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入侵 「抗爭制服」面臨危機
Protest Attire-No More?


如今的抗議群眾已難以找到共同的制服。

如今的抗議群眾已難以找到共同的制服。

»»隨著警察連夜鎮壓洛杉磯和費城的「占領華爾街」據點、寒冬慢慢降臨再加上耶誕佳節的誘惑,「占領華爾街」運動看來真的要無疾而終了。這一切也並不在意料之外,和60年代的反文化運動比起來,「占領華爾街」只是一群烏合之眾:沒有搖滾和龐克樂、沒有自己的行話、更找不到一套「制服」來增強族群認同,在像戰場一樣艱苦混亂的抗爭中,自然無法存活。

從50年代的機車族、60年代的反越戰抗爭再到70年代的龐克運動,歷來成功的抗爭活動,無不以軍裝做為服裝的代表。二次世界大戰大量生產的軍服,在戰後大量被捐贈到救濟窮人的組織「救世軍」(Salvation Army),這些保暖、機能性十足又幾乎免費的軍裝,自然成為嬰兒潮世代,窮困的年輕人著裝的不二選擇,也成為社會運動中最重要的「抗爭制服」。但在時尚發達,快速流行崛起的今日,軍裝元素已然被時尚品牌收編,最容易取得的便宜服裝也不再是過剩的軍用品,而是時平價品牌H&M和Uniqlo等服裝,新世代的抗爭群眾,還能穿什麼來表現自己的態度? 

Marlon Brando在《飛車黨》中穿著黑色皮衣。

Marlon Brando在《飛車黨》中穿著黑色皮衣。

視覺效果十足的黑色皮衣,早在二次世界大戰戰後的1950年代,就已成為是反叛的標誌。當新一代青年面對當時保守的社會,成群結黨駕著重型機車,在生活中尋找刺激的機車族,逐漸形成了一股反文化的風潮。他們當時的穿著,除了A-2和G-1等軍用皮夾克外,最普及的就是Marlon Brando在電影《飛車黨》(The Wild One)中竄紅的黑色機車皮衣。在二戰剛剛落幕地當時,形似納粹制服的黑色皮衣除了在同儕之間取得認同之外,還有向曾對抗過納粹的父兄表示反叛的意味,黑色皮衣也就此成為危險人物的代名詞,更在日後的龐克運動中被發揚光大。

連帽的Duffle Coat是1968年五月學運的「制服」。

連帽的Duffle Coat是1968年五月學運的「制服」。

隨著戰後嬰兒潮一代的成長,50年代的社會問題在60年代更加激化。當法國學生在1968年,為反抗過時的教育制度和思想箝制,從Nanterre大學展開「五月學運」(Mai68)時,身上穿的則是海軍的Duffle Coat。這種起源於一次世界大戰的大衣,保暖耐用的毛料材質、牛角扣的便利設計、實用的連帽設計和低廉的價格,很快就成為學生和工人的最愛,也成為這場思想解放運動的代表物之一。

1971年反越戰的抗議人群。

1971年反越戰的抗議人群。

同時在美國進行得如火如荼的反越戰遊行,也吹起了一波軍裝的風潮。以「讓孩子們回家」為訴求的人群,和在戰場飽受摧殘的老兵在國會大廈前抗爭時,紛紛穿上了當時美軍配備的M-51與M-65衝鋒衣,來表示自己對身在越南的美國大兵的支持。當時抗議活動的另一主力-「黑豹隊」(Black Panther),更是「抗爭制服」的典範,以伸張黑人權益為訴求,「黑豹隊」成員總是穿著非洲風印花的襯衫和黑色皮夾克,加上總是荷槍實彈,讓他們總是抗議人潮中最醒目的一群。 

隨著1975年越戰落幕,經濟日漸發達,社會抗爭運動在80年代已是強弩之末。加之高級時尚品牌紛紛借用經典軍裝元素來豐富自己的設計,動輒上千美元的標價,讓二次世界大戰以及韓戰、越戰的軍裝已不能再代表窮困的年輕人。放眼如今的異議人士和社會運動,從德國的綠黨(Grüne Partei)、2006年台灣的倒扁紅衫軍,到泰國的紅、黃衫軍,充其量只能用顏色來區隔族群,難以在生活中形成社群意識,更遑論產生深入人心的著裝風格了。

2011秋冬T台上的「抗爭制服」(由左到右為Ann Demeulemester、Junya Watanabe、Burberry、Lanvin)

2011秋冬T台上的「抗爭制服」(由左到右為Ann Demeulemester、Junya Watanabe、Burberry、Lanvin)

軍裝時裝化的風潮至今沒有改變,這些所謂的「抗爭制服」,無一例外的都是2011秋冬最夯的時尚元素。Junya Watanabe和Ann Demeulemeester都用黑色機車夾克做為靈感設計了整個秋冬系列;而原本就機能取向的男裝,更大量演繹當年的「抗議制服」,Burberry、Balmain和Raf Simons都主打色彩鮮豔的Duffle Coat,韓戰、越戰的M51與M65衝鋒衣則由Lanvin和Marc Jacobs重新詮釋。如今要在抗議時,要辨別穿著救世軍救濟品的反叛青年,和華爾街上穿名牌的高薪肥貓,可能唯有像電影《V怪客》(V or Vendetta)中一樣,讓抗議者都戴上面具了吧。««

As the police force cracked down “Occupy Wall Street” camps in Los Angeles and Philadelphia, it seems that the protest is really coming to its end. This is hardly surprising given the protests’ lack of identity. Without a unified taste of music, slang or attire, the demonstration nowadays seem extremely pale when compared to its counterparts in the 60s and 70s. 

As the black jacket of the 50s “free and easy” bikers, duffle coats and army parkas of the 60s anti Vietnam war protesters and the 70s punk attire have all fallen victim to the ever growing fashion industry, and as H&M and Uniqlo have replaced Salvation Army as the prime provider of cheap clothing, there is little hope for a new protest attire to be created to represent the 99%.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