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淘金 時尚圈奮起直追
Scoop Golden Mine Online


時尚訊息電子化成為網路世代的必須。

時尚訊息電子化成為網路世代的必須。

»»眾所周知,網路對生活的影響力既深且廣,先是無視國界的資訊交流,讓「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成為可能,接著社交平台的興起,讓人們每天掛在網路上「交流」與「分享」資訊。而精品品牌與時尚媒體看準了這個新平台的強勢與發展性,不斷挖掘網路市場的特性,重視「互動」、「分享」與「立即性」的網路優勢,開始了多方面的改變。

時尚雜誌上線 新興網站與部落客如雨後春筍
Fashion Net於1995年1月上線,是第一個以時尚為主題的網站,此網站一上線,似乎將平面媒體與網路做了第一步連結,看見了這個新平台的發展性,平面時尚媒體如<VOGUE>、<ELLE>、<W>、<Interview>等,紛紛推出網路版本,運用平面深厚的內涵提升網站的質感。同時,從每季、每月轉變成每日上傳新訊息,改變讀者的閱讀週期。還彌平了入門門檻,將200元到1000元不等的雜誌購買費用,降低到趨近於零的網站閱讀支出,大大拓展了媒體曝光,讓時尚不再只是少部分人的專業。同時,低成本所帶來的低風險,讓新興的時尚媒體網站如雨後春筍一般,擁有與雜誌社一樣細緻的分工,接觸第一手來自全球的時尚訊息,以新穎的觀點,帶批判式的文字,同樣吸引了大量的讀者將之視為時尚聖經。而精品品牌也搭上了這波熱潮,如Dolce & Gabbana於2008年推出的網路雜誌Swide,LVMH集團於2010年上線的Nowness,以及由Dior主導的DiorMag,也在今年2月上線,讓網路雜誌世界呈現群雄割據的戰況。

平面時尚媒體紛紛加入網路戰場。

平面時尚媒體紛紛加入網路戰場。

這一波的影響下,也帶動了部落客的興起,除了對時尚提出不同角度的見解,類似心情手札的書寫方式,也較雜誌媒體平易近人。同時,這些以個人為單位的部落客,影響力非同小可。除了面對破千萬的部落格信徒有一呼百諾的魅力,設計師以部落客形象設計單品,如Marc Jacobs為Bryanboy設計The BB ostrich bag。後來更演變成部落客擔任品牌造型顧問,如挪威的Hanneli Mustaparta;或直接聯名設計服裝如瑞典的Elin Kling;還有像Susie Bubble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左右了新銳設計師Yasmin Kianfar與Topshop的侵權官司,讓Topshop公開道歉同時讓產品下架,成為時尚圈不可小覷的勢力。

部落客成為網路世代下,獨立而擲地有聲的勢力。(由左至右:Susie bubble、Tommy Ton、Bryanboy)

部落客成為網路世代下,獨立而擲地有聲的勢力。(由左至右:Susie bubble、Tommy Ton、Bryanboy)

網路拓荒 網購淘金潮興盛
第二項顯著的影響就是網路購物的興盛,時尚圈為因應民眾在消費型態上的巨大改變,網路成為了各品牌的兵家必爭之地,不論是成立自家的電子商務或與其他網站合作,都成了當下不得不跟隨的趨勢。甚至連高盛資產管理公司(Goldman Sachs Asset Management)都投注了2千4百萬美元的資金在Fluid Inc.網路平台研究公司,讓網路大餅顯得更有價值去爭取。對於消費者而言,不需要人擠人、24小時不打烊、還可以無視國家所在地的購物方式實在是極度吸引人。對想購買的單品好不好看有疑問,可以隨時尋求網友意見;看不見實品與不能試穿的疑慮則有完善的退貨制度做後盾。

網路購物不需人擠人、24小時不打烊,還有完善的退貨機制做後盾,

網路購物不需人擠人、24小時不打烊,還有完善的退貨機制做後盾,

至於欠缺的店面設計與店員服務,各大網站則研發獨特界面與程式語言作補齊。Mulu網站的用戶可以推薦商品、詢問建議並為自己想支持的社會事業賺錢,主演「戀夏500日」的Zooey Deschanel與朋友成立的HelloGiggles,就是透過Mulu支持非營利組織「826 LA」;Stipple網站則借助雲端科技的力量推動互動式商務服務。當消費者將滑鼠移到「有點狀標誌」的圖片,就會顯示出圖片中人物、地點、商品及價格等相關資訊;Net-a-Porter則結合了網路購物與時尚雜誌特性,在閱讀訊息的同時,也可以對喜愛的單品下標。獨特的網站定位與有趣的互動功能,讓消費者對購物網站上了癮,每天的小額花費累積成龐大數字。以中國網購網站Xiu.com為例,2011年就有1億5千萬美金的交易金額,2012年將預計有3倍以上的成長,潛力之大,不容忽視。

獨特的界面設計成為網站特色。

獨特的界面設計成為網站特色。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