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礦坑到登堂入室 丹寧夾克重返流行舞台
The Return of Double Denim


瑪麗蓮夢露(左)在1961年〈 亂點鴛鴦譜〉中,穿著Lee經典「Storm Rider」夾克。

瑪麗蓮夢露(左)在1961年〈 亂點鴛鴦譜〉中,穿著Lee經典「Storm Rider」夾克。

»»在萬年不敗的經典款中,牛仔褲是當仁不讓的冠軍,而它的攣生兄弟──丹寧夾克雖然同樣實用,時尚之路卻並不那麼順遂,「全身丹寧」(Full Denim)的搭配,甚至一度被視為時尚禁忌。但在近年,有越來越多設計師開始檢視丹寧夾克背後的豐富傳統,而隨著2013春夏季90年代時尚回潮,丹寧夾克也大有捲土重來之勢。

雖然普及度遠不如牛仔褲,牛仔外套的出身卻可遠溯至「丹寧」(Denim)一詞來的來源。所謂「Denim」一詞,實由「de」與「Nîmes」兩詞組成,指法國南部城鎮尼姆產的藍染斜紋粗布;義大利港都熱那亞(Genoa),也在近年開始搶奪丹寧布始祖稱號,宣稱當地裁縫自14世紀開始就為水手與漁夫製作藍染布料外套,而「牛仔布」(Jeans)一詞,出處實為法文「熱那亞的」(Gênes)轉化而來。不論丹寧的起源在法國或義大利,可以確定的是,丹寧夾克在17世紀就已經是貧苦人民日常穿著的一環。由巴黎畫廊Galerie Canesso在2010年舉辦的「藍色牛仔布大師」(The Master of the Blue Jeans)展覽陳列的大量畫作中,就可看到丹寧外套、披肩和圍裙等多樣款式,甚至和今日街拍時尚頗為神似。

17世紀不具名畫家所繪「拿著派的小乞丐」(左),頗有小強尼戴普風範;「縫紉中的女人」(局部,右)。

17世紀不具名畫家所繪「拿著派的小乞丐」(左),頗有小強尼戴普風範;「縫紉中的女人」(局部,右)。

來到美洲大陸後,由於加州礦坑炎熱的氣候,Levi’s於1905年推出的506xx夾克使用了較輕量的9盎司丹寧製作,並以「襯衫」(Blouse)稱之;而給火車工穿著的4袋Railman外套,也維持了輕盈寬鬆的特質,與日後大家印象中厚重合身的丹寧夾克大相逕庭。直至美軍採用丹寧外套作為制服,才因不同的勤務環境,與厚重的連身工作服(Overall)融合成通行今日的卡車夾克(Trucker Jacket)樣式。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美軍全面採用丹寧外套做為制服。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美軍全面採用丹寧外套做為制服。

搶先Levi’s一步,Lee在1931年就推出史上首款修身剪裁的丹寧夾克,命名為101J;這款後來被改名為「Storm Rider」的夾克,兩個有蓋前胸袋,加上兩條前身裁片的設計,成為日後丹寧夾克的原型。包括Levi’s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後推出,至今仍然熱銷的507xx,同樣不脫其影響。同時好萊塢影星們的背書,也使丹寧夾克漸漸褪下工人階級出身,向時尚單品邁進。除了馬龍白蘭度、詹姆士狄恩、史蒂夫麥昆與保羅紐曼等硬派巨星,在大銀幕上皆以一身丹寧造型示人外;瑪麗蓮夢露在1952年電影〈 瓊宵禁夢〉(Clash by Night)與1961年〈 亂點鴛鴦譜〉(The Misfits)中的演出,也開發出丹寧外套前所未有的性感面貌。

瑪麗蓮夢露(左)與保羅紐曼(右)身著Lee Riders丹寧夾克。

瑪麗蓮夢露(左)與保羅紐曼(右)身著Lee Riders丹寧夾克。

但若要提到最熱愛丹寧夾克的經典明星,則非低音歌王Bing Crosby莫屬,他一身靛藍「勇闖」正式場合的行徑,也讓丹寧首次在正式場合亮相。對丹寧的堅持,有時也不免帶來麻煩,如在1951年,一家加拿大五星級酒店,不識泰山的門房就差點把嚷著:「老子高中後就沒穿過西裝。」的Bing Crosby轟出去,還是酒店經理認出這位歌王才平息爭端。

丹寧夾克在詹姆士狄恩(左)與史蒂夫麥昆(右)的穿搭下成為經典。

丹寧夾克在詹姆士狄恩(左)與史蒂夫麥昆(右)的穿搭下成為經典。

這一小插曲被Levi’s得知後,品牌便為Bing Crosby打造了一身穿屬丹寧晚禮服。傳統雙排扣款式做工一絲不苟,甚至還附上用數十張Levi’s紅色標籤縫成的胸花,以示「正式」。搭配歌王的諧謔性格,平時寫著「品質保證」的小標籤,改成了以下字樣:「致飯店經營者──此標賦予穿著者,不論何時何地,受飯店親切招待的權利。」

Bing Crosby身穿Levi’s量身打造的丹寧晚禮服(左),內裡特別縫上諷刺飯店員工的布標(右)。

Bing Crosby身穿Levi’s量身打造的丹寧晚禮服(左),內裡特別縫上諷刺飯店員工的布標(右)。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