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文字書寫 躍上衣身光彩盡現
Dress up with the Calligraphy Fashion


Jean-Charles de Castelbajac 2011年春夏(左)到秋冬系列(右)皆為圍繞著文字大作文章,

Jean-Charles de Castelbajac 2011年春夏(左)到秋冬系列(右)皆為圍繞著文字大作文章,

»»在聖經創世紀的篇章中記載著,人類因奢望建造巴別塔通天界,而遭上帝懲罰,使人類變亂口音、語言,讓彼此不能溝通的故事。或許有人視之為歷史上令人惋惜的一章,但對於語言學家、藝術家,甚至是設計師們,不同的語言、文字所造就的文化豐富性,反而是極為令人振奮的。而且不可否認地,文字書寫無論是以手寫形式或是印刷形式,都已被列為視覺藝術的一支;發揮在服裝設計的造型上,不僅要大力喝彩其創意和美感的獨創性,也為老祖宗所傳下的智慧結晶致上深深敬意。

現今所有文字系統,除了漢字是表意文字之外,其他拉丁、東南亞、中東語系皆是由表音文字表現,因此文字演進在後代文字使用與結構上影響深遠,但姑且讓我們將形聲、轉注、假借等六書和印刷術演進史留給歷史學家討論,文字作為藝術形式表現,以及文字與字義之間相互創造的美感,才是時尚關注的焦點。

雖手寫書法藝術東西方各有不同,但文字系統起源皆屬象形文字,藉由圖畫來表情達意,如中國甲骨文和埃及象形字,直至後代傳承演變之後,才各自獨立發展為不同書寫、語法系統。在東亞各國中,書法自古以來就被視為最重要的藝術之一,書法家或書法作品的地位絕不在畫家、音樂家及其作品的地位之下。日本和化書道三蹟名人藤原佐理,和東晉王羲之、唐代狂草名家張旭等歷代上百書法大師,皆以書法作為藝術表現的形式,超脫文字作為表意的功能,而依著筆畫的粗細、流轉、起收,成為律動繪畫的形象。

日本和化書道三蹟名人藤原佐理「頭辯帖」(左)與唐代狂草名家張旭作品展現文字的圖畫性。

日本和化書道三蹟名人藤原佐理「頭辯帖」(左)與唐代狂草名家張旭作品展現文字的圖畫性。

在西方文化中,拉丁文系書法則被強調作為構造美術的技巧或元素之一,較具實用性,也更早與印刷術相連結。早期西方書法書寫為抄寫聖經修士們的專利,具有固定的規則需遵守,且被要求完全依照筆順和既定的筆法完成精準的書寫,但當羅馬帝國崩潰、歐洲進入黑暗時代,文字禁臠才得以釋放,隨著不同地區延伸出不同的書寫風格和系統,光是哥德手寫體(Blackletter)或卡洛琳(Carolingian)就有數十樣式的變種寫法。但最後西方書法字型發展至今,卻沒有成為一門藝術,或許在於其簡單的線條結構容易在藝術層面作變化,抑或是印刷術的飛快進步取代了手寫字體逐漸演變的漫長過程,以致於西方書法字型在現代成為平面設計的重要元素之一,而非藝術領域的專項。

哥德手寫體(Blackletter)字型結構精細優美,成為平面設計的重要元素。

哥德手寫體(Blackletter)字型結構精細優美,成為平面設計的重要元素。

至於在伊斯蘭教的國度,由於宗教禁止偶像崇拜的緣故,歌頌真主阿拉的方式,就不似基督教世界裡以畫筆描繪出耶穌、聖母等形象,而是使用<可蘭經>中的阿拉伯文字母的書法視覺藝術品作為稱頌真主的崇拜媒介。阿拉伯書法由點和曲線的基本元素為起點,提供藝術家自由創造的空間,讓文盲即使讀不懂文字意義,也能夠欣賞這些圖形的美感。伊斯蘭書法並不如其他書法一般必需依照固定格式行列書寫,而可任意變形,形成圖文合一的混合表達形式。許多看似飛禽走獸或是迷樣花紋的圖案,其實都是由文字構成,尤其在藝術作品、書本或壁紙鑲邊,以及廟宇樑柱裝飾上,更可見其智慧之美。

形似船狀的圖案(左)竟是由「和平」二字所構成,半島電視台的logo(右)也是由阿拉伯文「半島」一字,變形而來。

形似船狀的圖案(左)竟是由「和平」二字所構成,半島電視台的logo(右)也是由阿拉伯文「半島」一字,變形而來。

書法既已公認為藝術表現的形式之一,藝術家也反向將文字作為創作的媒介,運用蘊藉的抽象意義,創新出顛覆思考的作品。自文字誕生之初,以字型作為藝術創作原型的作品不勝枚舉,從中國民間藝術中窗櫺紙花、絹絲刺繡,歐洲宗教經文抄寫變換文字圖樣,直至伊斯蘭建築廟宇壁畫雕樑上,文字作為創作元素的先例,早已在與人民生活緊密結合的交融中不可考,但若爬梳藝術中的文字設計史,可見其在平面藝術上尤為繁花盛開。

以文字作為主體的伊斯蘭框金畫。

以文字作為主體的伊斯蘭框金畫。

一開始以文字為主題的藝術創作,仍保有文字的形體和具體意義,如受到包浩斯主義的影響極深的瑞士平面設計師和設計教育家Emil Ruder(1914-1970),一生致力於版式和字體設計的研究,因此設計作品多圍繞文字為設計核心,畫面呈現嚴謹明晰又有強烈時代性的美感,他堅信文字不應只是用來讀,更需要吸引人來讀的理念,成為文字設計領域的重要人物。

瑞士設計師Emil Ruder為展覽設計所出版的海報和書籍封面設計以極簡風格取勝。

瑞士設計師Emil Ruder為展覽設計所出版的海報和書籍封面設計以極簡風格取勝。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