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藝術高第 魔幻寫實先驅
Antoni Gaudi Magic Realism in Fashion


Katerina Yalova 2013秋冬大方地以高第知名建築為印花設計,就連線條結構也有所擷取利用。

Katerina Yalova 2013秋冬大方地以高第知名建築為印花設計,就連線條結構也有所擷取利用。

»» 到西班牙一定要做的是:吃西班牙燉飯、跳佛朗明哥舞、看鬥牛,還有親眼體驗建築師高第(Antoni Gaudi;1852-1926)留下的奎爾公園、米拉之家(La Pedrera)以及聖家堂,滿滿的西班牙旅遊行程裡,關於高第設計的建築之到此一遊,好似多了些。這也難怪,受過歷史主義、新藝術洗禮的安東尼高第,有人說他是建築詩人,我倒覺他像建築狂人,可以為蓋房子蓋到傾家蕩產,蓋到忘我,那不羈嶙峋的線條與看似東倒西歪卻又意外平衡的設計結構,直到現在,你依舊只能對他豎拇指按讚。

高第的經典代表作之一,米拉之家。

高第的經典代表作之一,米拉之家。

要下筆描述高第,心裡頓時有點難以抉擇,是否該如編年史般,從出生開始談起絕對沒有出錯機會,還是乾脆細說他遺留人間的創作;老實攤開高第生平,多數對其詮釋無非小時候被認定很有設計天分,父親送他念建築,爾後又因受到富二代奎爾(Eusebi Güell)賞識,讓他打造不少建築,而從一般民家到公共空間。對於家庭、婚姻有些輕描淡寫,因為高第終其一生沒有婚娶,有如緋聞絕緣體,有一八卦說他曾積極追求一位失婚的學校老師失敗,自此絕口不談戀愛那檔事,但這消息受到高第的姪女Rosita(姊姊羅莎的小孩)反駁,說她舅舅很少正眼看過女孩,根本沒墜入情網,為高第的生平故事多了顏色。

Eusebi Güell(左)是高第(右)一生中最重要的貴人,提供不少金援贊助,而高第也為其成就不少建築鉅作。

Eusebi Güell(左)是高第(右)一生中最重要的貴人,提供不少金援贊助,而高第也為其成就不少建築鉅作。

人家說創作有一部分是天賦,有部分是後天教育環境與人為影響,高第的父親、祖父等歷代傳承著銅匠鑄造事業,1852年6月25日誕生的高第,血液裡註定流著鑄造的基因,自小學習不少關於銅鑄製造技術,推其向前一把的決定是其父親在他16歲那年,將他送到巴塞隆納學習建築設計,而小時因銅造打下的手作基礎,促使他在建築路上多了手作感。不過高第的建築路如同他蜿曲的線條,沒有那麼平順,他的學生作品一點也不討教授喜歡,而高第本人也從未以當乖學生為榮,扣除在建築事務所打工時間,高第逃了不少建築課,他總認為課上太多是會扼殺創造力,或許因為如此,高第的建築線條跳脫制式規範,運用多種如彩繪玻璃、馬賽克鑲嵌與亂中有序的拼湊堆疊結構,打造出詭異奇幻建築體,讓他自學校脫穎而出,連校方都表示高第如果不是個天才,就是個瘋子,暗指其天馬行空的設計想像力。

奎爾公園裡布滿驚喜,是設計迷到西班牙的朝聖地之一。

奎爾公園裡布滿驚喜,是設計迷到西班牙的朝聖地之一。

對於家庭,是高第生平中堪稱小缺陷的角落,除了父親活超過90歲以外,母親在他24歲時便逝世,五個兄姊手足也相繼離去,排行老三的姐姐羅莎留下一女Rosita,而姪女Rosita也比高第早辭世,家庭聯繫上可說是有些薄弱得徹底,或許這就是他能專心投入建築設計的潛在因素也說不定。回推高第曾表明建築不需要紙上談兵來個百般協調,因為協調便有辯論,便會失去設計主導者權力,也因此高第的助理、學生們和他一同工作時,甚少提出所謂的「疑問」,做就對了。

巴特婁公寓內部不見傳統建築空間的制式樑柱。

巴特婁公寓內部不見傳統建築空間的制式樑柱。

細數高第歷來創作與崛起時間點,他正好歷經了歷史主義與19世紀初興起的新藝術流派,雖然高第被稱作西班牙新藝術運動的代表人物,但絕大多數的靈感來源,中古世紀的歷史記載絕對是高第參考資料,11世紀到16世紀的法式建築深深吸引著高第;哥德主義曾在其早期創作中占有一定地位,除此,東方主義和自然有機結構的衝擊,掀起西班牙年輕風格(Arte Joven)新藝術洪流裡重要關鍵,也令高第為之臣服。不過剛開始,高第並沒有因自然有機體改變自我設計理念,直到遇見教授建築裝飾學的John Ruskin,才徹底改變他的觀感。

高第的早期作品Casa Vicens,看得出初期高第對中世紀建築的迷戀,也摻雜著哥德主義。

高第的早期作品Casa Vicens,看得出初期高第對中世紀建築的迷戀,也摻雜著哥德主義。

那時,恰好是興起的布爾喬亞階級極力炫耀財富,希望打造的空間是極具現代感且引領潮流,給了當下年輕建築師不少成名好機會,高第也是順著該脈動,在1878年受到磁磚商Manuel Vicens邀請,設計Casa Vicens避暑別苑,進而跨進建築領域。可惜,高第的奔放姿態並未被多數大眾所接受,一直到1878年巴黎世界博覽會巧遇好友兼伯樂Eusebi Güell,高第設計一生有了徹底轉變。Eusebi Güell於1883年聘請高第擔任私人建築師,開始為自家莊園一步步妝點,高第亦慢慢地發揮長才,巧妙改裝設計,從小小一道拱門、地窖,直到1889年興建落成的奎爾宮( The Palau Güell),算是打下名氣基礎,雖說斥資建造曾令詩人Ramon Pico Campamar為此小酸Eusebi Güell,但Eusebi Güell似乎眼也沒眨,力挺到底,可說是高第的幸運之神。

左為奎爾宮舊時影像,右是經過修復後的現代遺跡。

左為奎爾宮舊時影像,右是經過修復後的現代遺跡。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