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秋冬不設限 皮草另類復甦
Fur Rises Against the Odds


一位綠色和平成員衝進Just Cavalli 2013秋冬發表會。

一位綠色和平成員衝進Just Cavalli 2013秋冬發表會。

»»「妳的時尚,牠的死亡!」在二月底的Just Cavalli 2013秋冬發表會中,綠色和平成員趁保安人員疏忽衝上伸展台,大聲疾呼禁用皮草、保護動物的訴求。然而任憑保育團體的抗爭行動越演越烈,皮草不但並未消聲匿跡,反倒在近年止跌回升,以全新的設計與形象,帶起一股彷彿逆世界趨勢而行的另類潮流。

1994年PETA廣告的超模陣容空前強大,如今代言人卻紛紛改弦易轍。(由左至右:Emma Sjoberg, Tatjana Patitz, Heather Stewart Whyte, Fabienne Terwinghe, Naomi Campbell)

1994年PETA廣告的超模陣容空前強大,如今代言人卻紛紛改弦易轍。(由左至右:Emma Sjoberg, Tatjana Patitz, Heather Stewart Whyte, Fabienne Terwinghe, Naomi Campbell)

把時鐘撥回二十年前,皮草走入歷史似乎已經是大勢底定。從90年代極簡、休閒風席捲全球以來,自古以來象徵奢華的皮草,頓時成為老氣而麻木不仁的象徵,動物保護成為一種新的時尚態度,導致皮草市場萎縮過半,苟延殘喘。然而物極必反,在國際皮草協會(IFTF)強勢的市場策略下,去年的市場調查指出,全球皮草銷售在過去十年間成長達七成,迎來前所未有的黃金時期。

「在全球經濟不振的同時,各地皮草農場的業績卻在創下紀錄,」國際皮草協會總裁Mark Oaten在2012年財務報表公佈時表示,他並指出中國與俄羅斯不斷成長的消費力是此一現象的主因,「年輕女性是中國最大的消費族群,而她們仍把皮草視作身份地位的象徵。」在去年全球皮草交易140億美金(約4150億台幣)的總值中,就有60億銷往金磚四國,這略相當於2000萬隻動物的毛皮。

Janet Jackson為Blackglama拍攝的廣告,為皮草品牌化跨出第一步。

Janet Jackson為Blackglama拍攝的廣告,為皮草品牌化跨出第一步。

但皮草能由黑翻紅,除了發展中國家新貴熱中於此之外,皮草廠牌覺醒的品牌意識,也扮演推手角色。如由美國五大湖區貂皮養殖業組成的Blackglama,連續三年在各大時尚刊物上刊出由Janet Jackson代言的廣告,就收到奇效。雖然訂價高於平均20%以上,去年以Blackglama品牌發售的360萬枚高品質黑貂皮仍供不應求。但Blackglama 2008年從Nike挖來的總裁Joe Morelli並不滿足於此,「我希望有朝一日人們能對 Blackglama投以如渴望Louis Vuitton般的眼光。」他表示。除了計劃在未來幾年瞄準中國市場外,Blackglama也於去年10月推出品牌第一支香水,並將在今年陸續發表珠寶、眼鏡、鞋款等多樣產品。

Blackglama於去年10月推出第一支香水。

Blackglama於去年10月推出第一支香水。

從2012年下半開始,國際皮草協會也開始傾力增加能見度。其中與Rick Owens合作的廣告,試圖為皮草建立闇黑前衛的新形象,從2012年底開始在〈GQ〉與〈Vogue〉刊出起,就引起爭議不斷;另一方面,在財經雜誌〈The Economist〉上,國際皮草協會則藉由列出皮草業近年來優異的獲利率,吸引投資人青睞。

前衛設計師如Rick Owens的公然支持,助皮草洗刷老氣形象。

前衛設計師如Rick Owens的公然支持,助皮草洗刷老氣形象。

丹麥皮草大廠Saga Furs則深耕年輕設計師,除了贊助如紐約FIT與Parsons服裝學院畢業展演,免費提供皮草助學生創作外,Saga Furs也每年舉辦設計大賽,並邀請入圍選手前往品牌設計中心修習課程,學習運用皮草的技法,以當年蘋果推廣麥金塔電腦的模式,讓年輕設計師「上鉤」。包括Alexander Wang與Haider Ackermann等活躍於檯面上的設計師,都曾是受邀對象,而2012年H&M設計獎得主Stine Riis,更是在Saga Furs受訓後,以清一色皮草系列奪魁。

Alexander Wang(左)與Haider Ackermann(右)都曾獲邀前往Saga Fur設計中心。(圖為2013秋冬系列)

Alexander Wang(左)與Haider Ackermann(右)都曾獲邀前往Saga Fur設計中心。(圖為2013秋冬系列)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