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戲謔元素 小丑永遠主角
Clowns as Artists’ Metaphor


英國印象派畫家Dame Laura Knight(1877-1970)畫筆下,各種小丑在馬戲團裡串場。

英國印象派畫家Dame Laura Knight(1877-1970)畫筆下,各種小丑在馬戲團裡串場。

»»小丑,從來不是個容易分析的角色。台前七彩斑斕的他,扮個鬼臉,鬧脾氣跺腳,帶給人們歡笑,但台後,這角色又潛藏著幾分哀戚,有種身不由己的無奈。丑角的複雜形象,因此成為藝術、文學的常見主題,甚至是創作者的自我比喻,就像愛爾蘭小說家喬伊斯(James Joyce, 1882-1941)自嘲:「我只是個愛爾蘭的小丑、在宇宙中一個偉大的丑角而已。」而這戲劇性的裝扮自然也沒有在時尚界缺席,延續著19世紀他在畫布上的盛大演出,於今日伸展台上,小丑也以繽紛或蒼白的身影,持續迷幻世人。

嬉鬧臉龐後的身世之謎
一般公認古代宮廷弄臣是小丑的前身,並且在社會與宗教緊緊相依,特別是和齋戒前的嘉年華會(Carnival)相關,並成為流浪賣藝團的固定班底。隨著戲劇發展,丑角成為類型喜劇裡不可或缺的角色,像是文藝復興時期,義大利和法國流行的即興喜劇( Commedia dell’Arte)中,就衍生了兩個藝術史上刻板角色:白小丑Pierrot和穿菱格紋Harlequin;在故事中兩人皆企圖贏得Columbine芳心,但Columbine背叛了被愛迷昏心智的Pierrot,選擇了狡計多端的Harlequin,也因此Pierrot蒼白的臉龐上多了滴眼淚裝飾,而Harlequin則是以黑面具與彩色菱紋歡樂亮相。

法國畫家Antonie Watteau(1684-1721) 的「Italian Comedians」,1720。

法國畫家Antonie Watteau(1684-1721) 的「Italian Comedians」,1720。

Pierrot的刻板印象以寬大蓬鬆的袍服為主,有時會戴上一圈皺褶領,純白的臉龐與身影象徵著他的天真。藝術史家考證Pierrot的形象可能與耶穌基督憐憫世人的犧牲相連結,就如同法國畫家盧奧(Georges Rouault, 1871-1958)筆下的Pierrot,總與他畫的耶穌或殉道者有幾分神似。而法國的傳奇默劇演員父子檔Jean-Gaspard Deburau(1796-1846)和Charles Deburau(1829–1873),又以他們生動的肢體語言,讓Pierrot在歡樂表演中又多了分旁觀疏離,不發一語卻道盡人生無常。

右:盧奧的「Pierrot」(1938);左:Nadar& Adrien Tournachon 兄弟拍攝的Charles Deburau影像(1854-1855)。

右:盧奧的「Pierrot」(1938);左:Nadar& Adrien Tournachon 兄弟拍攝的Charles Deburau影像(1854-1855)。

Harlequin的歷史淵源則有兩種說法,一種認為他是但丁在〈神曲〉地獄篇碰到的演員鬼魂,另外則有史學家考證他可能源自古代惡魔Hellequin,以動物臉的形象穿梭在人士與地獄間,對人類有時友善,有時則不然,並在中世紀時成為嘉年華會的常見角色,擁有各式面具與條紋或格紋戲服。不過Harlequin和Pierrot的愛恨情仇,逐漸被人淡忘,而流浪藝人則套上這兩個角色的戲服,以提琴、吉他與歌聲,在大街小巷裡賣藝維生。

Harlequin和Pierrot常一起出現。(左:André Derain的「Harlequin and Pierrot」,1923;右:塞尚(Paul Cezanne)的「Pierrot and Harlequin」,1888。)

Harlequin和Pierrot常一起出現。(左:André Derain的「Harlequin and Pierrot」,1923;右:塞尚(Paul Cezanne)的「Pierrot and Harlequin」,1888。)

畫布上的賣笑人生
隨著19世紀城市生活的興起,印象派鼓吹以畫筆捕捉瞬息萬變的現代生活,因此小丑與馬戲團成為現代畫家最佳的觀察對象與心情象徵,作為當代人對於城市發展奇觀的隱喻。擅長捕捉秀場百態的羅特列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 1864-1901),不只多次自扮丑裝拍攝肖像,也以細膩的畫筆描繪他丑角好友Cha-U-Kao,台上浮誇與台下寂寥的各種姿態。將畫筆視為科學或手術刀的秀拉(Georges-Pierre Seurat, 1859-1891)與竇加(Edgar Degas, 1834-1917),則以冷靜的視角紀錄馬戲團場中,種種走鋼絲、空中飛人、吞火等驚險奇觀。

左:羅特列克「The Clown Cha-U-Kao」,1895;右:秀拉「The Circus」,1891。

左:羅特列克「The Clown Cha-U-Kao」,1895;右:秀拉「The Circus」,1891。

而情感豐富且風格多變的畢卡索(Pablo Picasso,1881-1973),擁有不少面具戲服收藏,除了藉描繪馬戲團為人生隱喻,抒發內心對人世冷暖的感慨外,也替自己與兒子穿上Harlequin的裝束,以寫實或立體派風格,扮演或自喻為藝術界的丑角。

畢卡索有不少以小丑為題的畫作。(左:「Paul as Harlequin」,1924;右:「Three Musician」,1921。)

畢卡索有不少以小丑為題的畫作。(左:「Paul as Harlequin」,1924;右:「Three Musician」,1921。)

在鏡頭前有各種偽裝的Cindy Sherman,在2003年替自己抹白了雙頰,畫上紅鼻紅唇的招牌小丑裝,拍攝下系列作品,並於後製時添加絢爛背景。不過這顏色過於飽和的影像,並非傳達開心感受,脖子上的醫療護頸,身上家庭味濃厚的平凡穿著,皆與臉上畫出的歡笑形成強烈對比,傳達角色笑顏後的無限哀戚。

Cindy Sherman的「小丑系列」,2003。

Cindy Sherman的「小丑系列」,2003。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