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誕邪惡美學 風潮裡如影隨形
Grotesque: the New Classical


HR Giger作品ELP XII。

HR Giger作品ELP XII。

»»完美的標準只有一個,怪誕之物卻可以有無窮無盡的組合,換季速度不斷加快,隨時求新求變的時尚界,除非擁有如Christian Dior、Cristobal Balenciaga或Yves Saint Laurent等大師的才華,單純倚靠完美比例的優雅線條,已然難以在世界時裝的頂端爭得一席之地。綜觀每季的巴黎秀場,承襲西方藝術「怪誕」(Grotesque)傳統,結合美醜、永恆與短暫、堅強與脆弱、甚至不同動植物肢體而成的作品,最能引起話題,甚至被奉為經典,這種趨勢已然成為時尚的新主流。

著名的巴黎聖母院石像鬼。

著名的巴黎聖母院石像鬼。

源於文藝復興時期,「怪誕」一詞的起源其實是個誤傳。在15世紀時的義大利,古羅馬皇帝尼祿(Nero)在西元68年所興建的行宮在今天的羅馬近郊被意外發現,而其中受到中東藝術影響,蜷曲而結合不同生物造型的裝飾,在當時的藝術界引起廣泛的關注。由於年代久遠,行宮已遭到塵土掩埋,藝術家往往必須靠繩索垂降才能進入參觀,也因此把這種裝飾形容為「洞穴」(義大利文「Grotto」)式的,以訛傳訛之下就形成了今天的「怪誕」(Grotesque)一詞。由於這種裝飾缺乏邏輯、看似矛盾的組合方式,其實早在古羅馬就頗受當時評論家微詞,如古羅馬建築師與理論家Vitruvius就認為它「缺乏邏輯、毫無意義」並極力反對在建築上使用怪誕裝飾。

走過千年的怪誕藝術

禱告書中的頁面邊緣常繪有怪誕生物。

禱告書中的頁面邊緣常繪有怪誕生物。

雖然與注重理性與平衡的古典美感相較之下,怪誕藝術是有如異端的存在,但正如有光就有影,有美感概念之處,「怪誕」必定如影隨形。在宗教至上的中世紀,教會經常將聖經故事雕刻在教堂的飛簷上,以便向不識字的信眾傳道。而其中石像鬼(Gargoyle或Grotesques)更是達到恐嚇信眾與僻邪的雙重作用。當時的貴族之間也流行一種稱為「Book of Hours」的禱告書,這種精美的圖書在頁面邊緣經常繪有蜷曲的藤蔓與怪誕的奇幻生物,以供貴族消磨閒暇時光。

Hieronymus Bosch「聖安東尼之誘惑」(Temptation of St. Anthony)局部。

Hieronymus Bosch「聖安東尼之誘惑」(Temptation of St. Anthony)局部。

在15世紀,義大利文藝復興逐漸驅散中世紀的迷霧,師法希臘羅馬流傳的雕刻與建築,以平衡的構圖與寫實的筆觸重現古典榮光的同時,北歐的藝術家卻把神祕主義推到了另一個高峰。法蘭德斯(Flanders,今荷比盧與德法部分地區)畫家Hieronymus Bosch,以對地獄景像的描繪著名。在他「人間樂園」(Garden of Earthly Pleasures)與「聖安東尼之誘惑」(Temptation of St. Anthony)等畫作中,幻想中的魔物往往以飛翔的魚類、吞食人類的松鼠與鳥、或是造形奇異的植物等形象出現,並經常被藝術史學家和後世的超現實主義化做出比較。而PieterBreuhel父子則將地獄景像帶到人間,以此譬喻法蘭德斯地區連年戰亂的殘酷。

Pieter Breugel the Elder所繪的「戰爭的預言」(Allegory of War)。

Pieter Breugel the Elder所繪的「戰爭的預言」(Allegory of War)。

隨著法蘭德斯地區的商業活動逐漸發達,理性主義驅離了最後一絲中世紀的神秘流風。巴洛克時期的歐洲藝術界講究模仿自然的「逼真」(verisimilitude),並摒棄符號象徵化、充滿怪誕肢體扭動的矯飾主義(Mannerism);加上由Nicolas Poussin領銜的「繪畫應該對人的精神有益」的主張成為法國學院派主流,富有寓意、正經八百的希臘羅馬歷史成為最普遍的主題,各式怪誕奇想亦發被邊緣化,只在閒暇之餘的戲作中出現。

超現實主義畫家Max Ernst的畫作「反教宗」(Antipope)。

超現實主義畫家Max Ernst的畫作「反教宗」(Antipope)。

直到19世紀末,浪漫主義對異國文化的奇想,才逐漸讓歐洲人對怪誕事物恢復興趣。到了20世紀初,各種現代藝術流派,更是紛紛以潛藏的「怪誕」傳統做為創作營養,進行對傳統古典美感的反叛。從表現主義、立體派、野獸派到達達主義等,都脫不了與怪誕藝術的關係,而超現實主義解放潛意識的手法,更是往後怪誕藝術能從邊緣一躍成為主流的溫床。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