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設計師住家 創作風格的延伸
A Look into Designer's Homes


窺看服裝設計師住家,皆展現出獨特美學。(左:Kenzo Takada 右:Phillip Lim)

窺看服裝設計師住家,皆展現出獨特美學。(左:Kenzo Takada 右:Phillip Lim)

»»關於服裝,不論是色彩、剪裁、材質等,設計師總有一套自己的標準與堅持,而家的裝潢布置與家飾的選購,就像是美學概念的延伸。服裝設計作品面對的是眾人眼光與市場的評斷,而居家風格則是自我的反映,兩相比較,反而可以在住宅中,看見設計師毫無顧忌的創意揮灑,讓人更清楚了解,什麼才是其核心美學理論。

離開居住近22年的奢華日式宅院,Kenzo Takada於今年搬進巴黎聖日耳曼區(Saint-Germain des Prés)的新居。「我將以一種全新的方式去生活,再去購買新的收藏,這是一件好事,因為我需要改變,我將再次從零開始。」而單看他在1999年從創立的服裝品牌退休,毅然決然投入相對陌生的繪畫領域;以及2005年以家飾設計師身分回歸,推出餐具、家具品牌Gokan Kobo,就可知悉Kenzo Takada富含再出發的勇氣。而此次遷居或許是種儀式,是對於即將進入人生下個階段的醞釀。

Kenzo Takada於巴黎的新居,呈現融合中西的格調。

Kenzo Takada於巴黎的新居,呈現融合中西的格調。

觀看Kenzo Takada巴黎新居,在巴黎情調與歷史氛圍並重的鄂圖曼式建築外表下,卻隱含了濃濃日本文化底蘊,有意無意的呼應其為人稱道的服裝設計風格。客廳裡的法式骨董床榻上,擺放了以和服腰帶布料製成的靠墊。牆上懸掛的15幅法國藝術家Jean Cocteau繪畫作品,以及天花垂吊的Baccarat古典水晶吊燈,則和散置的日式紅色漆器形成風格與文化混搭。通往餐廳走道上的異國元素又更豐富了,一側牆上整齊掛著15幅非洲風格畫作,另一側則是17世紀日本水墨風景畫大師Kano Tsunenobu的作品,下方還立著多尊中國陶俑點綴,給人方寸間環遊世界之感。

Baccarat的古典水晶燈與Tai Ping的高級地毯,都是Kenzo Takada與品牌合作的設計作品。

Baccarat的古典水晶燈與Tai Ping的高級地毯,都是Kenzo Takada與品牌合作的設計作品。

Diane von Furstenberg位於曼哈頓肉品加工區的住宅,其實就在DVF品牌旗艦店頂樓,而住宅與旗艦店之間,則預留了工作室空間。頂樓住宅找來WORKac建築事務所創辦人Amale Andraos與Dan Wood操刀,兩人先是以樓梯連結兩棟6層紅磚樓的樓頂,再於其上大興土木。主臥房位於天台上,如七巧板的外型設計靈感源於Diane von Furstenberg的多面體珠寶作品,不只為美觀考量,還為了讓光線能順著樓梯被引導至一樓,是個精心設置的反射裝置。室內擺設多是以自然元素營造原野氣息,除散置的豹紋地毯,還將樹幹形桌腳餐桌搭配上動物皮革骨董椅。或是芥末綠長沙發上,擺放斑馬紋抱枕做搭配。而Andy Warhol及中國藝術家張洹為她繪製的肖像高掛牆上,展現其自信與自戀的個性。辦公兼起居室的空間被Émile-Jacques Ruhlmann設計的巨大長桌佔滿,周圍五顏六色的椅子則是Franz West的作品。置物櫃與牆上飾滿Diane von Furstenberg的家庭照片,不經意地擺設拼湊卻亂中有序,同時將「家」的氛圍提出,給人舒適溫馨感受。

Diane von Furstenberg曼哈頓住家,藝術品成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Diane von Furstenberg曼哈頓住家,藝術品成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進入亞裔設計師Phillip Lim位於紐約SOHO區的住宅,家居陳設乍看之下就如同其服裝給人的感覺,舒服且俐落。但仔細琢磨,會發現其實和諧是由不和諧組成,Phillip Lim喜愛以不同材質、風格、色調物品作衝撞,如將藝術家Marine Hugonnier紅色抽象畫作與復古色澤的寫實畫作齊放;粗曠的白色牆面則掛上流暢俐落的BDDW圓形鏡子。或是將自己為寵物狗繪製的畫像與古董靜物油畫並列,桌上則擺滿各式印度和摩洛哥風情的燭台,展現懷舊與生機交錯的情緒。客廳是Phillip Lim最愛的區域,滿佈的書籍與電視並立,對他而言客廳就像是「精神銀行帳戶」,閱讀書籍是儲蓄行為,看電視則是消費,是兩種迥異的放鬆方式。Phillip Lim說自己是折衷主義者,確實,家中如此多矛盾的元素,他總能找到巧妙的方式組合,讓居家環境呈現既獨特格調。

不同風格的衝撞下,反而讓Phillip Lim 位於SOHO區的住宅展現獨特和諧感。

不同風格的衝撞下,反而讓Phillip Lim 位於SOHO區的住宅展現獨特和諧感。

Tom Ford曾說:「如果我住在只有一間房的簡陋茅舍,每根屋頂的稻草都將被擺放至正確位置。」而單看他近期出售的倫敦Chelsea別墅,確實可以感受到Tom Ford對完美的要求,純白的外牆設計更展現其一絲不苟態度。內裝以光滑的大理石樓梯、晶透的玻璃以及不鏽鋼牆面設計,搭配上黑色壓克力餐椅及深灰絨布沙發,給人冷峻感受。牆上懸掛著紐約藝術家Barnaby及英國藝術家Marc Quinn作品,色彩斑斕的畫作多少中和了空間的冷色調。接受CNN訪問時,Tom Ford說道:「最讓我放鬆的地方是我的廚房及臥室。」而觀看這兩個空間,臥室牆面以黑色鋼琴烤漆搭配灰色地毯,白色的床榻與被套、枕套等床具則恰恰形成對比,不像私人臥室倒像旅館房間。至於一片几淨的廚房選擇了白色流理台與不鏽鋼材質的瓦斯爐、冰箱等設備,則如同醫學實驗室一般,無塵無菌也毫無家的溫馨。««

Tom Ford以冷峻的不鏽鋼牆面,為Chelsea別墅打造都會雅痞風格。

Tom Ford以冷峻的不鏽鋼牆面,為Chelsea別墅打造都會雅痞風格。

»»Designers’ houses usually reflect their personalities and styles. Kenzo Takada’s new maison in Paris is a mix of Japanese and Frenchness. Jean Cocteau’s works and African paintings are surrounded with Japanese and Chinese crafts, creating a delicate exoticness.

Diane von Furstenber’s house is located in the penthouse of DVF’s flagship boutique in New York. Her “homeness” is decorated with leopard carpet, a huge table designed by Émile-Jacques Ruhlmann, colorful chairs by Franz West and her own family pictures, demonstrating her vigorous spirit. Phillip Lim’s apartment is at New York as well. He also prefers put artworks of various style together and the living room is his bank of inspiration because he read books and watch TV program there.

Tom Ford has sold his Chelsea Villa in London but we still can learn a bit about him from the interior design. The house was much modern and cold because of the use of marble stairs, crystals and stainless steel walls. Blake, white and gray dominated the place. It was more like a lab rather than a home.««

推到Facebook臉書!把這篇文章貼到twitter分享到微博!手機版網站