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轉印 印花藝術不滅
Digital Printing for Fashion Art


無論抽象或寫實景物,數位轉印讓各式花色圖騰得以實現。(左至右為Alexander McQueen 2010春夏、Mary Katrantzou 2011春夏、Peter Pilotto 2012春夏)

無論抽象或寫實景物,數位轉印讓各式花色圖騰得以實現。(左至右為Alexander McQueen 2010春夏、Mary Katrantzou 2011春夏、Peter Pilotto 2012春夏)

»»有人說當相機的出現,人像寫真彩繪的時代終將湮滅,但這說法早已被推翻,因為後者仍舊存在並有其時代精神難以抹殺,不過當數位設計誕生,且日漸成熟,它卻悄悄地改變了設計圈生態,也改變既存的視覺藝術的詮釋。因為我們提背的包款、穿的服裝、睡的枕頭、臥房內的壁紙花色,泰半都由電腦繪圖設計輸出,而設計師們的作品有更多創意發展空間,藝術家們多了跨界合作的機會。

提包、抱枕、T 想得到的都能印
前年(2010)Suzy Menkes在〈New York Times〉發表一篇文章,指出數位轉印對時尚設計產生影響,因在倫敦2011春夏時裝周中,有不少新銳和中生代設計師運用了大量繽紛印花圖騰,相較過去印花表現,他們創造了虛擬世界的真實想像,同時將活生生的生活記憶轉印布料圖案,讓寫實的花色彷彿要從布料上跳出來,無疑宣告未來的印花設計將因科技有所變動。確實,隨科技進步,原本2D平面的織品也能輸出媲美3D立體視覺效果的圖樣,並伴隨不同質感布料,呈現多元效果。

Mary Katrantzou 2011春夏的印花,將各式房間內觀賞到的景色全寫實縮小於服裝圖樣。

Mary Katrantzou 2011春夏的印花,將各式房間內觀賞到的景色全寫實縮小於服裝圖樣。

而這樣的轉印技巧也被運用在各種生活設計,我們坐的沙發單椅花色,其中便有部分選自電腦繪圖再輸出印製於布料上;我們穿的T恤,像是Riccardo Tissci前幾季火紅的獵犬T恤,便是透過彩繪轉印而成;前幾年流行的寫真轉印,好比Anya Hindmarch的「Be A Bag」便是將日常生活照片掃描輸印處理,再交由手工師傅縫製提包,製作成屬於個人色彩的包款,掀起一陣潮流帶動不少中下游品牌加入寫真轉印的行列。

義大利家具Moroso新品以錦鯉的抽象符號為靈感,印製家具織品圖案。

義大利家具Moroso新品以錦鯉的抽象符號為靈感,印製家具織品圖案。

花色選擇無上限 印花設計師最愛
數位轉印屢見不鮮,幾位當紅英國設計師尤見垂愛,希臘裔的Mary Katrantzou自2011春夏發表,令人驚豔,隨後幾季印花處理更加千變萬化,讓真實的自然花草和抽象線條重新組合排列;設計師Erdem Moralioglu的花紋特色則是擅長將花草圖樣賦予水彩畫般的視覺質感,而Erdem Moralioglu曾表示數位科技的好處是可讓他將老壁紙的圖樣重新翻拍處理,結合熱帶植物花卉,所表現的圖騰花紋是有機的,好比2010春夏的花園主題,利用3D技術不斷重複堆疊花色,讓布料緞面產生花紋交錯的視覺層次,反而讓簡單的一件洋裝不需要太多綴飾,便顯得立體有型。反觀他2012春夏,則是回到他最擅長的新舊混搭手法,把舊的pattern融入新花樣,拼接本季設計。

Erdem的印花融合了真實的自然花卉和老壁紙花樣,創造出另一種似油畫彩繪風格。(左至右為2012春夏、2010春夏、2012早秋)

Erdem的印花融合了真實的自然花卉和老壁紙花樣,創造出另一種似油畫彩繪風格。(左至右為2012春夏、2010春夏、2012早秋)

另一個接受安特衛普學派訓練的Peter Pilotto,和其伙伴Christopher de Vos共組的Peter Pilotto品牌,同樣也是數位轉印的箇中高手。Peter Pilotto提到他最常和伙伴在一起做的事,便是不斷地嘗試新花色,而花色從何來?當然透過一張張電腦繪圖而成,且每種圖樣可能經歷過上百次試驗而得,因為想要成就一件好設計,必須考量花色和身體結構、剪裁手法的平衡,要不即使已經輸出好絕美圖樣,很有可能因為剪裁以及設計手法如抓皺等處理不佳,導致精美圖騰走味。

Peter Pilotto不管是漸層或寫真花草的印花圖騰設計,都游刃有餘。(左為2012春夏,中與右為2010春夏)

Peter Pilotto不管是漸層或寫真花草的印花圖騰設計,都游刃有餘。(左為2012春夏,中與右為2010春夏)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