,就已發現了包括家禽、魚類、麵包、烤牛腿、石榴等食材的盛宴壁畫,據稱是為供法老復活後果腹用。但由於古埃及符號化的繪畫風格,古墓壁畫中的食品雖然一目瞭然,卻始終無法令人垂涎。

古羅馬龐貝城的壁畫中不難看出古羅馬的物質豐富。

古羅馬龐貝城的壁畫中不難看出古羅馬的物質豐富。

同樣的題材來到以狂歡聞名的古羅馬人手上,便顯得豐盛許多。雖然傳世之作不多,但在龐貝城的火山灰燼下,仍保有當時羅馬生活的樣貌。在著名的維提之家(Casa Vetti)中,不難看出古羅馬人餐桌上的豐盛,雉雞、雞蛋、葡萄、李子,甚或是各類海產,皆以不同的顏料與筆刷呈現,飽滿造型更顯現透視法在羅馬已經初現成果。而光可鑑人的銀製杯盤,與屢屢出現的玻璃器皿,更展現古羅馬發達的科技與物質生活。

從縱慾狂歡的酒神中,古羅馬人也首度在繪畫中闡明了美食與性慾之間的連結。戴奧尼修斯(Dionysius,羅馬人稱巴克斯(Bacchus))之子普里阿普斯(Priapus),掌管生殖,同時也是豐饒之神,在龐貝城的壁畫中,就可發現普里阿普斯除了裸露的巨大陰莖之外,身旁還掛著滿載的果盤,飽暖思淫慾的意象清晰可見。

普里阿普斯,生殖與豐饒之神。

普里阿普斯,生殖與豐饒之神。

對食、色之間關係的描繪,在義大利巴洛克繪畫大師卡拉瓦喬(Caravaggio)手中達到了高峰,在名作「捧果籃的男孩」(Boy with a Fruit Basket, 1593)中,美少男粉嫩臉頰與圓潤肩頭恰好與籃內蘋果、李子的飽滿形體與色澤漸層互相呼應;而稍後的「酒神巴克斯」(Bacchus, 1595)中,卡拉瓦喬刻意將半裸的軀體表現得柔軟細膩,斜倚的坐姿放鬆而毫無防備,臉頰則因美酒而略顯紅潤,在熟透水果陪襯之下隱約散發淫靡之氣,也引起當時對卡拉瓦喬同性戀傾向的種種議論。

卡拉瓦喬「捧果籃的男孩」(左)與「酒神巴克斯」(右)。

卡拉瓦喬「捧果籃的男孩」(左)與「酒神巴克斯」(右)。

但要論同期最以食物聞名的畫家,則非Arcimboldo莫屬。這位活躍於奧匈帝國貴族間的畫家,以季節、地點與神祇為主題,選擇特定的蔬果、動物與水產拼湊成維妙維肖的側臉肖像。但Arcimboldo的長才並不僅止於欺騙眼睛的錯視手法,也在於畫作之間巧妙的雙關連結,如冬天與濕冷的水產、夏季與火焰、乾爽的秋季與陸地搭配,以面對面的構圖進行創作。Arcimboldo在創作中更屢屢運用奧地利哈布斯堡家族的徽記,也是他廣受貴族喜愛的原因之一。

Arcimboldo畫作「秋」(Autumn, 1573)與「水」(Water,1566)。

Arcimboldo畫作「秋」(Autumn, 1573)與「水」(Water,1566)。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