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占庭元素發燒 黃金彩寶馬賽克鑲嵌
Byzantine Glimmer for Centuries


藝術家Meister von San Vitale in Ravenna的作品「國王君士坦丁及其僕從」,(約西元330-549年間)。

藝術家Meister von San Vitale in Ravenna的作品「國王君士坦丁及其僕從」,(約西元330-549年間)。

»»熱愛時尚的人對於「拜占庭元素」一詞一定不陌生,但它並非專指某種藝術形態或特定的服裝元件,而是跨越千年的歷史遺產,是人們對於古代帝國的想望。與中世紀在歷史長河中同進同出的拜占庭帝國,從建築、文學、藝術到服裝,都對後世留下了不可抹滅的影響,也供予時尚泉源的靈感。

拜占庭(Byzantine)是中世紀的羅馬帝國,指的是現今土耳其的伊斯坦堡(Istanbul)。西元330年羅馬皇帝君士坦丁一世(Constantinus I)遷都拜占庭,改名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西元395年,羅馬帝國分裂為東西兩部分,東羅馬帝國領土包含亞得里亞海和黑海間的巴爾幹半島與土耳其,依舊以君士坦丁堡為首都,因而後世多稱東羅馬帝國為拜占庭帝國。帝國境內民族、人種雜處,玻璃、金屬製品與刺繡織物遠銷海外,絲綢、香料、象牙等奢侈品也不斷從中國、印度、波斯等地運入,繁榮一時。

羅馬皇帝君士坦丁一世的馬賽克肖像,(330-549)

羅馬皇帝君士坦丁一世的馬賽克肖像,(330-549)

宗教信仰助力  彩寶刺繡裝飾達鼎盛
拜占庭服飾色彩繽紛,因為每個顏色都有其象徵性。白色代表純潔、藍色代表神聖、紅色代表基督的血和神的愛、紫色代表高貴和威嚴、綠色代表青春、亮黃色代表富饒。服裝面料流行從埃及進口的亞麻布、棉布與中國的絲綢,還發明了以金線、銀線混織而成的特有絲織物Samite。紡織工匠會將寶石、珍珠等珍貴素材織進布料,再裝飾上動植物圖紋、幾何紋樣的刺繡與織物,展現當時紡織技術的高超。

畫作「The Byzantine emperor Nicephorus III and Maria of Alania」展現當時貴族穿著豪奢,(1074-1081)。

畫作「The Byzantine emperor Nicephorus III and Maria of Alania」展現當時貴族穿著豪奢,(1074-1081)。

拜占廷人相信,上天的力量顯示在皇帝和教會的金銀珠寶上,皇宮和教堂愈是豪華,就愈能證明每位基督徒所期盼的來世會成真,讓拜占廷發展了精湛的奢侈品和金銀製品工藝。而現存於世的拜占庭珍寶包含黃金和紅藍寶石封面的福音書、象牙與珐琅做成的置物箱、聖餐用的金盤子、杯具與鑲滿奇石的十字架等,不禁令人感到當時教士與貴族奢華的程度,似乎比想像中的有過之而無不及。

拜占庭時代的十字架,裝飾風格濃厚。(左:1080-1130 右:1000-1200)

拜占庭時代的十字架,裝飾風格濃厚。(左:1080-1130 右:1000-1200)

馬賽克鑲嵌  華麗成主流
藝術方面最大特點是充滿裝飾性、抽象性和宗教寓意,主題內容延續羅馬時期的基督教題材,但對耶穌神性的描繪取代了對人性的著墨,裝飾與抽象性則影響自東方文化。拜占庭藝術重視心相,排斥寫實主義的風潮,使得作品多以標準化的臉型、平面化的體型為輪廓,而以線條的力度與色彩的運用,展現作品所要強調的精神意義。馬賽克(Mosaic)鑲嵌技法是當時最主流的藝術手法,同樣以繽紛色彩表現,金、藍兩色為主要底色,並佐金、銀、珐琅、象牙等珍貴材質,創作出教堂壁畫與宗教聖像。手抄本上的插畫也是拜占庭藝術的一大重點,由當時的基督教士執筆,內容除了宗教主題外,還將軍隊、戰役、日常生活、動植物等題材入畫,貫徹了裝飾特性與高彩度,但透視技法與空間、背景的處理則較鑲嵌畫更為出色。

由Dirc van Delf撰寫的百科全書複本(1405-1410),飾有華美圖樣。

由Dirc van Delf撰寫的百科全書複本(1405-1410),飾有華美圖樣。

但繁盛帝國終究面臨末日,1453年被穆罕默德2世率領的鄂圖曼帝國軍隊攻陷,結束了1千多年的統治。而拜占庭藝術則繼續在希臘、巴爾幹半島和俄羅斯等地流行,鑲嵌畫和壁畫取代雕刻,成為教堂的主要裝飾。延續至今,拜占庭風格成為時尚圈重要的一環,馬賽克藝術、裝飾性強烈的手稿插畫,以及鑲滿寶石的十字架與奢侈品等,則是設計師最常引用的重要元素。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