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式緊縛藝術 綁住性感時尚
Kinbaku: Binding Sex and Fashion


2012年〈Vanity Fair〉以捆綁大師的面貌呈現Azzedine Alaïa。

2012年〈Vanity Fair〉以捆綁大師的面貌呈現Azzedine Alaïa。

»»所謂「緊縛」,即使用天然植物纖維繩具,綑綁肉體的技法,在大眾印象中,似乎只是性變態者的特殊嗜好。然而經過數世紀的演變,從最初綁縛囚犯的技法中,日式「緊縛」不但發展出其獨有的形式及美學,幾何繩索圖案與肉體曲線間的互動,也成為無數時尚設計師與攝影師的靈感來源。

江戶時代對懸吊(左)與繩縛(右)的記載。

江戶時代對懸吊(左)與繩縛(右)的記載。

作為藝術形式,「緊縛」在20世紀以後才初見曙光,但關於緊縛的技術與記載,卻有著相當的歷史。早在日本戰國時期,繩縛與懸吊就已是刑求的一環,而在江戶時代,隨著社會穩定,制度漸漸完善,限制囚犯行動的方式也逐漸在官吏之家代代相傳,「捕繩術」也就因應而生,隨時間推移也演變出不同的綁縛「流派」。雖說各流派皆有自己獨有的縛法,隨著囚犯地位不同,行事也必須做出調整,但根據日本忍術家與「捕繩術」大師藤田西湖,在著作《捕繩術圖解》中的記載,優秀的「捕繩」皆不出四個原則,即使囚犯無法逃脫、無法理解繩結的順序、不影響血液循環和神經系統,且必須富有美感。

《捕繩術圖解》中記載了江戶時代各種「捕繩術」技法。

《捕繩術圖解》中記載了江戶時代各種「捕繩術」技法。

此種由繩結對稱型態、肉體變化與精神折磨所交織出的美感,與日式「侘寂」(Wabisabi)殘缺美之間的關聯,使「捕繩」早在演變為藝術形式前,就吸引不少江戶時期浮世繪大師的注意。如19世紀初的晚期浮世繪大師歌川國芳,就曾作有虐待女囚題材的草稿,而以描繪人間殘酷景象的「無慘繪」流派,對綁縛題材更是多有著墨。如歌川國芳門下,以殺戮題材聞名的月岡芳年,與同期名家落合芳幾合的競作「英明二十八眾句」中,描述虐殺刑案的場面中,便有不少以「捕繩術」懸吊被害者的畫面。而在月岡芳年取材自鬼怪故事的「新形三十六怪撰」中,鬼婆倒吊孕婦,欲殺嬰而食的畫面,也成為對「捕繩」最生動的描繪。

月岡芳年「英明二十八眾句」(左)與「新形三十六怪撰」(右)。

月岡芳年「英明二十八眾句」(左)與「新形三十六怪撰」(右)。

除了形象化地繪出繩結之外,浮世繪也借用繩結的特性,創作出更富有想像力的篇章。浮世繪傑作「富嶽三十六景」作者葛飾北齋,就曾在畫作「蛸と海女」中,描繪漁婦夢見與章魚交歡的情節。在畫中以章魚觸角代替繩結束縛,並以口器吸住下陰,與「捕繩術」多纏繞人體敏感部位的技法有異曲同工之妙,被日後BDSM(綁縛性虐)愛好者奉為開山之作。

葛飾北齋畫作「蛸と海女」。

葛飾北齋畫作「蛸と海女」。

但「捕繩術」之所以能從一種實用技法,與藝術中的陪襯,轉化為「緊縛」此種擁有獨特審美的藝術形式,20世紀初繩縛大師伊藤晴雨可謂關鍵人物。被譽為昭和時代SM第一人,伊藤晴雨對綁縛的興趣自10歲在《中將姬》繪本上,見到雪中虐囚的畫面時,就已悄悄萌芽。在當過幾年的繪畫與雕刻學徒,並在印刷廠與報社擔任插畫之後,伊藤晴雨於28歲時開始潛心研究「捕繩術」,並在34歲時正式創作繩縛相關的插畫與攝影作品。

左:伊藤晴雨《地獄の女》節錄 右:伊藤晴雨1950年代緊縛攝影作品。

左:伊藤晴雨《地獄の女》節錄 右:伊藤晴雨1950年代緊縛攝影作品。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