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權力套裝 女人戴盔披甲上陣
Armor Up for the Runway


2012秋冬女裝注入戰袍元素,讓女人戰鬥力飆升。(由左至右:Gareth Pugh、Haider Ackermann、Versace)

2012秋冬女裝注入戰袍元素,讓女人戰鬥力飆升。(由左至右:Gareth Pugh、Haider Ackermann、Versace)

»»在女人變得越來越強勢的年代,中性設計或權力套裝似乎已不敷使用,女人需要更強烈的服裝來武裝自己。因此今年秋冬,設計師紛紛將戰袍形象混入設計,無論是辦公裝束亦或派對禮服,都被大大加強了防禦力,讓女人能徹底展現Women Power。

其實女人穿戰袍的概念在西方由來已久,早在古希臘時期,人們就創作出身穿甲冑、挺舉金矛,自宙斯頭顱中蹦出的雅典娜女神(Athena)。而對雅典娜的形象崇拜,促使古希臘雕刻家菲迪亞斯(Phidias,公元前480~前430年)以黃金與象牙打造出巨型雕像雅典娜·帕德嫩(Athena Parthenos)。古歷史學家保薩尼亞斯(Pausanias,公元前2世紀羅馬時代)曾如此描述這座雕像:「她的頭盔中間裝飾了斯芬克司的類似品…,頭盔兩側是獅鷲的浮雕…,穿著垂到腳板的戰袍,胸部裝飾的梅杜莎的頭是以象牙製成…。」這尊立於雅典帕德嫩神廟的偉大作品雖早已被毀,但遵循歷史文字記載而製作出的大理石複製品,雅典娜帶盔披甲的姿態還是帶給世人無窮靈感,經常成為入畫題材。

現存於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的雅典娜·帕德嫩雕像複製品。(公元2世紀)

現存於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的雅典娜·帕德嫩雕像複製品。(公元2世紀)

被譽為歐洲17世紀最偉大畫家之一的荷蘭畫家林布蘭(Rembrandt van Rijn,1606~1669),便在其晚年以雅典娜為題繪製人物畫。畫中人物彷彿被強烈燈光照射,讓身上盔甲泛著璀璨光芒。頭盔的華麗羽毛與緋紅的戰袍披風,對比著主角落寞的神情,描繪出女神的人性,也反映了畫家晚年落寞的情緒。義大利畫家著名畫家提埃坡羅(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1696~1770)則在畫作「阿基里斯的憤怒」(The Rage of Achilles,1757)展露雅典娜的神力,一手便抓住了「希臘第一勇士」阿基里斯,阻止一場血腥殺戮。維也納分離派(Vienna Secession)克林姆(Gustav Klimt,1862~1918)甚至將雅典娜當作分離派象徵,並以其智慧、技藝、戰爭的象徵意義入畫,創作出著名作品「雅典娜」(Pallas Athena,1898)。

林布蘭(左)與克林姆(右)都以雅典娜做畫作題材。

林布蘭(左)與克林姆(右)都以雅典娜做畫作題材。

回歸塵世,若提及女人穿戰袍的代表,聖女貞德(Joan of Arc)可說是西方歷史人物中,最為人熟知的一位。她不僅違背宗教規範,以神啟名義踏入戰場。還在英法百年戰爭(1337~1453)中,帶領法國贏得多場戰役。可惜英雄故事以悲劇結尾,被英國當局以異端和女巫罪名判處火刑,但其故事與形象也因此烙印人心。在15世紀流傳下來的畫像中,聖女貞德雪嫩的肌膚與身上冷冽剛硬的盔甲形成強烈對比。而新古典主義大師安格爾(Ingres,1780~1867)與拉菲爾前派的畫家羅賽蒂(Dante Gabriel Rossetti,1828~1896)便以此為雛形,以不同手法繪出各自的詮釋。法國野獸派和表現主義畫家盧梭(Georges Rouault,1871~1958)則以大膽的色彩以及筆觸,創作出內心對聖女貞德既模糊卻又深刻的印象。

左:羅賽蒂描繪聖女貞德親吻手中寶劍,強調其堅毅信念; 右:盧梭運用大膽的色彩與筆觸勾勒對聖女貞德的印象。

左:羅賽蒂描繪聖女貞德親吻手中寶劍,強調其堅毅信念; 右:盧梭運用大膽的色彩與筆觸勾勒對聖女貞德的印象。

都鐸王朝最後一位君主,統治著英格蘭和愛爾蘭的女王伊莉莎白一世(Elizabeth I,1533~1603),也是穿著戰袍的人物代表。根據歷史記載,因伊莉莎白一世處決蘇格蘭女王瑪麗一世(Mary Stuart,1542~1587),引發了西班牙戰爭(1568~1604)。戰爭期間,伊莉莎白一世身穿銀製盔甲和天鵝絨袍服現身軍營,顯示出無比的帝王氣度。而2007年的電影「伊莉莎白:輝煌年代」(Elizabeth:The Golden Age)便將這段故事搬上大銀幕,讓飾演女王的Cate Blanchett以一身盔甲帥氣騎於白馬上,完美詮釋了女王的英姿。

Cate Blanchett在電影「伊莉莎白:輝煌年代」中,詮釋伊莉莎白一世。

Cate Blanchett在電影「伊莉莎白:輝煌年代」中,詮釋伊莉莎白一世。

而今年秋冬,女人著戰袍的形象在時尚圈凝聚出一股熱潮。相較於80年代的權利套裝,賦予女人自信於職場實踐自我的形象。2012年秋冬女裝與高級訂製服,設計師更進一步的要女人身穿戰袍,與現實社會來場搏鬥。Versace本季特別偏愛戰袍元素,在秋冬女裝與秋冬高訂作品中,都可看見她運用皮革材質,雕塑出狀似堅硬鎧甲的緊身胸衣,並混以水鑽與鉚釘材質,增加整體造型的華麗感。Haider Ackermann則充分利用皮革的可塑性來模擬金屬盔甲的輪廓,除了在腰部縫製出立體線條,兩片岔開的裙擺也堅硬的具有保護力。Gareth Pugh擷取鎧甲的立體線條,運用皮革流蘇為整體造型提升設計感。Marco de Vincenzo在皮質的鉛筆裙與圓領大衣上,製作出幾何線條與圓形鉚釘凸紋,彷彿由金屬片組裝而成,巧妙的在優雅中吐露出不可侵犯的意味。

皮革是設計師詮釋盔甲元素最常見的材質。(由左至右:Haider Ackermann 2012秋冬女裝;Versace2012秋冬女裝;Marco de Vincenzo2012秋冬女裝)

皮革是設計師詮釋盔甲元素最常見的材質。(由左至右:Haider Ackermann 2012秋冬女裝;Versace2012秋冬女裝;Marco de Vincenzo2012秋冬女裝)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