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斐爾前派 浪漫風情席捲時尚圈
Pre-Raphaelites’ Romance in Fashion


2012年秋冬Gucci女裝有羅賽蒂名畫的「冥后」影子(Prosperine, 1863)。

2012年秋冬Gucci女裝有羅賽蒂名畫「冥后」的影子(Prosperine, 1863)。

»»剛結束的2012秋冬服裝秀中,Gucci浪漫華麗的系列裡,除了有19世紀末文人瀟灑的Dandy帥氣外,深色絲絨雪紡堆疊出的妖嬈禮服系列,則充滿著拉斐爾前派畫裡(the Pre-Raphaelites)女性復古神秘的形象。這畫派雖然在藝術史上僅占幾行篇幅,但在女性服裝史上,它卻始終有一定影響力。

拉斐爾前派的短暫抗爭
1848年由拿破崙所掀起的革命席捲歐陸,而遠在英吉利海峽另一端的英國,雖政治上沒有被嚴重波及,但是皇家藝術學院裡的三位熱血青年,羅賽蒂(Dante Gabriel Rossetti, 1828-1896)、亨特(William Holman Hunt, 1827-1910)和密萊(John Everett Millais, 1827-1910),卻悄悄組織了「前拉斐爾兄弟會」(Pre-Raphaelite Brotherhood),希望復興中世紀的真誠思維來抵抗僵化的學院畫派傳統。這兄弟會,也可稱作拉斐爾前派,跟文藝復興大師拉斐爾(Raffaello Sanzio da Urbino, 1483-1520)卻是對立的關係,就如同時代的藝評家羅斯金(John Ruskin, 1819-1900)替他們辯護:「這些畫家,既不希望模仿,也從不佯裝去效法古畫,只有那些對古代繪畫不甚了解的人,才會認為這些青年畫家的作品與古畫相似……他們並不拒絕現代知識、技法。他們僅堅持回復到往昔……盡力去描繪他們所見到的事物,或描繪那些他們希望表達事物的真實面目……為何稱之『拉斐爾前派』,因為在拉斐爾之前,所有畫家都是這樣做的。」

沃特豪斯的「夏洛特少女」(The Lady of Shalott, 1888)以中世紀故事為主題。

沃特豪斯的「夏洛特少女」(The Lady of Shalott, 1888)以中世紀故事為主題。

就如同英國藝術史學家William Gaunt(1900-1980)所比喻,這群畫家是維多利亞時代的唐吉軻德,希望以畫筆突破僵化的社會、抵抗工業革命引發的剝削人性,承襲浪漫主義詩人華茲華斯(William Wordsworth, 1770-1850)回歸自然的呼籲,追溯中世紀那純樸理想的年代,強調真誠地面對客體,需承擔藝術家的個人責任。但唐吉軻德也是個悲劇,這個派系的反叛並沒有像之後印象派在藝術界捲起天翻地覆的革命,而是因各人對「追求真實與理想」的不同定義,十年內就分道揚鑣。

沃特豪斯以希臘神話水妖的故事為主題。(Hylas and the Nymphs, 1901)

沃特豪斯以希臘神話水妖的故事為主題。(Hylas and the Nymphs, 1901)

畫派的壽命不長,但是畫家對中世紀題材的唯美懷舊,與帶有理想主義色彩的自然細節表現,構成了眾人對此派畫風的浪漫詮釋;爾後工藝運動大師莫里斯(William Morris, 1834-1896)與追隨者沃特豪斯(John William Waterhouse, 1847-1917),仍以設計理念或畫筆,延續拉斐爾前派的夢境。而羅賽蒂與沃特豪斯後期畫面上的神祕主義傾向,也由法國的象徵主義繼承,持續影響當時的文學與繪畫。

浪漫而神秘的女性形象
不用理解拉斐爾前派複雜的理念與心結,但光是藝術家筆下綺麗女子就讓人印象深刻,因為在時尚界裡始終都有一股追隨者,在60年代甚至與嬉皮和波西米亞風格結合,形成Boho-Chic的一部分。羅賽蒂的筆下的希臘神話「冥后」(Prosperine, 1863),絲絨綠長袍襯托出蓬鬆紅髮女子的鬱鬱寡歡,似乎猶豫著是該吃下手中石榴,每年冬天回地底陪丈夫,還是該義無反顧的與母親團圓。詩人但丁的精神戀人「碧兒翠絲」(Beata Beatrix, 1863)也是羅賽蒂的中世紀典範,迷濛背光中的少女雖知死期將近,但也因知道能與愛人在地下團聚新生,而無所畏懼。

羅賽蒂筆下的女子總有著紅色長髮與憂鬱的神情。(左Monna Vanna, 1866;右Beata Beatrix, 1863)

羅賽蒂筆下的女子總有著紅色長髮與憂鬱的神情。(左Monna Vanna, 1866;右Beata Beatrix, 1863)

「奧菲莉亞」(Ophelia, 1852)雖然在<哈姆雷特>故事裡是被王子遺棄而瘋狂的未婚妻,但是密萊筆下身穿薄紗裙的長髮女子,伴隨著栩栩如生的花朵與樹葉,這自溺水中的悲劇似乎也沾染了浪漫的言情風格。而2011年攝影大師Paolo Roversi 也以此意象,以影片與靜態照片重新詮釋 Mihara Yasuhiro當季春夏刺繡袍服。

攝影大師Paolo Roversi與日本品牌  Mihara Yasuhiro重新詮釋密萊的「奧菲莉亞」。

攝影大師Paolo Roversi與日本品牌 Mihara Yasuhiro重新詮釋密萊的「奧菲莉亞」。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